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三十七章 成年侦探团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8

马球场上。一场精彩的的比赛打完,贾队以二十比十七,惜败安队。贾思博由衷的道:“忠敬,你的队伍但是强啊,就算缺了伏哥和史明,我们都羸得非常幸苦。”安忠敬非常洋洋得意:“毕竟,你也不看一看谁性训练他们的,有我的调教,他们迟早会能夺回来凉州第一!对了,我前段时间发一场精彩的比赛打完,贾队以二十比十七,险胜安队。。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三十七章 成年侦探团》精选:

马球场上。

一场精彩的比赛打完,贾队以二十比十七,险胜安队。

贾思博由衷的道:“忠敬,你的队伍还是强啊,哪怕缺了伏哥和史明,我们都赢得相当辛苦。”

安忠敬十分得意:“当然,你也不看看谁训练他们的,有我的调教,他们迟早能夺回凉州第一!对了,我最近发现一个新人,潜力不错,好好调教,不见得比史明逊色。”

两人讨论起来。

李彦在旁边听着,小黑扒在他背后,金黑的小耳朵一耸一耸,居然也露出聆听之色。

它自然听不懂人言,却知道人说话时,自己得保持安静,不要闹腾。

“元芳在驯兽上也有一手绝活啊!”

安忠敬注意到了,十分惊讶:“那狮子骢离了你,似是十分想念,现在这头小豹也有如此灵性,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李彦笑抚猫头:“不值一提的小手段罢了。”

小黑听得夸奖,短短的尾巴一翘一翘的,鼻子在两边嗅来嗅去。

贾思博在边上淡然一笑:“元芳深不可测,却能藏拙,才是我辈最钦佩的地方!”

安忠敬深以为然的点头:“元芳,待会来我府上,尽情游乐,你可要好好教教我!”

“九郎,别想着轻轻松松就还我的人情啊!”

李彦开了句玩笑。

“哪能呢,你现在是校尉,我是白身,小民巴结还来不及呢!”

安忠敬哈哈大笑,然后又眨了眨眼睛:“我家中长辈不在,可以尽兴哦!”

安忠敬的老爸安元寿,目前的官职是左监门卫中郎将,正四品下,掌监皇城诸门,检校人员出入。

这是南衙禁军的高级将领,深得李治信任。

而安元寿和正妻一共生了九个儿子,安忠敬是老幺,平日里可太受宠了。

否则按照他的年纪,应该在长安二馆六学里苦读,哪有凉州的潇洒自在?

现在安元寿夫妇正在长安府上,凉州的安府确实是安忠敬说了算。

李彦一听,脑海中顿时闪过某些考验干部的画面,义正言辞的咳嗽了一声:“我看那种玩乐还是算了吧,我一向洁身自好。”

安忠敬奇道:“元芳不喜斗鸡?”

李彦一怔:“你说的是斗鸡?”

“不然呢……”

李彦恼羞成怒,果断拒绝:“那我今天还有事……”

“哎呀,多言什么,走走走!”

安忠敬拉住他就往外走。

恰好就在这时,仆从前来禀告,康猛一行等候多时,还有关于案件的关键信息。

“这么巧?”

安忠敬皱了皱眉,有些扫兴,贾思博却道:“元芳已是官身,还是正事要紧。”

李彦也道:“让他们过来吧!”

不多时,五个高矮胖瘦各有特色的人,走了过来。

为首的是康县尉的大儿子康猛,身后跟着不良人石璟、两位差吏张环何竟,和县衙林仵作。

都是熟人,但他们凑到一块,还是让李彦有些奇怪,涌起一股莫名的既视感。

“李校尉!”

五个人恭敬行礼,以示公事,由康猛开口道:“关于吐蕃大使遇害案,我们通过种种线索,找到了一种行凶的办法,来向李校尉请教!”

李彦心中奇怪,但还是点头道:“愿闻其详!”

“请看,这是驿馆上厅的舆图,这些是当夜守卫的位置,丘侍卫在这,胡侍卫在这……”

康猛从怀中取出一幅画,展了开来,上面一一标注着当晚内卫所在。

一目了然。

“这么严密的守卫,凶手是怎么悄无声息的潜入,再不被任何人发现离去的,是此案的最大疑点!”

“为此我特意找了一间空宅子,让石璟带着不良人配合,我们试验了几十次,无论轻功再好,杀人之后守卫被惨叫惊动后,由四面八方包围过去,至少也能与凶手打一个照面。”

“可事实是,没有一个人看到凶手,整个上厅的书房内,只有吐蕃使者的尸体。”

密闭的空间,凶手突破封锁,不仅来无影,而且去无踪!

安忠敬和贾思博早就听过案子,但由于不在现场,还是没有康猛展示得这么直观,闻言纷纷有了兴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李彦则点头道:“画的不错。”

“这些都是何竟画的,我不敢居功。”

康猛立刻取出第二幅画。

这幅画里,是一位白发老者,垂头趴伏在案上,左臂弯屈,头垫在左腕上,右臂往前直直前伸,右手侧翻,五指微张。

“这是何竟根据林仵作的描述,重现吐蕃大使念曾古死时的姿势。”

康猛道:“诸位觉得,他生前在做什么?”

贾思博比划了一下:“写字?”

康猛点头:“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吐蕃大使是喉头中了一刺而亡,在被凶手攻击的一刹那,他应该正在写字,不过这里有两个古怪之处,林仵作,你来说吧!”

林仵作上前道:“第一个,念正使被凶器杀死时,角度是从下方斜着刺中咽喉的。”

“斜下方?”

贾思博面色一白:“你的意思是,凶手钻入案下等待,趁念正使写字时,突然出现,一击刺入了他的咽喉?”

想象一下那画面,字写得好好的,桌子下面突然钻出个人来,吓都要吓死了。

“从刺杀角度上,可以这么判断。”

林仵作继续道:“第二个古怪之处,是凶手留下了凶器。”

“这柄凶器刺入念正使颈部,割断经脉,鲜血当时就狂喷而出,念正使当场毙命。”

“不仅如此,凶器还涂抹了毒药,这显然是存着必杀之意,务必要致其死地。”

“但凶手这么厉害,却留下了这柄古怪的武器,实在令人不解……”

“诸位请看!”

林仵作取出一柄短刃模型,做出展示。

真正的凶器被收在县衙内,即便是仵作,也是不能带出来的,这柄是请铁匠做了相似的模型。

“这凶器怎么这么小?”

安忠敬人菜瘾大,凑得最近,很快发出疑惑。

是的,这武器太小了。

三寸长,半寸窄,刃身略带弧度,比起寻常的匕首还要小的多。

偏偏它有刃有柄,并且见血封喉,一击杀死了吐蕃大使。

李彦更注意到,此物和丽娘使用的短刃十分相似,只是更加细长锋锐,同时握柄极短,就像是……

“我们起初怀疑,凶手是一个孩童,因为只有孩童才能用这样的武器,也方便躲藏!”

康猛道:“张环招来一群市井子,都是擅长盗窃,身姿灵巧,又找了几个侏儒,让他们模仿犯人,躲避守卫,结果发现还是不行。”

“更何况,这柄凶器有个最大的疑点,就是握柄太短,无论身材多么矮小的人,手持兵器,催发劲力时,都很容易割伤自己!”

康猛姿势古怪的握住短兵,做出一个挥刺的动作:“你们看,这凶器可是沾有剧毒的,凶手一不小心,可能先被自己的毒药所害,那就太愚蠢了!”

李彦脑海中立刻蹦出了那个著名的表情包。

我的这把匕首可是涂了剧毒的!呲溜~

“分析案件时,要是反应这么快就好了!”

李彦十分无语,表情上露出一丝波动。

“他果然早就看出真相了!”

康猛时刻观察着李彦,此时心头一震,再也不敢在神探面前有丝毫卖弄:“结合种种疑点,我们通过张环找寻到了一个老铁匠,根据他的提示,发现了这柄凶器真正的作用,它是一件暗器!”

安忠敬奇道:“暗器?”

这个世界,可没有小李飞刀那种比明器还明的暗器,暗器是真的阴损,讲究一个杀人于无形。

也就是说,人死了后,都很难发现伤痕,比如射入体内的细针,比如打入天灵的铁钉。

安忠敬听不懂了:“这利刃虽然短小,可就明晃晃的插在吐蕃大使的脖子上,怎么是暗器?”

“因为它发射的方式,是暗器!”

康猛道:“事实上,林仵作回去勘察现场,还发现尸体旁少了一件东西。”

贾思博觉得刺激起来了,追问道:“少了什么?”

“笔!”

“吐蕃大使死时手握的那支笔!”

“根据吐蕃使节团的口供,他们在发现大使的尸体后,第一没有移动尸体,让他保持着原状,第二没有碰房内任何东西,可偏偏大使临死前写字时握着的笔没了!”

康猛眼中露出精芒:“将种种线索综合起来,我有了模糊的猜测,请教阿耶,他一语点醒梦中人,石璟擅于机关之术,便让石璟帮我设计了一种杀人工具!”

他展开何竟画的最后一幅画,画上赫然是一支笔。

到这里,看过八百集柯南的李彦,已经明白了他们推测的作案手法。

吐蕃大使被害案件,让大唐处于被动,如果能破案,李彦是很乐意的,对康猛顿时刮目相看。

这脑子能用到正道上,比起整天打击弟弟的学习积极性要好多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知道组团出道。

画功了得的何竟、经验丰富老到的林仵作、结识三教九流的张环、擅长杂术的石璟。

搭配相当全面。

“我的身边也有少年侦探团……不,成年侦探团了!”

“名侦探沉睡时期,你们就是刚需啊!”

“干得漂亮!”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