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三十九章 二十九杀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8

街头。夜色下的宁静,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洪流碾成。马蹄声!尖啸声!兵器出现断裂声!绢帛盟约声!血水飞溅声!尸体落地实施声!和那一声声濒临死亡的惨叫!过多声音夹杂在一起,轰的一声爆开!月光下,李彦刀势刚猛霸裂,势加大力度沉,狠狠地的凿穿过去的。他自从再次穿越后,是第一次遭夜色下的安宁,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洪流碾碎。。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 二十九杀》精选:

街头。

夜色下的安宁,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洪流碾碎。

马蹄声!破空声!

兵器断裂声!布帛撕毁声!

血水喷溅声!尸体落地声!

以及那一声声濒死的惨叫!

太多声音混杂在一起,轰然爆开!

月光下,李彦刀势刚猛霸裂,势大力沉,狠狠的凿穿过去。

他自从穿越后,是第一次遭遇围攻,还是十分谨慎的,价值百金的斗鸡说丢就丢,为的就是全力以赴。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这个词,用在这里无比恰当。

因为在他面前,对面就是兔!

雪亮的刀锋闪闪闪,厉芒过处,当先扑过来的几名黑衣杀手,兵器直接被劈开,脖子上闪过一道血痕,完全没有抵抗之力,仰后就倒。

惊起的烟尘中,血水飞溅,生命逝去。

照面之间,李彦瞬杀四人,又听嗖嗖嗖的破空声不绝于缕,弓弩连射,箭矢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

他面色沉静,挥刀先攻,率先截住箭矢的来势,完美破去第一波围攻,继续冲击。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乱箭齐射,目标不光是他和胯下的狮子骢,连同逼近近战的黑衣杀手,统统笼罩在箭雨中。

第二轮箭雨落下。

李彦从马背上腾身而起,右手刀锋斩断一个黑衣人的武器,左手一探,施展角抵劲擒力,将其抓住抛起。

“啊——!!”

惨叫之下,腾空的黑衣人被射得浑身窟窿,重重砸在地上,血水四溅。

李彦如法炮制,在半空连杀连抛数人,狠辣的手段令扑过来的黑衣杀人终于一缓。

可第三波箭雨来得更快更狠,没有半点迟疑。

“死士!”

李彦眼神凝重。

不顾同伴的性命,自然也不会被同伴顾及生命,这才是真正的视死如归。

能招募这么多死士,在凉州城内对自己发动围杀,是吐蕃暗谍组织狗急跳墙了?

来不及多考虑,他身形回撤,跃回狮子骢背上,吐出一个字:“冲!”

马蹄声起,奔腾如浪。

在动物之友的天赋灵性加持下,狮子骢的爆发更上一层楼,速度快到极致,从高空看,就像一道黑色闪电,横空劈了过去!

李彦目标明确,直击立于街头的黑衣首领。

擒贼先擒王。

“哼!”

黑衣首领瞳孔微微收缩,却是飞速后退,显然身份和其他死士截然不同。

“专诸鱼肠劲!”

李彦看着他独特的身法,确定了想法:“你们果然与丽娘有关,害怕被连根拔起,故而主动出击吗?可惜你们找错了人!”

“你真以为自己无可匹敌?”

黑衣首领发出愤怒的冷笑,身体紧缩,陡然蜷成一团。

从他的后方,一支支弩箭爆射过来。

还藏有弓弩手!

李彦足下一蹬,整个人又离开马背,飞了出去。

身在空中,链子刀左右连斩,将箭矢统统劈断,竟是反压箭雨攻上。

平时练武时,他就是迎着箭雨出刀,破箭式练得极为纯熟,力道稍竭之时,刀尖向下杵地,借力一个筋斗,人如旋风,再度向黑衣首领杀去。

黑衣首领眼神再变,袖中陡然滑出一柄软剑,劲力灌注,迎了上去。

刀剑交击,两人同时身躯一震。

“哦?”

李彦眼中闪过诧异。

对方挥剑的动作,充满轻灵飘逸的味道,出剑的力道却重逾千斤。

这显然是内家劲力修炼有成的标志。

“唔!”

即便如此,黑衣首领也身子后仰,被巨大的力道冲击得手臂酸麻,险些踉跄跌退。

反观李彦一声长啸,刀光轮转,当头劈去。

“叮!叮!叮!”

悦耳动听的交击声不断响起,黑衣首领一时间就如置身于狂涛怒潮之中,刀浪如潮水滚滚而来,无有穷尽。

似乎过了许久,但其实也就是三四个呼吸的时间,他的剑法溃散,就地一滚,险之又险的避过当头一刀。

李彦正要痛下杀手,一个个黑衣杀手却疯狂的扑了上来,以生命为代价,阻止他的追杀。

“就凭你们?”

李彦刀身如飞,连拨带挑,凌空再翻。

一众黑衣人眼前,就见一泓秋水似的光亮闪过,然后陷入无穷的黑暗中。

血水飘洒间,李彦落回狮子骢的马背,一扯缰绳,再度冲锋。

烈马奔腾的两侧,是一具具捂着冒血的咽喉,发着咯咯怪响,绝望倒地的尸体。

“李元芳!”

黑衣首领刚刚站稳,那个战神般的可怕身影再度逼近,声音里终于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惊惧,不敢迎击,直接飞退。

“怎的,你以为人多我就杀不了你吗?”

李彦冷笑,目光中杀意暴涨,魁伟的身躯前倾,就像是扑食前的猛虎。

对方来势汹汹,能带队围攻他而幸存到现在,实力相当不弱。

如果这次退走,万一吓得不敢来了,他到哪找去?

这一刻,李彦是真的存了必杀之心。

汹涌澎湃的劲力在四肢百骸内运转,力贯背脊,功聚双臂,筋骨毕露,紧绷如弦。

“斩!”

伴随着口中的一声暴喝,刀光再起,四面八方,尽皆森寒!

后方的一个个黑衣人疯狂扑来,化作一具具残缺不堪的尸体倒下。

鲜血在空中不断喷溅,但又极有规律的逼向一个方向。

终于,与黑衣人之间,再也没有其他赴死的杀手。

“死吧!”

李彦挥刀,一往无前的一斩,正向着黑衣首领当头砍去时,不远处火光突然冲起。

趁着李彦眼神波动的一霎那,黑衣首领力贯双臂,举剑迎上,招式竟有几分棍法的精髓。

“咔嚓!”

可即便如此,伴随着李彦势不可挡的力道,他的剑身也是寸寸碎裂,张口喷出鲜血,却又挥袖洒出一蓬粉末。

李彦见他抬袖,刀身即刻一旋,刮起劲风,将粉末倒卷回去。

不过趁着这个空隙,黑衣首领也以极为狼狈的姿态,借力窜入旁边的屋舍内,留下一句咬牙切齿的话:“李元芳,我还会回来的!”

“早就想好退路了?”

李彦目光凌厉,追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因为火光冲天的位置,是他的家!

哑叔还在里面。

虽然哑叔的武功也是一等一的高强,但这位师父毕竟断了手臂,年纪又大,受到众人围攻,肯定不像他这般进退自如。

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李彦选择回去救火。

而小黑从马背跃下,在黑衣首领逃跑的地方嗅来嗅去,似乎被那粉末的味道刺激到了,龇牙咧嘴,李彦招了招手:“打坏人没有伐木累重要,回来!”

小黑呜咽一声,重新跳回马背上。

狮子骢刚刚经历了箭雨的几轮洗礼,吓得惊魂未定,速度更快三分。

短短数十个呼吸中,院门在望,李彦直接飞身飞起,大步流星的奔了进去。

印入眼帘的,也是一地尸体。

数目没有围攻他的多,但也有十多人,死状十分统一,都是中箭而亡。

屋子被点燃了,火势不小,哑叔单手端着弩弓,身上有些血迹,显然无法灭火,干脆在院中查验尸体。

见李彦匆匆赶回,他的脸上露出温色。

“师父,你没事就好!”

李彦松了口气,看向尸体样貌,突然感到一阵恶心。

刚刚是他第一次杀人。

砍瓜切菜一般,连杀了二十九个杀手。

他来到古代,就做好了杀人的心理建设,可今晚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往日的准备根本没用上。

战斗之时,心静如水,完全没有半点不适,仿佛生来就有征战沙场的天赋。

但此时战斗结束,又不免感到不适。

李彦吸了一口气,运功丹元劲,心境逐渐空灵,平复之后,走了过去,用刀尖挑起尸体的面罩。

黑布下面,都是一张张胡人的面孔。

李彦皱眉:

“胡人命贱,很多都没有户籍,难以追查。”

“对方既然派出死士,肯定也抹去了相关特征。”

“那么想要用这些尸体去查验来历,恐怕是办不到了……”

哑叔曾经是内卫一员,论经验比李彦丰富得多,查看了所有尸体后,也拿起细棍,在地上写道:“难以追查来历。”

顿了顿,他目光一闪,快速写道:

“你速去内卫驻地,那里可能也出事了!”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