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二十章 真相只有一个!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6

“伏哥说过,他有而如今高超的马球技巧,是得娘子诸多点拔。”“我心里想的话勾勾搭搭上丽娘,将来说没准也能当上领队。”“我是真的对不起伏哥,心甘情愿领罚,只希望能能洗涮杀了人的罪名啊!”史明嘛社死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为的而已保一条狗命。“原来是是真的,丽娘这样的女“我想着如果勾搭上丽娘,日后说不定也能当上领队。”。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 真相只有一个!》精选:

“伏哥说过,他有如今精湛的马球技巧,是得娘子诸多点拨。”

“我想着如果勾搭上丽娘,日后说不定也能当上领队。”

“我是对不起伏哥,甘愿受罚,只希望能洗刷杀人的罪名啊!”

史明反正社死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为的只是保一条狗命。

“原来是真的,丽娘这样的女子相当少见啊!”

康氏兄弟这才相信,脸上依旧满是意外。

这个时代的女子会打马球并不少,高门士族的娘子,经常在球场上与男人竞技,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但她们的技术是普遍不如男子的,毕竟身体差距摆在那里,又没有后世特别离谱的跨性别者。

伏哥是公认的凉州第一马球高手,他的高超球技居然受到妻子点拨,传出去肯定会引发轰动,高门小娘子恐怕会争相邀请丽娘。

李彦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接下来就是寻找证据,继续问道:“伏哥和丽娘成婚多久了?有孩子吗?”

史明想了想:“他们成婚至少两年了,还没有孩子。”

李彦道:“没有长辈催促吗?”

史明道:“伏哥是契丹人,从营州而来,丽娘是本地口音,似是遇了匪患,家人遭受不测,两人家中并无老人赡养……”

李彦毫不意外的点点头:“那他们办理了我凉州的手实(户口本)吗?”

“伏哥成名后,阿郎为他们夫妇办理了手实,报给了户部。”

即便落到这个境地,伏哥都已经死了,史明的口气里,依旧对伏哥拥有户口充满着羡慕。

唐朝的移民制度,时而宽松时而严格,宽松时来者不拒,严格时那是真的严,出入境都不允许。

比如玄奘西行时,就在不许出境的时期,路过凉州时,还被那时的凉州都督李大亮扣拿过。

别说什么皇帝相送,受封御弟了,历史上的唐僧根本是偷渡出去的。

而这些年由于吐蕃坐大,边防时有摩擦,边州外民想入籍,上户口也需要审查。

高门大族赏赐仆役,常常就是帮他们脱离奴籍,弄到正规的手实公验,成为良民。

伏哥球技出众,改变命运,得安县尉担保入籍,与丽娘的手实一起整理计帐,在县里编成户籍,一式三份,长安户部存档一份,凉州都督府留一份,姑臧县县衙留一份。

手续办好,他才是一名光荣的契丹裔大唐人,不再是安忠敬的仆从,而是良民。

以后不打马球,凭借着赚取的家财,也可以成为富裕人家,生下的孩子有机会参加科举,得到官身。

这才是真正的改变命运,出身鲜卑族,至今仍是奴籍的史明,当然很是羡慕。

见李彦开始查户口了,康达实在忍不住满心的好奇,低声道:“大兄,伏哥到底是怎么死的?”

康猛微微摇头,他隐隐有些想法,却又模糊不堪,无法将关键点窜连起来。

而此时李彦已经安排起来:“何竟,去帮我查一查伏哥和丽娘的户籍。”

何竟应声:“请六郎放心,户籍就在县衙内,我这就去。”

李彦又对后面的狱卒道:“可有纸笔?”

“小郎君请稍候!”

狱卒点头哈腰,赶忙去寻了递上。

所用的纸笔质量居然不错,比之前李彦在学堂时期的文具好。

李彦失笑,在纸上笔走龙蛇,写的却不是字,而是画了一幅画。

康猛和康达凑过来一看,奇道:“这不是伏哥日录里的得胜结吗?”

李彦点点头:“大郎,我想向你借一位办事得力,擅长轻功的不良人。”

康猛露出为难:“这恐怕……”

他和弟弟跟在李彦身后混没关系,只要祸事闯得不是太大,都是小辈的胡闹。

可如果出动不良人,那就是真的涉及法曹权力了。

他不敢拿父亲的官职开玩笑。

李彦微笑道:“大郎,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你若信我,此事办成,令尊有大功劳!”

康猛直直盯着李彦,沉吟片刻,下定决心:“好!”

众人离开牢狱,在县衙附近又选了间食店,同时派人传信。

一刻钟后,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对康猛行叉手礼:“不知大郎相唤,有何要事?”

他外罩半身皮甲,腰佩长刀,背脊挺拔,目光凛凛。

论长相倒也俊秀,可惜脖子处有块巨大的胎记,这要是在吏部铨选,肯定会被刷下去。

康猛介绍道:“这位是石璟,我父麾下最得力的不良人,六郎有什么事情尽量吩咐,如果他办不成,其他人也无力胜任。”

李彦打量石璟。

不良人就是黑社会从良,有过案底的前科犯,被官府招安后,反过来抓捕凶徒要犯。

这些人社会地位很低,在官吏体系里面,几乎处于鄙视链的最底端,但大多有几手绝活。

因此在各郡县,看一个分押法曹的县尉势力怎么样,他手下不良人的数目和能力,是一个很关键的评判因素。

李彦将画的纸递给石璟:“你的目标是吐蕃使节团的马球队,我要你对比一下他们马鞍后面的得胜结,有没有和这个相似的。”

石璟接过,行了一礼,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去。

……

一刻钟后。

何竟拿着户籍来到李彦身前。

半个多时辰后。

石璟去而复返,拿回了一个吐蕃马球手的得胜结。

“难道说!”

康猛对比结果后,面色变了。

他终于意识到了这起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相只有一个,再精妙的伪装,想要做到天衣无缝,也是不可能的!”

李彦点点头,淡然起身:“去通知康县尉吧!”

“明白!”

康猛立刻去通知。

康达也不知道这位大兄说了什么,就发现阿耶来得奇快无比,身上还带着阿娘的香气,估计是从床上刚爬起来的。

但康县尉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一身青色官袍,面容冷厉,眼神锋锐,审视似的光芒,刺在人身上跟刀子似的。

这是法曹当久的正常表现。

整日与案件为伍,审判犯人,长年累月之下,都容易养成这个面相。

像狄仁杰那种笑眯眯的钓鱼客,反倒是特例。

“见过李小郎君!”

不过双方见礼后,康县尉对李彦十分客气,态度俨然超过了家世的影响。

同时他紧急调集了麾下二十多名不良人,对为首的石璟嘱咐道:“如果发生冲突,一定要保护好李小郎君,明白吗?”

石璟听命:“是!”

李彦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一边的康达终于忍不住了:“阿耶,这到底要去干什么啊?”

康县尉看着这宝贝儿子,露出难得的笑容:“三郎,你交了个好友,为父的前途,就看这一晚了!”

“走!”

众人浩浩荡荡往城南边缘而去。

那里几乎是姑臧县城内人烟最稀少的地段,甚至罕有人至。

别奇怪,别说本就是边地的凉州,就算是长安,也有几个坊市内少有人居住。

进去改造改造,能直接开鬼屋的那种。

而伏哥和丽娘的家,就在这里。

选择这个偏僻的地方,不仅是风物简朴,还有职业的需要。

他们的院子前方,就有大片空地,可以用来锻炼骑术。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此时的空地上,安忠敬正端坐在高头大马上,府中的仆人则在为丽娘搬家。

说是吾养之,就是吾养之,这正是男人的信誉!

远远看到李彦带着一大群人,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安忠敬愣住了。

近了后,他看到康县尉和麾下的不良人,很是不悦:“康县尉,你不速速提审史明,查明伏哥的冤情么,来此作甚?”

武威安氏势力太大,康县尉堂堂九品官员,面对安忠敬这个白身,气势一滞,不太敢乱答话。

“安兄,白天我们还并肩同战吐蕃,今夜却要得罪了!”

李彦选择出面,他叹了口气,眼神一厉,直指安忠敬:“拿下他!”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