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十八章 此案必有蹊跷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6

马球队迅速到了,本来兴致冲冲,但意外发现在另外一间厅堂里,也没任何世家子相招,也也没美艳动人胡姬侍候,又变的伤感出来。但是他们当惯了牛马,一但美味佳肴端上去,也迅速撇开念头,就干饭。隔壁吃得香,这边衙门的林忤作被找来,还带着尸格(尸体解剖报告)和伏哥不过他们当惯了牛马,一旦美味佳肴端上来,也很快抛开念头,开始干饭。。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此案必有蹊跷》精选:

马球队很快到了,本来兴致冲冲,但发现在另外一间厅堂里,没有任何世家子相招,也没有美艳胡姬服侍,又变得失落起来。

不过他们当惯了牛马,一旦美味佳肴端上来,也很快抛开念头,开始干饭。

隔壁吃得香,这边衙门的林仵作被请来,还带着尸格(尸检报告)和伏哥上吊的绳索。

这显然是不合规矩的。

但这间华厅内坐着的人,几乎就可以决定凉州的规矩。

这位林仵作恭敬的态度,显然就像是在面对县令询问一样:“禀郎君,伏哥除了颈部绳索缢痕外,没有别的外伤痕迹,尸体脑袋下垂,面色惨白,眼珠怒凸,舌头长伸……”

安忠敬听得直倒胃口,赶紧打断:“行了,你就讲重点,他有没有可能是被人谋害?”

林仵作摇了摇头:“不可能,一切符合自缢死状。”

“你不用害怕,即便误断,也不是你的责任。”

安忠敬明白他的顾虑,做出承诺后又问道:“如果别人杀害伏哥后,再伪装成自缢的假象,可以办到吗?”

林仵作愣了一下,想了想,缓缓点头:“可以办到。”

“很好,你看一看绳结!”

安忠敬挥手让林仵作退到一边,示意丽娘上来看绳结。

丽娘缓步上前,双手哆嗦起来,似乎临近真相,反而变得畏惧。

这种反应让众人心生怜悯,而下一刻,又转为怒火的升腾。

因为丽娘检查了绳结,眼泪很快滚滚而下,声音颤抖:“不是我教夫郎的那种,我教的在日录里有画!”

日录在康猛手中,他赶紧翻开,找到了绳结的画,再走上去对比了一下,冷声道:“还真不是。”

“好啊!好啊!”

安忠敬脸都气红了:“将史明带过来!”

如果伏哥不是自杀,那么第一个发现他尸体的史明,就有最大的嫌疑。

因为从众人没有见到伏哥,到发现他上吊自杀的尸体,也就一刻钟的时间。

这么短暂的时间,想要造成自杀的假象,偷偷离开,然后再被别人发现,是根本来不及的。

可如果报案人就是凶手,那一切都能解释了。

很快,一群大汉鱼贯而入。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为首的一人。

此人身材矮小,满面虬髯,鼻子很大,其貌不扬。

但行走之间能看出身姿矫捷,劲力有成。

他正是马球队里的二号人物史明,相当于副队长。

眼见众人目光不善,伏哥的遗孀丽娘又立于堂上,史明眼珠转了转,主动上前行叉手礼:“阿郎,请不要责怪伏哥,我们愿意替他受过!”

如果换成之前,安忠敬会很欣慰自己的马球队一片和睦,人死了都有这般情谊,可现在他眼中厉芒闪烁,似笑非笑:“我记得你最初入队,是受伏哥举荐?”

史明有些受宠若惊:“不想阿郎还记得,正是如此,我一直将伏哥当成兄长,心怀感激!”

安忠敬嘿了一声:“那你是不是以为伏哥死了,我会将领队的位置交给你?”

史明听出这位主子口气不善,赶紧低声道:“不敢!不敢!”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安忠敬再也忍不下去,将绳结砸到他的身前:“你看看这是什么!”

史明吓了一跳,捡起来仔细看了看,脸上透出茫然:“这是我们绑得胜勾的绳结啊,为何触怒了阿郎?”

安忠敬怒喝道:“伏哥就是用这条绳子上吊的,你第一个发现他的尸体,怎么现在不认得了?”

“啊!”史明手一哆嗦,绳索掉在地上。

安忠敬暴怒:“你视伏哥为兄长?亏你说得出口,你谋害伏哥,害我们凉州险些败于胡奴马下,受尽屈辱,你这种寡廉鲜耻的卑劣之徒,万死难辞其咎!”

史明终于听明白了,面色剧变,双手挥舞:“冤枉!我怎么可能杀害伏哥?我过去时,伏哥已经吊死了!”

安忠敬道:“可伏哥自杀,所打的绳结却非他惯用,变成了你习惯的得胜结,你怎么解释?”

史明大叫:“阿郎明鉴,这种得胜结别人都会,凭什么污到我身上?”

安忠敬吼道:“那别人也调戏丽娘,对兄嫂不尊吗?”

史明哆嗦了一下,结结巴巴的道:“我只是……只是说了几句狗屁话……一时糊涂……”

他之前底气十足,身后的其他马球队员还摆出力挺的姿态,可此时一听,顿时纷纷让开,脸色精彩。

不过说着说着,史明又指着丽娘道:“是她勾引我的,她趁伏哥不在,对我勾勾搭搭,我一时忍不住……”

这副反咬丑态,所有人都看不下去,安忠敬摆了摆手:“把他给我拖下去,关进县牢,请康县尉严加审讯!”

康猛道:“请放心,我阿耶一定会秉公办理!”

“蒙腾,你去押送他,别出意外!”

贾思博也点了点头,身后的大力士蒙腾领命上前,扣住史明肩膀,将他拖了下去。

“冤枉!冤枉!阿郎,我冤枉啊!!”

史明不敢挣扎,只是喊叫。

那凄厉的声音一路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没有人再顾及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安忠敬大步来到泪水涟涟的丽娘面前,温和的道:“你夫郎的冤屈,我会宣告全城,为他洗刷,让伏哥不再背负着懦夫之名死去!”

“多谢阿郎!多谢阿郎!”

丽娘激动不已,双腿一软,倒入安忠敬怀中。

安忠敬叹了口气。

伏哥,这下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汝妻子我养之!

……

半个时辰后,醉香楼门前,世家子们互相告辞,尽兴而归。

众人合力,抽丝剥茧,澄清了一桩不白之冤,以后又可以吹一波了。

“大兄,今日先有我凉州大胜吐蕃,又有凶案翻转,真相大白,真是太精彩了!”

康猛和康达同骑一匹马,康达满脸兴奋,险些手舞足蹈。

康猛点点头:“可惜我们两兄弟只是边缘人物,若不是你与李六郎相熟,都无法列席其中。”

康氏也是昭武九姓之一,当年和安氏一起迁来中原的,但现在安氏何等辉煌,他们却将沦为寒门。

这一刻,康猛突然理解了,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对喜欢读书的康达,那么的宠爱。

科举有望的康达,是家族重新崛起的希望。

想到这里,康猛郑重的道:“三郎,我以前对你颇多打击,是目光短浅,愚昧之举,在此向你赔不是了!”

康达脸孔涨红,连连摆手:“大兄说哪里的话,我们是兄弟!”

“是啊,我们是兄弟!”

康猛搂住他的肩膀晃了晃,突然看向前面:“六郎?”

李彦走了出来:“看到你们兄弟真正和好,我就放心了!”

康达笑道:“多谢元芳关心,过几日一定要来府上做客哦!”

李彦道:“倒也不必急着分别,我正好要找你们,将林仵作唤出来,再问几个问题。”

康猛不解:“凶手不是已经抓到了吗?”

“很遗憾,依我之见,凶手并没有伏法!”

李彦微微一笑,黑夜之中,眸光显得特别明亮:“此案必有蹊跷!”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