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十六章 庆功宴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6

“李公之后,真瑰玉也!”将本场的细节仔细问很清楚后,裴思简已发出由衷的赞叹,面带喜色。这问题了他一个大大地的难题,那是怎么再次将吐蕃使节团耗在凉州。对于吐蕃,大唐一惯是不怎么看得上的。所以两国间的地位高下,始终高下明明就。后世网络上有两个最著名谣言,这解决了他一个大大的难题,那就是怎么继续将吐蕃使节团耗在凉州。。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庆功宴》精选:

“李公之后,真瑰玉也!”

将比赛的细节仔细问清楚后,裴思简发出由衷的赞叹,面带喜色。

这解决了他一个大大的难题,那就是怎么继续将吐蕃使节团耗在凉州。

对于吐蕃,大唐一贯是不怎么看得上的。

因为两国的地位高下,一直高下分明。

后世网络上有两个著名谣言,一个是文成公主嫁到吐蕃去,地位很低,还不如尼婆罗的尺尊公主。

一个是文成公主的嫁妆里,有着成百上千的技术工匠,李世民将中原先进的技术外传,吐蕃借此才发展起来,换而言之,李世民为了彰显大国气度,资助周边敌国。

前者,从吐蕃史料《大事纪年》,详细记载了松赞干布娶文成公主,两人的生活,死后的祭祀等等,可以看出文成公主的地位。

即使后来唐蕃开战,吐蕃仍然恭敬的祭祀文成公主,至于松赞干布的其他女人,根本没有记载。

至于那位传得神乎其神,据说更受松赞干布宠爱的尺尊公主,历史上就没这人,是宗教神话发明。

第一个谣言纯属无稽之谈,第二个倒还有些资料支持。

虽然嫁妆里的上千工匠,古代汉人史料、吐蕃碑文、敦煌吐蕃历史文书里都没这事,但在《吐蕃王朝世袭明鉴》,确实提到了文成公主带来工匠和种子。

可是这书里面的其他记载都很夸张,菩萨变公主、禄东赞忽悠李世民、用炒过的种子播种,松赞干布的篇幅与宗教神话挂钩,可信程度实在不高。

正史里,反倒是李治登基时,松赞干布遣人来贺,李治赐了些匠人,都是专门为贵族享受服务的,展示大唐的高品质生活。

综合来说,文成公主出嫁,是大唐笼络牵制藩属的羁縻方式,松赞干布十几岁继位,一统高原,狂得不行,后来跟大唐一碰,才知道小国竟是我自己,到死都一直很顺服。

可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吐蕃拽起来了,使节团的态度变得趾高气昂。

大唐虽然大败一场,却也不愿给吐蕃好脸,让裴思简将使节团留在凉州,好好磨一磨这些蕃贼身上的戾气,教会规矩,再送长安。

这可不容易,裴思简近来与吐蕃大使你来我往的过招,感觉颇为头疼。

马球赛的促成,他也在背后默默推动,如今的结果,可以说是最好的助力。

裴思简心情喜悦,见污了墨迹,干脆放下笔,轻抚髯须道:“李六郎人在何处,我做长辈的,也该见一见他了。”

亲卫答道:“我来时场内外正在狂欢,都拥住李六郎,当时听着,是要去醉香楼庆祝。”

“哈哈,那不急,让这小郎君好好放松放松吧!”

……

李彦确实觉得很放松。

正午时分,醉香楼内,一群凉州最顶尖的世家子弟,正在高歌狂舞,欢庆大胜。

这名字土得掉渣的酒楼,在凉州异常吃得开。

因为它的迎客方式很直接。

进了酒楼,就有俏丽的胡姬款款相迎,身材曼妙,异域风情,行为大胆。

经过幽深画廊,到了厅内,珠帘低垂,坐屏肃立之后,更有一排排舞女百媚,乐者千娇,笙歌曼舞,一派升平。

李彦被簇拥着走进来时,得知不满意还可以换一批。

文化的传承,贯穿了千年。

怪感动的。

而在彩袖翻飞,觥筹交错中,不出意外的,他成为了敬酒和结交的中心。

“满饮此杯!为六郎贺!!”

“请君一歌,请君一舞!”

之前在学馆门前,众人还保持距离,是自恃家世尊荣,不愿意恭维一个身世骤变的人。

但现在,他们看重的,已经不仅仅是卫国公和陇西李氏的背景,还有李彦这个人。

这人太猛了,将来指不定出将入相,未来不可限量,此时不结交,更待何时?

而李彦也一改学馆时的独来独往,变得来者不拒,尽展豪爽。

这样的交际,我很喜欢~

不过其他都好说,唱跳方面他实在没经过练习。

见他推辞着不下场,大家也表示理解,然后一个个大男人,扭身扬臂,旋转腾踏,招手遥送……

看着这群魔乱舞的景象,李彦心中叹息,他很清楚,用不了多久,自己还将是其中的一员。

因为这是大唐的习俗。

当年他爷爷李靖灭东突厥的时候,皇宫内派对庆贺,李世民就在席上领舞,太上皇李渊弹琵琶伴奏,大臣们一个接一个的敬酒蹈舞,庆祝这前所未有的大胜。

同样的名场面,李承乾被废后,李治成为太子,当有了第一个儿子,哪怕是庶出,当爷爷的李世民也跑到东宫,开心的带头跳舞。

不会跳舞的,反倒变成了不合群。

一千年后的社恐:出门不说话。

一千年前的社恐:不会唱、跳、maqiu。

果然,贾思博见李彦安静坐着,来到旁边微笑道:“元芳可要好好学一学,不然贵客打令(以舞相邀),不能接上,就太失礼了,学好了蹈舞,他日得圣人相招,也能一舞谢恩。”

这话不仅是规劝,还寓意他的前程远大,李彦抬起酒杯:“承兄吉言!”

安忠敬跳完了,脸不红气不喘地坐在另一侧,让刚刚想要凑过来的康猛赶紧带着康达退到一边:“我看元芳是不舍美人怀抱,才不乐意跟我们共舞吧!”

说罢,他和贾思博露出男人的笑容。

李彦也笑了起来,故意道:“那你们还挤在这里?美人儿,他们俩是不是很扫兴?”

旁边服侍的胡姬五官精致,身材丰盈,闻言垂首轻笑,那含羞带怯的神态,挠人心弦。

“哈哈!”

玩笑之后,关系无形中又更近了些,安忠敬笑道:“胡姬美艳,却难贴心,我刚刚才知元芳还与五叔有约,要到府上作客,正好一见我族中小娘子!”

他口中的五叔就是安县尉,李彦不好拒绝:“安县尉对我照顾良多,我一定赴约。”

贾思博赶紧道:“不能厚此薄彼啊,元芳你也要来我贾府,我有不少好妹妹,兰芷馨香,才色兼在~”

“你是贾宝玉么,还好妹妹?”

李彦强忍住吐槽,却也看出了他们不是客气,是真的很想将族中女子介绍给自己。

不比山东士族,喜欢将五姓女内部消化,关陇世族婚嫁,还是比较自由的。

唐初没有恨不能娶五姓女之说,野史小说的话可信度存疑,直到安史之乱后,皇权旁落,五姓女在婚庆市场上火爆,渐渐的世家大族连皇子都看不上了。

当然,娶正妻需要长辈做主,这里的小娘子显然是庶出妹子,当个妾室便是。

送妹子暖床,在世族间是正常操作,只是这两位做得未免太直白。

果然是凉州风格。

“门阀的糖衣炮弹,呵呵……”

李彦正思考着怎么开口,外面突然响起一道凄厉的女子喊声,将堂内载歌载舞的公子哥们吓了一跳:

“伏哥不是自杀,不是自杀!”

“请为我夫郎作主啊!!”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