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四十一章 追凶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8

“这是凉州的吐蕃暗谍名单?”“丘英重伤,内卫中有两人变节叛变投敌,那位苏毗贵女投诚后也中毒死亡而亡?”凉州都督裴思简望着李彦取出来的名单,再听了昨晚突然发生的事情,脸上满是惊讶。他明白关乎重大事件,第一时间命令招集人手:“李武卫,此次缉拿间谍,以你内卫为辅,他知道事关重大,第一时间下令召集人手:“李武卫,此次缉捕间谍,以你内卫为主,都督府和姑臧县衙将全力配合,折冲府也会立刻调兵。”。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四十一章 追凶》精选:

“这是凉州的吐蕃暗谍名单?”

“丘英重伤,内卫中有两人叛变投敌,那位苏毗贵女投诚后也中毒而亡?”

凉州都督裴思简看着李彦取出的名单,再听了昨夜发生的事情,脸上满是震惊。

他知道事关重大,第一时间下令召集人手:“李武卫,此次缉捕间谍,以你内卫为主,都督府和姑臧县衙将全力配合,折冲府也会立刻调兵。”

李彦眼中带着血丝,彻夜未睡,却不显得疲惫,反倒有股决然的精气神,开口道:“多谢裴都督,我建议直接关闭城门,禁绝出入,将暗谍全部缉拿后,再开放城门!”

“封城?”

裴思简神情凝重,有些迟疑。

李彦点头:“裴都督,我知道凉州是五郡之喉,商路要地,每日市集商贾往来,一关城门,干系甚大,但恰恰是因为凉州的重要性,抓捕暗谍才更加重要!我愿为此次封城担责!!”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他要一网打尽。

听着李彦掷地有声的一番话,裴思简再仔细的看了一遍名单,缓缓起身,苍老的双眼泛出精芒:“好!李武卫,老夫信你!封闭城门,抓捕暗谍!”

这一声令下,整个凉州都动了起来。

都督府亲卫、折冲府兵、内卫巡察卒、姑臧县衙衙役、不良人……

全员出动。

其中县衙差役来到八座城门,下达封门命令,折冲府兵和都督府亲卫把守各街要道。

真正执行抓捕的,则是内卫和不良人。

酒楼、食店、书肆、药铺、驿站、学馆……

丽娘提供的这份名单上的暗谍,虽然都是中下层的平民百姓,没有高门子弟,但分布之广,可谓是三教九流,尽在其中。

这样的情报网,可以很好的调查民生,在关键时刻为吐蕃发动战争做好准备。

事实上,原历史的数年后,吐蕃就率军突袭凉州,欲通过此地,占据整个陇右。

战争是一锤定音,战前的各种准备才是决定胜负的要素,其中暗谍也立功匪浅。

正因为这样,李彦一视同仁,无论是真名单,还是假名单,全部抓回。

假名单上,有些人目露茫然,大呼冤枉,有些人则做贼心虚,疯狂逃窜……

真名单上,有些暗谍面露惊惶,浑身瘫软的被抓,有些暗谍则奋起反抗……

那些反抗的,能够活捉的统统拿下,身手高超,危险性大的,则被弓弩齐射。

要么断手断脚,当场残废,要么直接格杀,毫不留情!

一时间,血染长街!

为了抓捕区区百人,出动了近三千悍卒。

但这份决心带来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

仅仅持续了一个时辰不到,当学馆刚刚开始上学,正常抓捕行动就结束了。

“禀裴都督,李武卫,疑似吐蕃暗谍成员,抓捕九十一人,格杀十三人,剩余两人在逃,正全力缉捕。”

“很好!”

裴思简轻抚长须,舒了口气。

雷霆一击,犁庭扫穴,吐蕃花费至少数年时间,无数心血在凉州布置的暗谍网,已经宣告瓦解。

哪怕以裴思简的城府,笑容也不禁灿烂起来:“李武卫,这次老夫沾了你的光啊!”

李彦语气铿锵的道:“有裴公的支持,才得此胜,大非川的惨败绝不再现,他日我唐军定当大胜蕃贼,扬眉吐气!”

“好志向!”

裴思简精神大振,由衷的道:“老夫真是羡慕丘阁领,他能有你这么一个得力下属,天助内卫,天助大唐!”

高兴之后,李彦又收敛笑容:“不过这个行动抓捕的是底层暗碟,丽娘的上线很可能是吐蕃在凉州的首领级人物,此人手下培养了大批的黑衣杀手,危害极大,抓不住这个人,终究不得圆满!”

裴思简凝声道:“有线索吗?”

内狱大乱发生后,李彦用普通人的智慧想了一晚,仔细推敲,理清了不少头绪:“萧翎前日还向我请功,如果早早是奸细,不必多此一举,我认为他是被敌人许以重利,临时策反。”

“贼人兵分两路,一路途中埋伏围杀我,一路直扑内卫,发动得十分仓促,恰恰证明了是自乱阵脚,被我们逼急了!”

裴思简询问了不少细节后,沉吟着道:“元芳分析的很有道理。”

“对方策反萧翎,完全可以与女谍暗中合谋,定好里应外合之计,再行发难,昨夜之事确实操之过急,丘统领若是身边多带几人,那两个叛徒就可能功亏一篑……”

“老夫倒有一个猜测,你们是不是无意中做了什么,逼迫贼人不得不提前为之?”

李彦皱起眉头:“我也有过类似的想法,可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

正当这时,亲卫通报,康猛等人来了。

家中和内卫同时受袭,让李彦警惕心大起,此时正要动员一切力量,因此来时就让人唤康猛等人一起来,群策群力。

也给他们露露脸的机会:“裴公,这几位自称侦探,识破了凶手在凉州驿馆的布置,那个密室杀人已经破了!”

“哦?崔县令怎么没与我说?那倒要见一见!”

裴思简兴趣大起。

康猛一行人被带了上来,躬身行礼:“见过裴都督,见过李校尉!”

面对裴思简这位三品大员,他们无疑拘束了很多,李彦见了微笑道:“裴公得知你们对吐蕃大使案的侦破,甚是赞许,你们不要紧张,把推理过程再说一遍。”

“是!”

此言一出,他们更紧张了,却又透出压抑不住的兴奋。

裴思简勉励了几句,再看了那杀人工具的图纸后,也立刻理解了密室的真相,微微皱眉:“贼人狡诈!”

康猛恭敬的道:“我们昨日按照李武卫的指示,从材料源头追查线索,搜查了不少店铺书肆,将近期的账本都归纳到了一起,希望能找到线索,捉拿制造杀人暗器的凶手……”

他此言本来是投桃报李,为了突出李彦的功劳,但李彦听了眉头一动:“你们没有问话,直接将账本搜来了?”

张环何竟上前,有些胆怯的道:“禀李校尉的话,是这样的……”

他们俩人是安县尉最早介绍给李彦使唤的,安县尉分押户曹,专门负责税收和户口,两人也常常跟在后面,刮点油水,与一众商铺都是老熟人了。

这回为了查案,他们直接将铺子近期的账本拿走,查完后再通知商人上衙门去取。

没人觉得这很霸道,商人的地位本就很低,正常操作。

李彦又问:“那你们要通过账本查什么?”

康猛道:“暗器机关我们不懂,但凶手既然要制作杀人工具,总要笔!”

“而且这种杀人暗器所需要的机关极为精巧,不是一次就能功成的,很可能需要多次试用,凶手就可能多次买笔。”

“我通过驿馆的小吏,打听到吐蕃念正使不喜欢紫毫笔,而是更偏爱狼毫笔,还喜欢用北笔。”

“石璟又询问了书肆的铺头(书店老板),才明白北笔内部是用狼毫,外面用的是兔毛,但体粗锋钝,笔杆更粗,吐蕃人应该喜欢那种风格。”

“于是我们就专门挑卖狼毫北笔的铺子,不过问了几家,那些铺头都推脱记不清楚,就干脆让张环何竟,把所有卖笔的铺子账本,都收了回来,一本一本慢慢查。”

听到这里,裴思简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把账本拿过来,立刻就查!”

“我们去取!”

张环何竟匆匆跑腿,不多时抱了高高一大摞,折返回来。

众人想要一本本翻,裴思简却道:“不必麻烦,对比暗谍名单,先查那些商铺!”

李彦点头:“裴公高明,只有吐蕃暗谍,才会将我们追查原材料的消息报上去,万一凶手真的在这方面露了破绽,他们才会狗急跳墙,当晚就展开袭击!”

康猛在边上看了,暗暗敬佩。

太会突出领导的智慧了。

而有了明确目标,工作开展起来就方便多了。

众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排查出四本账簿。

这四个卖笔的商铺和书肆,都疑似是吐蕃暗谍经营,范围一下子缩减。

眼神好,识字多的几人开始翻看,就连裴思简都不例外。

“狼毫北笔……狼毫北笔……这里有一支!”

“这里也有一支!”

“这家卖了两支!”

“咦?我这里半月前卖出去五支,还是一个人所买!”

石璟突然叫了起来。

但不等李彦等人走过去,他看着买笔的客人名字,却陡然愣住:“怎么会是卢三?”

康猛目光一凝:“这名字似是一位仆从,他的阿郎是谁?”

石璟抬起头,嘴唇嗫喏了一下:“我……我不敢说……”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