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三十六章 谍影重重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8

内狱深处。李彦又在烹茶。他每隔两天来提讯一次丽娘,基本上好养成了养成。同样的,丽娘也养成了他煮的清茶,轻啜慢饮,细细品甘醇,露着悠闲惬意的表情。而已这一回,她自己喝了茶后,望着对面李彦悠然自得的姿态,目光闪动。半响后,她张口问着:“伏哥入葬了吗?”李李彦又在烹茶。。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三十六章 谍影重重》精选:

内狱深处。

李彦又在烹茶。

他每隔三天来提审一次丽娘,几乎养成了习惯。

同样的,丽娘也习惯了他煮的清茶,轻啜慢饮,细品甘甜,露出惬意的表情。

只是这一回,她自己喝完茶后,看着对面李彦悠然自得的姿态,目光闪烁。

半响后,她开口问道:“伏哥下葬了吗?”

李彦点头:“下葬了,安忠敬命人主持了葬礼,还修了墓,伏哥没看错人,这位阿郎在贵人里面,是很体恤下民的!”

丽娘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可伏哥看错了我,夫妻俩朝夕相处,却不知枕边人的真面目,你是这个意思吗?”

李彦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我不是阴阳怪气的人,你不用过度解读我的话。”

丽娘闻言有些赧然:“抱歉,是我多心了……”

“无妨。”

李彦并不在意,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茶上。

他之前被茶汤折腾得够呛,有清茶喝就觉得很幸福了。

但渐渐的,又觉得这种茶依旧土腥酸涩,想要推广肯定不够。

这个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自然是从茶本身着手。

但他没有茶圣陆羽那个能耐,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求调味辅料。

比如橘皮,蜂蜜,甚至是一点点胡椒粉。

这些日子,李彦在给周边人品尝后,也渐渐得到了好评,可见这种思路还是没错的。

路要一步步走,先将茶从药用变成饮品,再提升其地位。

李彦的注意力主要在茶上,不过眼角余光也发现,丽娘的表情颇为复杂,几次欲言又止。

“即将大功告成了。”

李彦心中暗喜,知道丽娘要交代了。

算算时间,距离将丽娘关入内狱,已经过去了接近一个月。

对于外界来说,也就是平常的一个月,但对于相关人员来说,简直度日如年。

一边希望丽娘赶紧交代,将她背后的情报网络连根拔起。

一边又害怕丽娘交代的情报已经过时,那些吐蕃暗谍早就转移。

不过无论如何,只要丽娘开口,都能对吐蕃在凉州的暗谍网,造成巨大的伤害。

因为局限于时代背景,间谍想要打造出一个合适窃取情报的身份,是很困难的,至少需要两到三年的努力,才能初见成效。

如此一来,对方就算跑路,被迫放弃了身份,也是一大损失。

何况还能通过暗谍身边的人,对其绘制画像,记录生活习惯,继续实施缉捕,以后想在别的地方潜伏,难度都倍增。

于是乎,李彦默默等待,特意延长了审问时间。

不过这一等,丽娘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倒是外面传来萧翎小心翼翼的声音:“李武卫,时间到了……”

李彦知道欲速则不达的消息,假装没有注意到丽娘的神色变化,潇洒起身,向外走去。

丽娘神色阴晴不定,许久后悠悠叹了口气。

出了牢房,李彦发现萧翎没有立刻离开,反倒是迎了上来,低声道:“元芳兄,我有一事相求!”

李彦道:“不敢当,萧武卫请说。”

萧翎开门见山:“丘神绩不在了,不知元芳兄可否将审问丽娘的功劳,分润我一些,我萧氏必有重谢!”

李彦道:“这恐怕不是我能决定的。”

“我明白,但元芳兄若能向丘阁领提出,他也不会拒绝!”

萧翎语气甚至有些哀求:“我萧氏很有诚意,必有厚报!”

李彦叹了口气:“抱歉!”

不是诚意的问题,萧翎的利益和丘英显然不是一致的,个人站队最忌左右逢源。

何况一旦收了好处,性质全变,因此李彦十分坚定:“萧武卫不必多言了。”

萧翎掩饰不住失望,干笑道:“那……是我唐突了!”

李彦见识过丘神绩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怕他待会朝丽娘身上撒气:“这几日你就不要审问了,三日后我再来,会与萧武卫一起审问,若是丽娘能开口,自然也不会少了你那份功劳。”

“你……好!好呀!今日终是领会到李武卫的霸道!”

萧翎脸色数变,却是完全不信,转为恼羞成怒,直接拂袖离开。

李彦看着其愤愤不平的背影,倒也不生气,只是摇了摇头。

此人别看没什么能力,但工作起来也很拼命,每天有大半时间都耗在丽娘这里。

这种疲惫攻势,可以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丽娘对李彦的态度日渐软化,或多或少有这份对比在。

可惜,丘英不会认可这种功劳,丘神绩被关押驿馆,他就更要为丘神绩争功,怎么可能分润给萧翎。

萧翎显然看出了这点,希望在李彦身上寻找突破口,许以重利,结果还是失望。

究其根本,是因为兰陵萧氏的势弱。

“家世背景衰微,能力又不拔尖,别人吃肉,连汤都不会给你喝,这是大环境的规则,我无法对着干……”

李彦略加感慨后,走出宫城,就见前方一行人早就恭候多时。

为首正是安氏豪仆汤五,满脸笑容的递上请帖:“我家郎君明日开赛,请李校尉赏脸。”

安忠敬前几天就跟他打过招呼,接下来要再举办马球赛,请他这位大胜吐蕃的马球手大驾,蹭一蹭流量。

李彦同样乐得刷刷名望,既然是双赢,答应的自然爽快:“我一定赴约。”

另一边,愤而离开的萧翎正好看到这一幕,面孔更加扭曲,翻身上马,直奔夕市。

数个时辰后,醉香楼的一间厅房内,萧翎烂醉如泥,嘴里不断嘀咕:“我萧氏可是帝宗!帝宗!区区田舍奴,安敢辱我!”

迷迷糊糊之间,他好像感受身边的胡姬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袍罩身的人,低声在耳边说了一句话:“你的烦恼,都来自于丘英,丘英一死,一切迎刃而解。”

他浑浑噩噩,根本没有听清楚,扇了扇手道:“下奴滚开,你是什么出身,也配在我身边耳语?”

黑衣人笑了笑:“你这些日子审问丽娘,不是一直在寻我吗,我亲自来了,你怎么反倒拒之于外?”

萧翎晃了晃脑袋,突然一惊,酒猛的醒了大半,瞪大眼睛,朝那人看去:“你是丽娘的上线?”

可他本就醉眼朦胧,再加上那宽大的黑色斗篷将嘴巴以上的部位都遮住,根本看不出任何特征。

“抓住了我,吐蕃在凉州的暗谍网,都能被内卫一网打尽,啧啧,这份功劳真大啊!”

黑衣人笑着诛心:“可那与你相关吗?论功行赏时,就算是丘英那个侄子,都要比你突出,更别提李元芳了!”

萧翎大惊失色,又气又怕:“内卫里面有你的人?”

“收买几个巡察卒,简直轻而易举,与前几代阁领相比,丘英的控制力差太远了。”

黑衣人道:“他以为来凉州是抓捕我们,实际上是我们故意泄漏消息,引他来凉州,很多人不希望内卫重新壮大,明白吗?”

萧翎浑身冰冷,又连连摇头:“你们如果真有这么神通广大,那丽娘怎么会被抓?”

反诛心。

黑衣人沉默片刻,才缓缓道:“那是意外,不过不影响大局……”

说着,黑衣人取出一份名单:“将这份名单交给丽娘,让她交代出这些人,等到丘英死后,你就能瓦解凉州的‘暗谍网’,如何?!”

萧翎看着名单,浑身颤抖起来:“你要我背叛大唐?”

黑衣人凑了过去,亲热的搂住他的肩膀:“不,我要你平步青云,成为新的内卫阁领!”

萧翎紧咬嘴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你动手吧,我不愿成为叛徒,连累族人!”

“很明智的选择,嗯,在你不了解我的前提下……”

黑衣人道:“为了表达诚意,就让你看一看,我到底是谁吧!”

说着,伸手掀开斗篷。

“怎么可能……是你!”

萧翎愣愣的看着,甚至揉了揉眼睛,呻吟起来:“你怎么会!你怎么敢!”

“现在你没有顾虑了吧,我握有你的把柄,你也握有我的把柄,这才是合作的基础!”

黑衣人重新戴上兜帽:“由于吐蕃大使案,丘神绩被羁押在凉州驿馆,接下来只要你点头,丘英身边就无人可用了!”

萧翎面色数变,问出了一个突然令他害怕起来的名字:“那李元芳呢?”

黑衣人笑了笑,笑声里罕见的有些咬牙切齿:

“放心吧,我们会解决他的!”

……

凉州的局势逐渐紧张起来。

在街上常常能看到衙役来去,甚至有不良人当街搜查。

显然,崔县令正在努力查案,追捕凶手,但收效甚微,很是焦急。

而另一边,依旧是歌舞升平。

比如贵族的马球场。

李彦坐在第一排正中,他应有的位置。

左边是安忠敬,右边是贾思博,看着场上马球手纵马奔腾。

当然,这是凉州队内部的比赛,一支是安氏的队伍,另一支是贾氏队伍。

对于胜负,大家显然不像对阵吐蕃时那么执着,颇有几分比赛第二,友谊第一的感觉。

李彦也真正投入其中,感受击鞠这项运动的精彩与刺激,不时拍手叫好。

然而球赛进行到一半,场外突然来了一行人。

为首的康猛满脸兴奋:

“我们要见李校尉,吐蕃大使遇害的密室疑团,破了!”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