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十七章 《马球领队被害事件》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6

堂内宁静了一霎那。边上侍候的酒博士,不迭的见状施礼道歉:“是我等的严重不足,扰了郎君的兴致!”“罢了!”安忠敬笑容缓和,挥了挥,沉声道:“那位是伏哥的家眷,将她好言劝走,切记动强。”贾思博也叹了口气:“伏哥只可惜了。”伏哥曾是凉州更年轻贵族的座边上伺候的酒博士,忙不迭的上前躬身致歉:“是我等的不足,扰了郎君的兴致!”。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 《马球领队被害事件》》精选:

堂内安静了一刹那。

边上伺候的酒博士,忙不迭的上前躬身致歉:“是我等的不足,扰了郎君的兴致!”

“罢了!”

安忠敬笑容收敛,挥了挥手,沉声道:“那位是伏哥的家眷,将她好言劝走,不要动强。”

贾思博也叹了口气:“伏哥可惜了。”

伏哥曾是凉州年轻贵族的座上宾客,凭借一手出神入化的马球技术,得到广泛认可。

正如后世的体育明星,大家忽略了他的出身,是真的很喜欢他。

可惜关键时刻掉了链子,在与吐蕃比赛的前夕,居然受不了压力自杀。

众人既愤怒又惋惜。

当然,这也是比赛最后大胜了,结果变得更好,否则就只有愤怒,没有惋惜了。

然而下一刻,外面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女子的声音居然变得更近:“阿郎为我夫作主啊!”

安忠敬眉头扬起,对李彦歉然道:“这妇人烈性,元芳,我驭下不力,让你见笑了。”

李彦道:“夫郎不幸,情绪激动,人之常情。”

安忠敬听外面闹得更厉害,也有些恼火:“让她进来吧!”

不多时,一个披散着头发,身材高挑健壮,穿着白麻孝服的女子被带了进来。

她进来后直接拜倒在地上,连连叩首,模样悲惨:“丽娘拜见阿郎,请为我夫作主!”

“不必如此,你起身说话。”

安忠敬抬了抬手:“你刚刚有言,伏哥不是自杀,为何有此想法?”

丽娘站起身来,伸手理了理头发,露出一张美丽而坚毅的脸:“我夫郎昨日还自信满满,对妾言必胜吐蕃,怎可能一夜之间寻了短见?他是被人谋害!”

安忠敬无奈的摇了摇头。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伏哥起于微末,靠打马球改变命运,骤然面对万众瞩目的大赛,被压垮了也不奇怪,在妻子面前,只是伪装罢了。

丽娘似能看出安忠敬所想,从怀中掏出一物,急声道:“我夫不是强撑,这是他写的日录,请阿郎过目!”

日录就是古代的日记,安忠敬接过来,不经意的看了看,表情诧异。

他迅速翻到最后,仔细看了一遍:“这篇真是他昨日所写?”

丽娘点头:“是!绝不敢欺瞒阿郎!”

“怪哉!”

安忠敬皱起眉头,见贾思博探过头来,主动递了过去。

“未曾想伏哥竟写的一手好字!”

贾思博接过,很快也奇道:“笔锋刚劲,一气呵成,这不是要寻短见的人所能写出来的。”

说着,又转给李彦。

“确是好字。”

李彦看了第一篇,就微微点头。

伏哥的字写得真不错,单看这厚厚一本日录,倒像是中原的寒门子弟,准备参加科举。

而且日记的内容,除了一位马球手的日常,记录了满满的击鞠技巧外,还时不时有读书笔记。

李彦就看到了道教的《通玄经》,比起学馆博士的讲解也差不到哪里去。

知识改变命运啊!

李彦明白了,怪不得这契丹小伙,能成为各府的座上宾客。

想想他身为李靖嫡孙,不会跳舞都显得有些不合群,伏哥如果单纯只会打马球,与众世家子毫无共同语言,那列席其中也很尴尬,下次别人就不会请他了。

只有不断充实自己,谈吐见识向贵族靠拢,大家才会带他一起玩。

可惜,这位自强不息的马球领队,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冷的尸体。

最后那篇锋芒毕露的日录里面,对吐蕃的种种战术分析以及对未来人生的向往,再也无法实现。

日录传了一圈,众人窃窃私语起来,态度有所转变。

安忠敬问:“丽娘,你认定伏哥是被他人所害,可有怀疑对象?”

丽娘低下头:“妾不敢乱言。”

安忠敬道:“伏哥身死的屋子,是球队休憩备战之所,只有我凉州队的队员可进,尸体也是同队的史明发现的。”

“如果伏哥不死,胜了吐蕃,在这里受恭贺的正是他们,结果因为伏哥身亡,他们失去了这个表现的大好机会,你觉得杀害你夫郎的凶手,会是他们?”

讲白了,没有杀人动机。

对于马球队员来说,谋害了他们的队长,有百害而无一利,就算内部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矛盾,也不该是在这种时候爆发。

丽娘却咬了咬牙,猛的抬起头来:“阿郎,妾怀疑一人!”

如果没有看过日录,安忠敬肯定是不理的,但此时真有了几分好奇:“说吧!”

“就是史明!”

丽娘泣声道:“我夫郎视史明为兄弟,此人却狼心狗肺,暗怀不轨,前些时日来家中作客,还欲轻薄于我,被我呵斥后,泱泱离去!”

她的姿色在普通人里,已经算是美人级别,十分耐看,再加上男要俏一身皂,女要俏一身孝,此时孝衣在身,哀泣的眼波流转,大家心头一动,都觉得那史明还是有眼光的。

这小寡妇,真润啊!

呸,兄弟妻不可欺!

凉州男儿最重血性,岂能看得上这种行为,史明简直是猪狗不如!

安忠敬的脸色彻底沉下:“真有此事?”

“妾愿与之对峙!妾怀疑他心怀恨意,不想夫郎大胜吐蕃,荣耀加身,才暗中加害,伪造自缢!”

丽娘又跪拜下来,对着安忠敬、贾思博乃至康猛等人叩首:“请为我夫作主!”

此言一出,堂内世家子纷纷变色。

如果这个指责是真的,性质就太恶劣了。

这不仅是来自队友的背刺,还是在两国外交的重要时刻,最不可容忍的背叛。

“妾还有一个证据。”

丽娘又道:“我夫郎每次打马球,在马鞍后扣的得胜结手法,是妾教的,与众不同,如果他真的自寻短见,肯定也是用这种惯用的绳结,而旁人伪造,用到的绳结肯定不同……”

安忠敬看向康猛。

康猛马上道:“可以找仵作确定此事,绳索还有保留。”

安忠敬大手一挥:“好,此事必须速速确定,我可不想我的马球队里,藏着这般奸恶之徒!”

说罢,他又吩咐自家仆人:“去将史明带来……不,将整支马球队都喊来,再设一宴。”

安排完毕,他站起身,来到丽娘面前,亲手将她扶起,正色表态:“我一定查个水落石出,不能让无辜者含冤而亡!”

丽娘泪水盈盈:“谢阿郎!”

庆功宴虽然被打扰了,一众世家子的兴致反倒更加高昂起来。

如果不是这年代不流行男女混舞,人家又刚死了夫郎,说不定都邀舞了。

即便如此,他们也纷纷上去嘘寒问暖,表明正义的态度。

贾思博是少数几个没动的,因为他发现李彦坐在席上,看向众人的目光隐隐一变。

那种洞察人心的眼神,他觉得很熟悉。

家中长辈看卖弄心机的小辈时,就会带着几分这样的似笑非笑。

可现在,李彦居然也能有这种气质?

明明之前的相处中,这位虽然武功了得,为人处世也很成熟,但很多时候又不免有几分愚钝。

可现在……

“外愚内智,大巧若拙?”

贾思博心头一凛,再也不敢有丝毫小觑。

而李彦沉浸在奇妙的变化里,再看场中发生的一切,已是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这案子有点意思!”

【天赋:薛定谔的神探(生效)】

【智慧:3(“大聪明”)】→【智慧:13(大聪明)】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