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二十一章 恼羞成怒的凶手对侦探下手了!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6

“我看谁敢肆无忌惮!”李彦一声令下,石璟等人见康县尉轻轻点了点下巴,立马不约而同的冲上,呈天罗地网,两翼包抄过去的。安忠敬勃发大怒,伸出手在马鞍后一捞,一根短棍握可以入手中,矛头过去的。“安郎君,开罪了!”石璟速度最慢,身如鬼魅,几下闪动,窜进马腹下方,一个安忠敬勃然大怒,伸手在马鞍后一捞,一根短棍握入手中,直指过去。。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二十一章 恼羞成怒的凶手对侦探下手了!》精选:

“我看谁敢放肆!”

李彦一声令下,石璟等人见康县尉微微点了点下巴,立刻不约而同的冲上,呈天罗地网,包抄过去。

安忠敬勃然大怒,伸手在马鞍后一捞,一根短棍握入手中,直指过去。

“安郎君,得罪了!”

石璟速度最快,身如鬼魅,几下闪烁,窜进马腹下方,一个倒挂金钩,靴子直接踢在了马股上。

马儿受惊之下,长嘶一声,撒腿就跑,方向正是不良人的包围圈。

于是乎,一群配合默契的不良人一拥而上,就将安忠敬团团按住。

他的短棍一招未出,便被拖下马来。

“龙有龙途,蛇有蛇道,果然不能小觑!”

李彦旁观,暗暗点头。

这些不良人不像世家子,对劲力有着系统修炼,出手间并无章法,但极为实用。

在这种小规模的乱斗中,很容易乱拳打死老师傅。

别说安忠敬,他若是被堵在小巷子里面,遇上这一帮不良人,想要在不伤人的情况下拿下对方,都不太容易。

可如果出刀将他们斩杀,那又是与大唐官府公然对抗了。

“元芳!!”

因此安忠敬挣扎了几下,发现根本脱不开,也放弃了抵抗,怒目圆瞪:“我视你为友,为何如此对我!”

“事急从权,为了保护安兄,免受凶手胁迫,这是无奈之举。”

李彦歉然道:“此事之后,我亲自向安兄赔罪,但今夜,凶人必须拿下!”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安忠敬满脸愕然,不待他多问,院门开启,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正是丽娘。

外面发生这么大动静,那些搬家的仆役都发现了。

个个脸色苍白的往外看,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唯独丽娘见了后,主动走了出来。

她行走之间虽没有大家女子的庄柔,却有一股野性动人的味道,到了二十步开外,惊愕中带着警惕,朝这边喊道:“这里是凉州之地,你们胁迫安郎,官府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李彦笑了,指了指左右:“他们就是官府中人,这位康县尉,正在审理你夫郎的案子!”

“少府(县尉尊称)万福,民妇不知少府驾到,失礼之处,还望赎罪!”

丽娘啊了一声,先是盈盈行礼,然后不亢不卑的道:“不知安郎犯了何事?妾人卑言轻,不敢妄言,可安郎绝对是正人君子,望少府明察,不要冤枉了好人!”

“丽娘!”

安忠敬听了,脸上露出深深的感动之色,如果不是被控制住,恐怕都要过去来个大拥抱了。

李彦看着两人互动:“之前还是阿郎,现在就变成安郎了,称呼得真亲热啊!”

安忠敬看向他,皱起眉头:“元芳,你难道也对丽娘……”

李彦失笑:“我可不敢接近蛇蝎心肠,逼死亲夫的女子!”

此言一出,队伍后方被保护起来的康达愣住了。

安忠敬则勃然变色:“胡言!丽娘怎会逼死亲夫!”

“因为在醉香楼上,她所说的话,没一句是真的……哦,除了史明那个卑劣的家伙,确实想要调戏她!”

李彦摊了摊手:“九假一真,偏偏这一真构成了整个故事的核心,仓促之下,能想出这个计划,很厉害!”

丽娘脸上满是茫然:“不知李小郎君为何有此误会,我所言句句属实,绝无虚假啊!”

“没关系,你的破绽,我会一个个指出来。”

李彦故作威严的咳了咳:“第一个,你为什么去醉香楼?”

丽娘怔了怔。

李彦道:“你在半途截住林仵作,询问了情况,既然知道找仵作,手中又握有日录和绳结,为什么不直接去衙门,向负责此案的康县尉呈上证据,讲明疑点,而选择去醉香楼呢?”

丽娘瞳孔微微收缩,脸上露出悲戚之色:“我听夫郎生前有言,安郎君深明事理,体恤下民,才会去寻他证明夫郎的清白!”

“很好的借口,可惜无用。”

李彦转头问康猛:“大郎,你在得知伏哥死讯,意识到我们要输的时候,是怎么称呼伏哥的?”

康猛想了想:“我那时骂他契丹奴。”

“一刻钟前,你对伏哥颇多夸赞,一刻钟后,你就斥他为奴!”

“就因为伏哥自杀,陷凉州于绝对的不利,你恨极了他!”

李彦道:“这样的改变,是人之常情,丽娘,你又凭什么用安忠敬曾经对伏哥的态度,去推测当前呢?”

丽娘垂下头:“妾见识浅薄,一时间没有想那么多……”

李彦道:“你的见识可不浅薄,你在醉香楼上,表现得十分冷静,思维条理清晰,证据层层递进,哪里是寻常民妇能比?而越是冷静的人,越不该把洗刷夫郎冤情的希望,寄托在一群世家子身上!”

他看向安忠敬:“一边是被夫郎自杀连累,险些与敌国比赛惨败,喜怒不定的贵人,另一边是与此事无关的法曹县尉,换做你,会选择哪个?”

这个选择,终于让安忠敬变了色。

他双拳握住,沉声道:“元芳之意,丽娘利用我?”

“很遗憾,确实是这样。”

李彦点点头:“丽娘之所以不随着仵作去衙门,而是跑向庆功宴,是因为精于断案的康县尉要一步步审查,很可能发现蹊跷,而安兄年少情挚,一旦厌恶一个人,罪名就是他的,比如行为卑劣的史明。”

“当你们定了罪,这案子就会被办成铁案,康县尉想必不会冒着得罪诸位贵人的危险,再去寻找其中的破绽。”

安忠敬沉默了片刻,摇头道:“我还是不信,她取出了伏哥的日录,又有得胜结,证据属实,这又怎么解释!”

“那本日录,就是第二个破绽。”

李彦看向丽娘:“你识字吗?书法如何?”

丽娘回答道:“夫郎练字时,顺带教我,粗通一二。”

李彦微笑:“谦虚了,你能从笔迹上看出伏哥自杀前一天的日录,还是情绪饱满,自信奋进,这又怎是粗通,必须要对书法有一定的鉴赏能力,才能办到!”

丽娘张了张嘴,眼神开始变化。

李彦道:“你一副农妇打扮,姿态卑贱,却又将日录的笔迹,作为你夫郎不是自杀的证据,这种矛盾感,你自己恐怕难以察觉。”

“同样的,安兄往来无白丁,不通文墨的乡野赤贫是很少见到的,也忽略了这点。”

“而我之前偏偏很穷,接触的人里面,可没有你这么古怪的……”

顿了顿,他做出总结:“那本日录,不是伏哥写的,是你写来,给伏哥作为学习教材的吧?”

安忠敬愣住:“那是丽娘的日录?”

“很明显。”

李彦让康猛取出已经被列为证据的日录,翻开第一页,再翻到最后一页:“这是你的第三个破绽,你看看这两页字,发现了吗,字迹没有变化!”

丽娘终于变色。

其他人思索片刻,也恍然大悟。

伏哥是个马球手,他努力学文,想要改变自己的阶层,融入上流社会,这点可以理解。

但既然是练字,就有一个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过程。

可这本日录的第一篇,字就已经很漂亮了。

那么请问,伏哥是什么时候开始练字的?

难不成在大唐收容大部分契丹人的河北营州,他就练成了这一手好字?

“如果伏哥是个契丹贵族,他会写一手好字,是有可能的。”

李彦取出下一样证据,何竟从衙门调来的户籍:“但根据户籍来看,他并不是,只是一个逃民,入凉州后,贬为奴籍。”

“而你丽娘,祖籍写的是并州,但我从你嘴里,听不到半点并州口音,凉州口音倒是很标准。”

“你不能把祖籍写在这里,因为身份上会出纰漏,只有选个远的地方,才不容易被查。”

说到这里,李彦笑了笑:“当然,你现在也可以用一嘴标准的并州话,来反驳我!”

丽娘闭着嘴,一言不发,袖口微微拂动。

“当然,最大的破绽,还是那个得胜结!”

李彦见她不说话,双手背后,开始踱步,自顾自的说下去。

怪不得狄仁杰喜欢长篇大论,这种将凶手驳斥到哑口无言的感觉,真不赖。

“你要把伏哥的死,栽赃到史明身上,只凭他曾经调戏过你,显然还不够,于是乎,你想到了得胜结的扣法,上吊自杀,是要扣绳结的。”

“有鉴于日录的主人从你变为了伏哥,当你提出绳结的证据时,所有人都被你骗了。”

“你用一个假证据,既证明了伏哥没想自杀,又证明了史明是真凶,一石二鸟,太高明了。”

“但人都是有根的,你如果是我设想的那种身份,绳结自然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果然,我让人去吐蕃使节团的马球队,获得了证实,你的那个得胜结,就是吐蕃人惯用的绳结方式衍变来的!”

……

“六郎小心!”

正说到这里,身后突然传来焦急的大喝。

李彦的眼角余光早就看到,丽娘拂动的袖中,突然滑出两柄短刃,脚下闪电般踏步蹿出。

电光火石之间,这个白麻孝衣的小寡妇,就变成了一位刺客,倏然间跨越双方距离,满脸狰狞的向着自己刺了过来。

“不好!”

康县尉等人勃然变色,刚刚都听入迷了,没有发现李彦距离对方太近。

这下完了,保护了安忠敬,反倒让李彦被凶手近身!

恼羞成怒的凶手对侦探下手了!

不过下一刻,众人的目光又变得呆痴。

尤其是丽娘。

因为印入她眼中的,不是受到威胁的惧怕,而是一张比自己还兴奋的脸。

“来得好啊!”

李彦朗笑一声。

早就饥渴难耐的链子刀出鞘!

刀光如匹练!

斩!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