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二十五章 直接当官?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7

没人想的夜。李彦躺在塌上,盖在松松软软的被褥,胸膛轻轻起伏不定,睡得挺香。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睛骤然睁开眼睛,伸出手探出,就将挂在帐上的链子刀摘了下去,身形闪了回去。出门时仅片刻,就见哑叔也从另一间房内掠出,师徒两人互视,一齐看向院外。马蹄声踏烂夜幕降临时的宁谧,李彦躺在塌上,盖着松软的被褥,胸膛微微起伏,睡得挺香。。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二十五章 直接当官?》精选:

没人想的夜。

李彦躺在塌上,盖着松软的被褥,胸膛微微起伏,睡得挺香。

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睛陡然睁开,伸手探出,就将挂在帐上的链子刀摘了下来,身形闪了出去。

出门仅片刻,就见哑叔也从另一间房内掠出,师徒两人互视,齐齐看向院外。

马蹄声踏破夜晚的静谧,一队人马飞驰过来。

“这个时间,会是谁?”

李彦莫名其妙,却也不慌。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他无论是胜吐蕃球队,还是识破丽娘身份,都对得起凉州人民,祖国大唐。

除非吐蕃攻破凉州,否则不该有人半夜杀上门来……

哑叔的身体很快也放松下来,但表情却意外的有些难看,冷哼一声,倏然转身,消失不见。

“师父,你怎么了?”

李彦大为诧异。

自己的身世变成李靖嫡孙时,哑叔都没有这么大反应吧,来的到底是谁?

“丘叔?”

下一刻,答案揭晓。

那副醒目的盔甲,实在太吸引眼球,丘英骑马疾行至院门口,潇洒的翻身落下:“六郎,我们又见面了!”

李彦迎了上去,有些诧异:“丘叔,你办完圣人的差了?”

丘英摘下头盔,露出一张威猛霸道的中年面容,鬓角有些发白:“这事还是多亏了你,我们进去说!”

真正进了院子的,也只有丘英一人,其余的禁卫都沉默着分散开来,把守住各个要道。

李彦忍不住扫了一眼,觉得这些人的精锐程度,好像比起自己印象中的禁卫,要强了不少。

丘英发现他的观察,眼中更见欣赏,进了屋内,大马金刀的坐在胡凳上,开门见山:“我此来是奉圣人之名,彻查吐蕃打入我大唐内部的暗谍奸祟,结果刚刚摸到些头绪,你就替我拿下了一位,哈哈!”

李彦恍然,原来是为了丽娘来的,但还是感到无法理解。

大唐的领导也这么夸张吗,千牛备身还要负责抓间谍?

加班从长安一路加到凉州来了?

“六郎,我不仅仅是千牛备身,还有另一重身份!”

丘英捋起袖子,露出胳膊,就见上面纹有印记,是两只大雕,被一根箭矢贯穿。

“这小纹身挺别致啊……等等!”

李彦觉得有股莫名的熟悉感。

除了官员本职外,还有另一重隐蔽身份,然后唰的一下脱衣服,露出隐秘部位,上面印着一朵梅花。

这不是武则天的特务组织,梅花内卫的风格么?

果不其然,丘英道:“我还是内卫阁领,负责侦查缉捕外敌谍子,护我大唐安危。”

李彦故作疑问的道:“内卫?”

丘英点点头,露出骄傲:“我内卫的第一位大阁领,是齐国公长孙晟,他趁着突厥内部政权鼎立,远交近攻,离强合弱,以夷制夷,最终将突厥成功分化为东西两部。”

“在这个过程中,内卫成立,专职收集诸蕃情报,远近皆明。”

“突厥内部自乱,饥荒大灾,到了粉骨为粮的地步,隋朝不费兵卒,解危边境,我内卫功不可没!”

粉骨为粮可以看成骨灰拌饭,当然,那时的突厥穷得根本没饭,很可能是把骨灰伴着草啃,确实够惨。

发动战争,大胜胡虏,固然威风,可代价往往也极大,如长孙晟这类外交家,不费兵卒,分裂敌势,某种意义上更契合上兵伐谋,其下伐交的兵家至道。

“怪不得是这个印记。”

而李彦也明白了印记的由来。

著名成语一箭双雕的出处,就是长孙晟在突厥的名场面,一支箭矢贯穿两只大雕,突厥可汗都大为赞叹。

这个世界,长孙晟成立内卫,确实高瞻远瞩,一代奇才。

“我内卫的第二位大阁领,是安邑县公裴矩,他进一步分裂突厥,在王帐安插谍细,同时经略西域,打击吐谷浑,乃不逊于凉国公的杰出人物……”

对于这二代目,丘英没有多提。

毕竟裴矩名声不好,太过圆滑,在太宗时期,内卫大阁领位置其实已经保不住了。

李彦明白其中的道道,问道:“那第三位大阁领是?”

丘英有些尴尬:“是前赵国公长孙无忌。”

长孙晟本就是文德皇后长孙氏和长孙无忌的父亲,裴矩之后,长孙无忌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内卫第三任大阁领。

“那完了……”

李彦明白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

在李治登基后,内卫被长孙无忌拿来控制百官,朝堂成为他的一言堂,说皇帝李治的坏话可以,没人敢说长孙无忌一句不是。

后来李治利用废后破局,在得到了李勣的支持后,成功夺回大权,而后数年内,长孙无忌的内卫权力被一一剥夺,终于获罪流放岭南,途中就上吊自杀了。

长孙无忌死后,连李世民为长孙晟立庙祭祀的庙宇都被破坏,内卫这个组织也被撤除。

直到去年,大非川之战后,李治又将长孙晟的庙宇重新修复,内卫才再度被重视起来。

然后丘英受命,成为第一位恢复阁领身份的亲信臣子。

当略微解释了前因后果,丘英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大明宫内,圣人招来自己,语重心长的一番话:

“无忌乃朕之元舅,先帝托孤旧臣,于国于朕均有大功,朕勿须讳言,然其恃宠不逊,内卫为私,结党弄权,动荡朝局!”

“朕与皇后翦除其党,明正典刑,撤销内卫,纯出于天理公心,至今不以为过。”

“然时过境迁,朕近中夜自思,无忌缢死于黔州,功过相挡,罪孽已赎,内卫为国之重器,不可荒废,今吐蕃嚣狂,谍细陇右,图谋日久,内卫可否为朕分忧?”

那时的丘英狂喜,立刻夸下海口:“内卫定彻查陇右,圣人可采听明远,每边事,纤息必知!”

然后他稍作整备后,就马不停蹄的奔赴凉州,准备做一番大事,证明光复内卫的必要性。

李彦也明白了,看着目露期待的丘英,干笑了一下:“丘叔,你对我说这些,不会是要……?”

丘英还真不客气:“元芳,你愿意加入内卫吗?”

李彦有些迟疑。

虽然丘英介绍的很清楚,内卫的三代首领,也都是位高权重的大官,但一想到梅花内卫那个特务组织,他还是有些抗拒。

我是李靖嫡孙,现卫国公之子,标准的勋贵之后!

“我……”

“元芳,你抓捕吐蕃暗谍,已经立下功劳,入内卫后可直升武德卫,不必走吏部铨选,得封九品武散官,仁勇校尉。”

“当然有兴趣啊,其实官不官的不重要的,主要是帮丘叔……”

李彦临时改口,笑容一下子浮上来:“真的不用走吏部铨选吗?”

“没想到你还是个小官迷……”

丘英也笑了:“内卫向来直接授命于皇权,别说吏部,就是三省也管不到我们,只是名额稀缺,必须立下大功,才能晋升,元芳有奇才,内卫之路正适合你啊!”

丘英不讨厌这种喜欢当官的,反倒厌恶那种自命清高,其实恨不得当宰相的伪君子。

不仅是他,李治和武后也是如此,作为亲信,丘英很清楚帝后的心思。

李彦虽然在身份上也是高门贵子,但他从小在凉州吃苦长大,还没有认祖归宗,如果先将他引到圣人面前,再去国公府,远近亲疏就有很大的区别了。

显然,丘英此时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

李彦从故人之子,变成了值得培养的下属。

“这确实是条好路子,现在的内卫对外征战,还不是原剧情里人憎鬼厌的梅花内卫,当官不香么……”

李彦也心动了。

唐初当官是很难的,一定要有过硬的背景,否则科举状元都可能穷困潦倒。

在吏部铨选一卡就是许多年,好不容易轮到自己当官了,没有打点好关系,结果发配到穷县去当个县令,简直苦哈哈。

相比起来,散官虽然没有实职,但官品是定下了,后面也好提升。

有了官身,和仅仅有个选人出身,是两回事。

而武散官仁勇校尉,是正九品上。

这个级别是什么概念呢,康县尉和安县尉,都是从九品上,提一级是正九品下,再提一级才是正九品上。

嗯,现在的狄仁杰,也是从九品上的县尉。

“所以!”

“我要是答应了,在品级上,就瞬间超过勤勤恳恳干了十几年地方公安局长的狄胖胖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嘿嘿!”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