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二十六章 恭喜元芳解褐入仕!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7

“元芳天赋异禀,武功超群,我内卫还还存各家真传秘典,定能助你更上一层楼。”见李彦明显动心,丘英趁热打铁。但是这话却让李彦一愣,突然明白了了什么。他沉吟片刻了一下,地说:“丘叔,我想需要考虑一晚!”“好,我等你的回应。”丘英微微有些失落,却也去欣赏这份面见李彦明显心动,丘英趁热打铁。。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恭喜元芳解褐入仕!》精选:

“元芳天赋异禀,武功过人,我内卫还存有各家真传秘典,定能助你更上一层楼。”

见李彦明显心动,丘英趁热打铁。

不过这话却让李彦一愣,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丘叔,我想考虑一晚!”

“好,我等你的回应。”

丘英微微有些失望,却也欣赏这份面对诱惑并不立刻决定的谨慎,起身离去。

李彦送走他,回到院中,发现哑叔正立于杏树下,断臂的袖口轻轻飘扬,不禁问道:“师父,你曾是内卫中人吗?你教我的那些武学真传,都是来自于内卫的收集?”

哑叔眼中露出追忆,点了点头,在地上写道:“一入内卫,你将再无回头路,或有一日,也会变成我这样,你要思虑清楚!”

李彦明白哑叔的意思。

正常当官,危险系数很小,内卫工作,对外征战,动辄分出生死。

“我不畏惧危险!”

李彦摇摇头,眼中首次闪烁出杀机:“不过伤害师父的人,我会报仇!”

哑叔露出温和的笑容,写道:“我是被突厥人所伤,突厥已被你祖父所灭,仇已经报了。”

“还没有结束!”

李彦很清楚,用不了多久,突厥就会死灰复燃。

这也是草原民族的特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不过话已经说开了,他请教起哑叔来:“师父,你看现在的内卫有前途吗?”

哑叔仔细思考,缓缓写道:“今圣人皇基永固,不必再顾虑内卫夺权,一意对外,是会委以重任的。”

李彦根据后世见识,也是这个想法,又问道:“那内卫裁撤多年,实力还有多少留存?”

哑叔这次写的毫不犹豫:“遍及朝野,手眼通天。”

这个时代的内卫,不是那种只能隐藏在暗处的特工,而是有着明面官职身份的。

虽然十多年前,随着长孙无忌的自杀,内卫整个编制被直接裁掉,但那些人员大部分还在朝中任职。

如今内卫再立,这些昔日同僚,哪怕无法回归,但只要适当给予些帮助,积少成多下,也十分恐怖了。

李彦心中有了数:“那我大唐如今与胡蕃的谍报斗争,胜负如何?”

哑叔眉宇间露出气愤,摇摇头,不写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果不是被锤得太厉害,想必李治也不会自承错误,重新启用内卫。

果然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内卫这个机构升官立功肯定很快,但伴随而来的,是巨大的冲突和凶险。

周边各族,对它恨之入骨,杀之而后快,是必然的事情。

“既然不是臭名昭著的特工,升官又快,那不正适合我吗?”

李彦轻抚链子刀柄,展颜一笑:“师父,我回去睡觉了,养足精神!”

哑叔看着他,眼中有着感慨,也有欣慰。

孩子长大了,做长辈的哪怕有千言万语,最终也只是化作两个字:“去吧!”

李彦回到房内,挂好刀,倒在床上就睡。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

……

第二日。

雄鸡打鸣,李彦养好的生物钟,准时将他叫了起来。

简单的洗漱后,他往院门走去。

自从有了丘英赠送的布帛后,他就没有亏着自己,吃饭再也不是简单的填饥,而是让人送来周围的美食。

当然,早餐不比大宴,也没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也就是金黄酥亮的芝麻胡饼,再配一大碗软面片馎饦(bótuō)汤。

“客人,早食到了!”

由于他每天起得十分准时,刚刚到了院门,一位穿着短打的年轻人,就拎着热腾腾的食物,正好等候在那里。

这就是店家的外卖小哥。

别小瞧他们,北齐奠基人高欢,就在洛阳城中当过快递员。

当然,高欢带的是书信,这些小哥带的是食物,走街串巷,消息灵通,还真是极好的探子。

不知是不是有了加入内卫的觉悟,李彦脑子里浮现的,居然是发展线人。

“魔怔了……”

李彦失笑着摇摇头,给了小哥三文赏钱。

“客人诸事顺心!”

小哥欣然接过,这位客人虽然出手不是特别阔绰,但为人随和,让他感受到尊重。

不过他刚刚转身,却发现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十步开外,利刃般的目光盯了过来。

此人身着襕袍,腰缠锦带,头上戴着丝织的幞头,衣冠楚楚,目中精芒湛然。

“郎君诸事顺心!”

外卖小哥一见此人眉眼锋利,就知道不好相处,赶忙躬身,然后匆匆离去。

那人没有理会,灼灼的目光落在李彦身上,仔细打量:“昨夜听三叔夸赞六郎,本以为不免有些偏颇,然百闻不如一见,六郎连一卑贱黔首都能如此礼遇,自然能成大事。”

末了,他双手拱起,正色行礼:“丘神绩,见过李六郎!”

李彦眼睛稍稍眯了眯,还礼道:“李彦,字元芳,见过丘兄!”

丘神绩招了招手,两位禁卫抬着一口箱子走出,解释道:“三叔让我来送官服,还望六郎见谅。”

“官服?”

李彦知道,丘英这是展示诚意,但还是惊讶于这份效率。

就算不走吏部铨选,你这一夜之间连官服都送来了,也太快了吧!

丘神绩道:“内卫任职,但凡确定,一切从速,六郎只要点头,户籍马上就会抽调出姑臧县,送往长安,定官身品级。”

“这边事急从权,稍有简陋,等长安的手续办完,还有俸禄、武备、田邑、宅院、诸杂可领。”

听了丘神绩的仔细介绍,李彦才知道,他当了内卫后,不仅发工资,还发工作服、发装备、发田产、发别墅、发餐补,就差发个老婆了。

其他的李彦还不清楚,但从餐补级别,每个月四头羊来看,武德卫的待遇远超过正常的九品级官员,差不多等同于七品。

既然说到这,李彦好奇问道:“内卫是如何划分的?”

丘神绩道:“内卫有五职,最高是大阁领,统摄一切;其次是阁领,领一方要务,可决断外族事宜;再下是机宜使,为一路指挥,应变机宜……”

“机宜使麾下便是武德卫了,这是内卫的中坚力量,稽查补漏,便宜行事。”

“武德卫之下则是巡察卒,为各卫精锐悍卒抽调选拔,武德卫发掘的暗线也在其中,不授品阶,却都有立功表现的机会。”

李彦微微点头。

从这个模式来看,内卫的成员,类似于后世特种部队的选拔,又肩负着国家安全局的责任。

而寻常官员的要求,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犯过错,就是一种功劳。

但内卫必须要立下明确的功绩,才能升职加薪,这危险系数极高的工作,福利待遇好,也是正常。

看着李彦毫不畏惧反倒跃跃欲试的眼神,丘神绩笑道:“看来六郎已经有决定了……”

说罢,他亲自打开箱子,朗声道:“恭贺李武卫解褐授散!”

褐是平民穿的衣服,解褐的意思,正是脱下平民的粗布衣服,穿上官袍。

很多士子,努力了一辈子考科举,就是为了这荣耀的一刻。

李彦虽然没有那种数十年如一日的执念,但这时也不由地伸出手,十分轻柔的将官服拿出来。

丘神绩在官袍遮挡住双方视线的一刹那,脸上浮现出嫉妒,很快又消失,换上笑吟吟的恭喜。

而李彦来到屋内,穿上一身帅气官服,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站在铜镜前,欣赏着自己。

官服没什么华丽装饰,就是一身淡青,但这个颜色,足够彰显身份。

在正式场合里,古代对于着装有着严格的要求,平民百姓再有钱,也得穿低等的衣物,否则就是僭越。

官员却可以往下穿老百姓的衣服,只要他们高兴。

这就是阶级最直白的体现。

“青绿朱紫,我这才是起步啊,得好好努力!”

李彦代入感再度加深,咱平民老百姓也当官了,滋味真不赖。

爽过之后,李彦干劲满满:“丘阁领是不是唤我过去?”

听他称呼的改变,丘神绩也跟着换:“丘阁领让李武卫去内卫驻地,协助审理吐蕃暗谍。”

李彦点了点头:“好,我们走!”

他雷厉风行,对着屋内哑叔招呼后,拿起早饭就走。

丘神绩早就准备好了马,两人翻身上马,一路奔行。

途中正好经过学馆,一个个凉州学子和教授博士,也骑在高头大马上。

但见到两人疾行,尤其是为首李彦一身官服,赶紧让道两侧。

双喜临门的是,李彦的眼角余光,恰好看到最初那个瞧不起自己的博士,愣愣的看着这边。

嘿,这不巧了嘛!

李彦稍稍放慢马速,让对方看得更清楚些。

对,对,就是我。

昨天的你,对我爱理不理~

今天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