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三十三章 天底下能和贫僧打成平手的没有几人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8

“元芳!”“他是李元芳?”丘英强忍住扭头望去的动作,但头盔下的脸上,了满是喜色。一股很踏实感,索绕心头。而崔县令更是第一时间看向街头。而如今的凉州之地,这个名字已是家喻户晓,如雷贯耳!老百姓明白李元芳,是因为他带着凉州队兵败吐蕃球队,逼得傲一股踏实感,萦绕心头。。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三十三章 天底下能和贫僧打成平手的没有几人》精选:

“元芳!”

“他就是李元芳?”

丘英强忍住转头望去的动作,但头盔下的脸上,已经满是喜色。

一股踏实感,萦绕心头。

而崔县令更是第一时间看向街头。

如今的凉州之地,这个名字已是家喻户晓,如雷贯耳!

老百姓知道李元芳,是因为他带着凉州队大败吐蕃球队,逼得傲慢自大的蕃贼灰溜溜的主动认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抬不起头来。

虽然一场马球比赛,并不能决定两国强弱,但也极大的提振了士气。

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而相比起普通百姓,崔县令还知道此子抽丝剥茧,通过一件普通的案子,揪出隐藏在凉州的吐蕃暗谍,顿时更加关注。

在众人的眼中,一个相貌英武的男子策马而来。

李彦得到消息,知道事关重大,直接骑了报信内卫的马匹,飞奔而至。

小黑想要跟随,被他留在了家里。

一路飞驰,来的正是时候。

相隔千步,他第一时间锁定了僧人。

脊挺肩张,上身微往前俯,生出一股沙场征战的凛冽气势,手往腰间一捞,握住链子刀。

平举,拔刀。

“锵!”

一道震慑全场的鸣响,传播出去。

僧人身躯微震,视线也立刻转了过来。

李彦轻笑一声,刀尖遥指过去。

僧人的眉心隐隐有股刺痛感,目光变得灼热起来。

两道灼灼视线碰撞在一起,迸射出无形的火花。

“好对手!”

相似的念头,同时从他们的脑海中浮出。

李彦快马加鞭,僧人则迈步跃过丘英,迎了上去。

长街之上,两强相对。

李彦下马站定,持刀平举,腰脊挺拔,整个人昂藏英伟,有股睥睨四方的气概。

僧人停步站定,双手垂下,轩昂潇洒,亦有种巍峨耸立,不动如山的迫人气势。

“吐蕃番僧,坐井观天,敢在我大唐耀武扬威?”

对峙归对峙,李彦快速扫了一眼场中,当看到被僧人缴械的武器堆在吐蕃护卫脚下时,目光一沉,腾身而起,如鹰击长空,一刀斩下。

“施主着相了,正要领教唐人武学!”

僧人柔和好听的声音响起,两掌竖合,掌心微虚,如莲花开放。

他的双掌朝上,状如掬水,忽又化为两手反合,十指相绞,作出连串印结,变化无方。

“元芳小心,明王劲擅长九印,攻守兼备,迷惑心神,万万不能陷入对方的节奏!”

丘英并不知道李彦的师父哑叔同样出自内卫,通晓天下各门劲力真传,在教李彦的时候都有涉猎,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不过下一刻,他就发现不需要担心。

因为李彦的链子刀突然加速,竟是半渡而击,在对方结印的刹那之间,一刀斩至。

“吃我一刀!”

“施主厉害!”

他百胜先攻,出招快到极致,僧人的印法中途被断,百忙之间,左右袍袖环抱拱起,往前一迎。

“铛!”

刀剑交击的声音响起,有火星迸溅出来。

众人这才发现,僧人藏在僧袍下的双手,戴着一对护腕。

也正是这对护腕,抵挡了链子刀的锋芒。

“唔!”

不过僧人闷哼一声,亦是吃了暗亏。

他知道自己退不得,双脚如钉子般死死钉在地上,腰肢如柳絮般往后轻摆。

同时两手变化出重重印影,使出明王劲的大金刚轮印,迎了上去。

可李彦好似早就预料到他的处理,轻巧的收力,长啸一声,展开大海狂涛般的攻势。

百胜劲每每料敌先机,明明是朴实无华,大开大合的刀法,也变得天马行空,燕翔鱼落。

令围观的所有人,都感到他有股三军辟易,无可抗御的气势,无论谁首当其锋,都得暂避锋芒。

可僧人偏偏知道,自己绝对避不得。

于是乎,他也做出了一件让众人大吃一惊的事情来。

他居然闭上眼睛,双掌竖合,十指做出精奥无伦的动作,如鲜花绽放,丝毫不让的迎上李彦的刀法。

明王劲力,让僧人清楚把握到李彦的攻击重心,不为其刀光所惑,反倒正面硬接他这凌厉无匹的攻势。

“铛!铛!铛!”

碰撞声不绝于耳,大唐一方看得热血沸腾,恨不得高声叫好,吐蕃一众则屏住呼吸,脸色变幻。

勃伦赞刃更是瞠目结舌,极力掩饰震惊,却被表情出卖得干干净净。

他很清楚这位僧人佛法之强,武功之高,被吐蕃国内赞誉为小明王,此去长安,讨论佛法,也让唐人见识一下吐蕃的强者。

平日里,自己根本请不动此人,这次还是因为正使身亡,关系国体,小明王才出面。

谁料他扯虎皮做大旗,本想效仿当日唐人派出高手打马球的策略,也让吐蕃高手力压大唐,结果隐隐落于下风的,居然还是他们。

最可恨的是,破坏他计划的,还是同一个人。

“李元芳!”

就在勃伦赞刃咬牙切齿的时候,僧人眉宇间的云淡风轻也维持不住了。

连接李彦十二刀后,他陡然睁开眼睛,之前的平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忿怒相。

佛也有怒!

“明!”

他口吐佛音,双手抬起,竟于瞬间完成外缚印,迟滞了刀光片刻。

同时脚下猛踏,硬生生闯出刀势的包围圈。

李彦的百胜刀首度被突破,无可抗御的气势终于一滞。

不过他终究掌握着主动,当机立断的改变战略。

“罡!”

袖口鼓胀,猎猎作响,里面似有风云激荡,龙蛇游走,李彦以四时之正的罡气爆发,生出罡风。

佛音道音强强对碰,劲气随之爆开,两人身躯一震。

下一招,他们同时选择不退反进。

李彦一刀劈向僧人右臂,僧人一拳按向李彦胸口。

链子刀砍中的一刹那,僧人的僧袍陡然鼓起,双手结内狮子印,斜斜一引。

刀锋一歪,大半力道被卸开,但僧袍也嘶啦一下破开。

同时李彦展开轻灵的步伐,险之又险的闪过那金刚怒拳。

但拳风也擦过肩头,不得不以角抵劲的横力挡下。

他身躯晃了晃,向后退开,化开劲力。

这一轮交锋,两人谁也没占到便宜。

但考虑到刚刚僧人被百胜劲压制,通过佛音抢回了主动,他这番应对,可谓漂亮。

反倒是李彦过度拘泥于发扬劲力的优势,有些落了下层。

李彦不惊反喜,眼神变得越发明亮凌厉。

僧人也用悦耳动听的声音道:“能和贫僧过招不落下风的,天底下没有几人,施主很强!”

李彦觉得这话有些耳熟,同样予以认可:“我叫李元芳,你呢?”

僧人双手合十:“大轮寺,鸠摩罗!”

想起来在哪里听过了……

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鸠摩智的?

“今日得见大轮明王劲,名不虚传,我们再来过!”

“住手吧!”

正当李彦准备展开第二轮交锋时,远处一队人马不紧不慢的到来,为首的凉州都督裴思简,淡然开口。

他和鸠摩罗这才反应过来。

哦,这不是比武大会,而是杀人案现场啊!

抱歉抱歉,打得都忘了。

朝廷三品大员一露面,冲突的气氛终于暂时消退下去。

李彦锵的一声,收刀入鞘,鸠摩罗则走了过来,问道:“久闻中原地大物博,人才辈出,不知像阁下这般人物,还有几位?”

李彦见他表面平和,语气却极为高傲,一副天下英雄唯操与君尔,大唐再无敌手的模样,心生促狭,指了指自己的青色官袍:“我是大唐九品仁勇校尉,出身不错,但武功嘛,也就是平平无奇。”

鸠摩罗一怔。

然后又听李彦补充道:“在我看来,天底下能和你打成平手的没有几人,但能把你打死的,或许有不少~”

“好好努力吧,小和尚!”

李彦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只留下目露迷茫的鸠摩罗,站在原地,默默思考起来。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