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二十三章 为什么犯人没有四肢跪地,痛哭流涕?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7

“锵!”李彦收刀入鞘,以石璟领头的不良影响人立马扑上来,将丽娘用枷锁以及控制出来。众人这才敢逼近回来。当然他们也没某个神探如果猛的战斗力,跟凶手近距离接触,是要冒生命非常危险的。而即使听见丽娘自己否认身份,失魂落魄的安忠敬但是敢我相信:“你亦是吐蕃人,众人这才敢接近过来。。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二十三章 为什么犯人没有四肢跪地,痛哭流涕?》精选:

“锵!”

李彦收刀入鞘,以石璟为首的不良人立刻扑上去,将丽娘用枷锁控制起来。

众人这才敢接近过来。

毕竟他们没有某个神探那么猛的战斗力,跟凶手近距离接触,是要冒生命危险的。

而即便听到丽娘自己承认身份,失魂落魄的安忠敬还是不敢相信:“你既是吐蕃人,伏哥都已经被当成自杀身亡,又为什么要为他洗刷冤屈?”

“我……噗!”

丽娘刚要开口,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她被李彦砍得半死不活,胸口剧痛,呻吟着说不出话来,干脆指了指李彦。

安忠敬的目光,不由地转向李彦。

其他人也看了过来。

实际上,大家都有类似的疑惑。

丽娘为什么要节外生枝?

明明伏哥都已经被认定为自杀了啊,她不出面,又怎么会泄漏身份?

李彦没有吊大家胃口,解释道:

“原因很简单,伏哥的死亡被定为害怕输给吐蕃,畏惧自尽,成为了一个懦夫,一个罪人,身为伏哥的遗孀,她的名声跟着一起臭了,明明有姿色有本领,却难有人理睬。”

“如果是正常情况,丽娘完全可以一走了之,改头换面后,用另一个身份融入大唐。”

“但值此两国交战之际,吐蕃接下来的目标又是陇右,她应该是被要求,继续在凉州潜伏。”

“为了不让原本苦心经营的关系作废,丽娘就要先洗去伏哥的恶名。”

“恰好通过仵作,她得知了最后发现伏哥尸体的,是曾经心怀不轨的史明,一个颠倒黑白的大胆计划,就酝酿成型了。”

如果站在中立的角度,丽娘的随机应变是值得佩服的。

她通过自己的表演,硬生生将一件坏事扭转成了好事。

不仅洗刷了伏哥的骂名,还给自己贴上了贤妻的人设,成功继承了伏哥的人脉遗产。

在这种时候,死人比活人好用,以致于安忠敬都被她打动。

当然,勾搭上了安忠敬,是意外之喜。

即便不能,以丽娘打马球的技巧,接下来完全可以借着伏哥的名声,给高门贵女做私人教练。

照样可以挤入凉州上层,继续收集陇右方面的情报。

众人这才明白事件的核心矛盾。

死的不对,都不行!

“那伏哥为什么自杀?”

后面的康达不明白了,弱弱的问道。

“伏哥自杀,不是因为畏惧吐蕃,害怕赢不了后崩溃而死,恰恰相反,是因为他可以赢,但平日里深爱的妻子,却要让他输!”

“而这一输,他这些年的努力,都将付之流水,好不容易得来的地位与荣耀,统统毁于一旦,展望的美好未来,再也无法到来!”

“最终,伏哥在绝望下自杀!”

李彦看着丽娘:“你教伏哥打马球,是为了让他凭借这个能力,跻身凉州上层,与高门士族的贵人子弟往来,但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代表大唐,与吐蕃使节团的马球队一决高下吧?”

丽娘终于回过一口气,惨然道:“是啊,我更没想到的是,上面对区区一场马球比赛这么重视,一定要我阻止夫郎取胜!”

李彦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朝廷将使节团丢在凉州,就是要磨去尔等对我大唐的不敬之心,使节团若能在凉州大出风头,自然有利于局势,让朝廷变得被动。”

“确实如此……噗!”

丽娘说着说着又吐血了:“你是怎么发现我身份的?”

李彦理所当然的道:“当我看出你的种种疑点时,就怀疑伏哥是被你逼杀,你作为他的恩爱妻子,却要逼死夫郎,获利最大的是哪一方?无非是吐蕃使节团,将你与吐蕃联系到一起,就很正常了。”

“这正常吗……”

听了这话,众人纷纷抹了把汗。

丽娘则恨声道:“你的心思真深沉,明明在醉香楼上看出来了,却一直按而不发,是想揪出我背后的人吧?呵呵,让你失望了,这里只有一个愚蠢的世家子!”

安忠敬:“……”

李彦保持微笑。

他自然不好意思说,在醉香楼的一开始,自己什么都没看出来,和其他世家子一样,都对伏哥的遭遇感到义愤填膺。

史明太坏了,人肯定是他害的,简直该死。

但后来天赋一生效,他无穷的潜力顿时被激发。

丽娘的所作所为,再看在眼中,简直处处都是破绽。

此后的时间,李彦一直在确定证据,在证明自己的判断属实后,就通知康县尉,雷厉风行的赶来此处,根本没有片刻耽误。

当然,既然对方提到身为间谍的其他联络人,李彦故意刺激:“你此次并非蓄谋,而是仓促为之,还想要保护其他暗谍,太天真了!”

安忠敬声音惨然道:“她这还是仓促为之?”

李彦点头:“丽娘向伏哥袒露了身份,让他打一场假球,败给吐蕃,起初没有想到他会自杀……”

“不错!”

丽娘闻言气得脸色铁青,一如当时在仵作处确定了伏哥的死因时,满腔的怒火喷薄而出:“他明明是契丹人,为什么要为你们大唐卖命到这个地步!”

“这就是你不懂皈依者狂热了,安史之乱时,安禄山麾下的将领八成是汉人,平叛的唐军却是各族混杂,胡人归附后,绝大部分都对大唐忠心耿耿,后世这类人更多的是……”

这番话李彦自然不会讲出去,说出口的是大道理:“你教了伏哥马球的技术,却不懂一名球手真正的荣耀。”

不过这话似乎触动了丽娘:“球手的荣耀?呵,是啊,荣耀!夫郎为了获胜,这些天日日夜夜都在演练各种战术,有时候一整天都不下马背,这样的他,怎么能以懦夫的名声死去,怎么能!”

安忠敬:“……”

她还没忘了那个人!

废话,人家今天刚死!

李彦实在受不了这家伙的投入,对着康县尉道:“安忠敬给吐蕃暗谍办理手实,虽被蒙蔽,但罪不可少,需秉公办理!”

康县尉心领神会,这对于平民来说是大罪,但对于武威安氏来说又算什么,走一个流程,就结束了。

却是卖了个大人情!

到了这里,这起案子终于可以告一段落。

可看着依旧满脸仇恨的丽娘,李彦还是忍不住道:

“伏哥心中饱含着痛苦内疚,觉得自己辜负了所有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你逼死了世上最爱你的人,事后再栽赃别人,美其名曰为他正名,真就能弥补心中的愧疚吗?”

虽然他与伏哥素未谋面,连那个马球领队具体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但一个靠着不懈努力改变自身命运的人,却落得这么个下场,让李彦实在感到不太痛快。

不知是这份质问,如一柄利剑贯穿胸膛,还是吐血实在吐得太多了,丽娘浑身剧颤,终于瘫倒下去。

不过她的神情只是恍惚,还是没有半滴眼泪流下,更别提犯人熟悉的四肢跪地,痛哭流涕了。

为什么没有呢?

李彦有些遗憾,刚要再加把劲,最好多套几个间谍出来,眼神却隐隐一变。

一股老年迟钝的感觉,陡然涌上心头。

他沉默下来。

落在别人眼中,那个万事了然于心的智者风范似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易近人的普通气质。

片刻后,李彦挥了挥手:“带她下去!”

“是!”

康县尉下意识应声,看看这位主动收敛锋芒,特意变平凡的小郎君,满是佩服:

“这是返璞归真啊!”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