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四十章 怒火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8

凉州宫城。内卫驻地。一望无际的月色下,骤然响了声声喧嚣。无比惨烈的嘶杀声中,一具具残破不堪入目不堪入目的尸首被打倒。有的万箭穿心,有的被斩成两截,有的被穿梭的马匹蹬踏成泥。这些人中,大部分是黑衣杀手。但也有少部分,是猝还来防下主场的内卫。正这时,几道挺拨身内卫驻地。。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四十章 怒火》精选:

凉州宫城。

内卫驻地。

一望无际的月色下,陡然响起声声喧嚣。

惨烈的嘶杀声中,一具具残破不堪的尸首倒下。

有的万箭穿心,有的被斩成两截,有的被来去的马匹踩踏成泥。

这些人中,大部分是黑衣杀手。

但也有少部分,是猝不及防下迎战的内卫。

正在这时,一道挺拔身影策马而至,以雷霆之势前来支援。

“是李武卫!”

众人大喜。

在亲眼目睹长街之上,李彦与鸠摩罗一战后,他们对于这位文武双全的小郎君,是满满的敬佩。

更坚信今夜如果是李彦值守,敌人绝对无法如此嚣张。

“速退!”

而刚刚被李彦斩杀了几人,远处尖利的哨声响起,黑衣杀手令行禁止,立刻撤退,消失在黑暗中。

李彦没有追,一路走来,看着内卫收敛尸体,为牺牲的同伴默哀。

由于摸鱼时间长,李彦和上上下下都混了个脸熟。

可那些往日见礼谈笑的人,此时却趴倒在冰凉的地上。

这还是李彦第一次看到熟悉的人化作冰冷的尸体。

给他的冲击和感触,比起刚刚手刃了众多黑衣杀手还要强烈。

他脸色变化,情绪翻腾,沉声道:“此仇,必报!”

这股悲戚之情打动了在场的内卫,众人同仇敌忾:“此仇,必报!”

定了定神,李彦问道:“丘阁领呢?”

众内卫道:“丘阁领在内狱中看守吐蕃暗谍,以防敌人调虎离山。”

“那在外面看守的,是萧武卫?”

李彦目光一扫:“他人呢?”

众内卫愣住了,其中一人道:“刚刚看到萧武卫好像也去内狱了,步履匆匆。”

“嗯?若论功劳,在外御敌不是更大?”

李彦生出一股不安感,立刻下令:“你们保持戒备,我去去就来!”

他双腿飞奔急跃,大步流星的朝内狱冲去。

四周的高塔上面戍守着内卫,纷纷打出信号,示意安全。

但李彦刚刚进入狱中,就倒吸一口凉气。

数具巡察卒的尸体倒在门口,七窍流血,应该是中毒而亡。

而那长长的通道,也有打斗的痕迹,斑斑血迹。

他立刻冲向最深处的牢房。

远远看到牢房内,也有一具巡察卒的尸体。

李彦记得,这个人叫郭飞,是丘英从长安带来的禁卫,颇得信任,平时的地位相当于内狱的牢头。

此时他也死了,被一刀割喉。

不过距离最近的不是郭飞,是位于铁门两侧的人。

丘英和萧翎。

“丘叔!”

李彦扑向丘英。

丘英趴在地上,背后中刀,鲜血横流。

在内狱中,自己的地盘,这位阁领没有穿甲胄,结果险些被一刀刺入心脏。

好消息是他避了开来,没有伤及要害。

坏消息是刀上抹毒,哪怕丘英运劲御毒,也身体酸麻,倒在地上,难以动弹。

李彦毫不迟疑,运起丹元劲,输入他的体内,助他抗毒。

这个世界的劲力更偏向于战斗,在疗伤方面没有内家真气那么灵便,所幸李彦从小练起,功力深厚,丘英的底子也强,陷入半昏迷的他微微一颤,终于苏醒。

李彦见他要挣扎,赶忙道:“丘叔,是我!元芳!”

“元芳……你来了……”

丘英终于长松了一口气:“郭飞是奸细!萧翎也叛了!你去看看……他死了没有?没死救下来,我要问出情报……”

太敬业了!

李彦实际上已经发现,不远处的萧翎,仰躺在地上,同样身受重创。

等到丹元劲稍稍稳住丘英的伤势,李彦扶着他重新趴好,起身来到萧翎面前,开始检查这家伙的伤势。

相比起丘英,萧翎浑身都在哆嗦,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张嘴就咳嗽,一口口鲜血喷涌出来。

李彦一摸,就判断他胸前肋骨折断,此后又被重击,倒刺入脏腑。

依这个时代的医学水平,没救了。

李彦站起身来,冷冷的道:“咎由自取,死不足惜!”

萧翎的眼神里全是后悔与恐惧,努力挣扎:“救……咕嘟咕嘟……救……咕嘟咕嘟……”

职场不顺,就背叛国家,这样的人绝对不值得丝毫同情,但李彦不免诧异。

如果郭飞和萧翎同时发难,没有甲胄防身的丘英很难幸免。

何况还有一人。

那就是锁链被解开的丽娘。

配合丽娘的刺杀之道,丘英是怎么幸免于难的?

正当李彦握住刀柄,大为戒备时,趴在地上的丘英给出答案:“去看看丽娘……是她杀了郭飞……重伤萧翎……她似也受伤了……”

李彦一怔,这才冲入牢房内,却见丽娘盘腿坐在以往一直喝茶的地方,目光含笑的看过来。

李彦的脸色变了。

丽娘的腹部,被一柄匕首刺入。

她的唇边,一缕紫黑的鲜血缓缓流下。

月色恰好自窗口洒入,沐浴在月光中的丽娘,神色平静,语速飞快:

“李元芳,我的身上有两份名单,一份是萧翎今早偷偷给我的假名单,一份是我修改后的真名单,都是分布于民间的下层暗谍。”

“至于我的上线,不在名单里面,我不是唯一的苏毗贵女,还有不少姐妹受到培养,我不希望连累她们……”

“不过你是一位君子,不肯接我的杀人预告挑战,没有落入吐蕃大使案的陷阱中,为了你这份善心,我就给你提示,那是一个本该前途远大的人。”

李彦:“……”

虽然这个时刻,他对丽娘的感官变了,但还是要说一句:

谜语人滚出大唐!

丽娘笑了笑,继续道:

“你提议的茶道交易,我很动心,你现在才是九品官,做不了主,等你未来出将入相,位极人臣,希望能亲自主持这场贸易,就当回报我今日所为。”

“苏毗会有很多人支持你,她们也期待和平,能舒舒服服过日子,谁愿意打仗呢?”

“所以你赢了,我终于还是被你说服,傻到帮助内卫,杀了前来和我合谋的奸细!”

“当然,那萧翎也太让人讨厌了,对我用了那么多次刑,改口投靠,就想一笔勾销么……”

说到这里,她终于坚持不住,往后倒去。

李彦冲了过去,扶住她,丹元劲力往体内输入,却脸色一黯。

相比起丘英,她根本没有运功抵抗,毒入肺腑,回天乏力。

丽娘毒发,无比痛苦,说话开始断断续续:

“我不想背叛我的国家……但它确实被噶尔家族控制着……苏毗人过得很苦……”

“我不想死……但我又怕以叛徒的身份活着……呵……夫郎……你当时的感受……妾终于体会到了……”

“李元芳……我想求你一件事!”

李彦:“你说!”

丽娘的血越流越多,却坚持着说完:“将我和伏哥合葬……我生前对不起他……希望死后他能原谅我……”

李彦目露悲戚,点头:“好!”

“这样就好……”

丽娘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戛然而止。

瞳孔中的神采彻底散去,手无力的垂下。

这个苏毗贵族,吐蕃暗谍。

和她那个努力改变命运的夫郎一样。

在风华正茂的年纪,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李彦轻轻放下丽娘的尸体,不远处的萧翎,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丘英则彻底陷入昏迷。

他缓缓站起身,环顾内狱,眼中喷涌出前所未有的怒火。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