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四十二章 免费的永远是最贵的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8

“裴都督在此,你又是衙门差人,有何敢言?”康猛指出石璟说了胡话,急忙催着道:“不论是哪一家的贵人,虽然想来!”石璟想了想但是敢冒险的:“此案关系重大事件,所涉及上官,我位卑言轻,不能够乱说。”康猛呆住:“上官?你的上官是我阿耶,我家中何时有卢三这康猛愣住:“上官?你的上官是我阿耶,我家中何时有卢三这样的仆从?”。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四十二章 免费的永远是最贵的》精选:

“裴都督在此,你又是衙门差人,有何不敢言?”

康猛认为石璟说了胡话,赶忙催促道:“无论是哪一家的贵人,尽管说来!”

石璟想了想还是不敢冒险:“此案关系重大,涉及上官,我位卑言轻,不能乱说。”

康猛愣住:“上官?你的上官是我阿耶,我家中何时有卢三这样的仆从?”

石璟欲言又止,低声道:“再上一点……”

康猛一下子僵了,半响后挤出三个字来:“崔县令?”

张环何竟脸色剧变,本就靠边站的林仵作,吓得第一时间垂下头去。

在唐宋时期,七品官员就可坐镇一方,崔县令这位姑臧县县令,已是从六品上,掌一方行政民事。

查着查着,查到他身上去了?

康猛是白身,但他父亲康县尉可在崔县令手下任职,顿时求救般的看向更大的领导裴思简。

裴思简面色平静,接过账簿细看,再招来手下询问,缓缓的道:“这家书肆开在城东偏僻的位置,铺头曾有反抗举动,后妄图自尽,已被证实是暗谍,那买笔的崔县令……”

李彦问:“如果买卖两方都是奸细,这笔交易为什么要记在账簿上呢?”

裴思简道:“因为下层暗谍是没资格知道高层暗谍的真实身份的,一个高层暗谍价值宝贵,知道真实面目的人越少越好。”

“他们去书肆询问,都推脱记不得有客人买笔,这也是商贾的心照不宣,只是没想到,张环和何竟会直接收走账簿!”

李彦还是不解道:“可崔县令前途远大,没道理从贼啊!”

而且作为加班摸鱼党,李彦还记得第一次去衙门审问史明时,见到夜色下的县衙还亮着烛火,崔县令在里面加班,就很是感动。

好官啊!

这样的官员,投靠吐蕃当叛徒,怎么想都十分荒谬。

裴思简也不太信,安排崔县令调查吐蕃大使遇害案的正是他自己,却老成持重的道:“无论如何,必须要查一查!”

县令来上任后,随行的仆从也会做移籍处理,张环何竟再度赶回县衙,去调户籍,这次行动则小心了许多,擅于作画的何竟,还专门画了一幅人物画像。

石璟拿着这幅画,召集不良人,走街串巷,寻找目击者,确定那个买笔豪奴这些天的具体行动。

康猛回家汇报康县尉,必要时实施反制。

裴思简地位太高,有些事情不好出手,而他们才是这个县的地头蛇。

相比起来,崔县令那个外来者,还没有站稳脚跟。

……

很快。

众人在都督府重新会和。

张环翻开户籍:“崔县令十分简朴,身边的随侍只有两位,一个是老奴田公,另一个是买笔的卢三。”

何竟道:“他们和崔县令的原籍,都是湖州(吴兴),说的也是湖州话,口音很重,很好分辨。”

石璟点头:“确实如此,我的兄弟们查了衙门附近的街道,确定了那个卢三常常在那里闲逛,喜欢吃的店铺都记下了,而崔县令往往办公到很晚,他就一直候在衙门口,等崔县令出来了,在前面牵马掌灯。”

李彦问:“除了买五根狼毫笔,这卢三还买过其他文房四宝吗?”

石璟道:“买过,此人出手大方,崔县令似乎也喜欢练字,笔墨纸砚耗费都很大,又似乎用不惯衙门里的,常常在胡商处购买。”

如果对方早有打算,那这样做事,也是滴水不漏了。

李彦问:“那卢三有习惯去的铺子吗?”

石璟摇摇头:“似乎没有,目前接待过这个人的,朝市和夕市都有好几家。”

康猛立刻道:“这不对吧,如果有习惯的笔具,为什么还要去其他铺子呢?”

“不要疑人偷斧,也许人家习惯用家乡的笔具,凉州的就是不舒心,所以在不断更换呢?”

李彦道:“至少从目前看来,单单卢三买笔这件事,并不能说明他就是心怀不轨,用来制作杀人凶器。”

康猛露出受教之色,又有些不甘。

他们之前不敢怀疑崔县令,可一旦怀疑了,自然希望目标真的是间谍。

同样是暗谍,抓出一位县令,和抓捕一位民妇,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因为崔县令带来的危险,可能是丽娘的百倍!

李彦倒没什么失望:“一位县令投了敌国,绝对不是值得期待的事情,何况崔县令待人不错,我对他提供的免费酪浆还挺感激……等一等……”

李彦声音一顿,瞳孔收缩,唤来内卫:“你们去学馆,把那些装酪浆的罐子搬来!”

裴思简听了,也猛然站起,面色微变:“走都督府后门,速去!!”

内卫领命而去,不多时搬来了五个高大的罐子。

学馆里共有五间学堂,这些罐子立在每个学堂口,供学子解渴。

“把里面的酪浆放掉一罐。”

李彦眯着眼睛:“石璟,你去查一下里面,看看有没有类似于狼毫笔的杀人机关!”

石璟愣住。

李彦道:“这些浆桶,都是崔县令在学堂设立的,为学子解渴,就当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细细查一查。”

石璟明白了,等内卫把桶里的浆水放干净了,上半个身子都探了进去,不时用手敲击,发出咚咚的声音。

片刻后,他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好像真的不对劲!”

他直起腰来,将罐子倒置过来,撬开底部,震惊的道:“是下毒所用的暗槽!”

裴思简声音冷得像刺骨寒风:“确定?”

石璟脸上既有恐惧,又有压抑不住的振奋:“绝对没错,这种暗槽极为精巧,需要时将毒囊置入,可以设定投毒时间,难以追查。”

“居然如此歹毒!”

康猛勃然大怒。

他的弟弟康达正在学馆上学啊!

就算是兄弟俩关系最差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害弟弟性命,堂堂县令居然这么恶毒,在学馆的酪浆里动手脚?

不过下一刻,他又反应过来,看向李彦。

根据弟弟康达说,这位好像最喜欢大早去学馆,喝罐里的酪浆吧?

“免费的永远是最贵的!真特么是至理名言!”

李彦脸色极为难看。

他堂堂李元芳,白嫖点饮料喝,居然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幸好这些罐子还没有真正投毒,原因很简单,大家都不喝。

就他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每天喝,其他高门士族的世家子,对于这种免费酪浆根本没啥兴趣。

里面投了毒,就毒死一个,显然没有意义。

否则的话,第一章就结束了。

裴思简弯下老腰,确定了暗槽后,再对比暗谍名单,发现里面果然有一个在学馆当侍从的暗谍,顿时将一切联系起来:

“崔县令在等待机会,市面上有哪种饮品比较流行,他到时候命那名学馆内的暗谍,将罐子里的酪浆一换,投下毒药,小郎君贪图嘴馋,到那个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跟吐蕃无孔不入的渗透相比,我大唐在这方面太薄弱了!”

李彦吸了口凉气。

他意识到,自己终究是小看了吐蕃。

事实上,外族人在谍报上相当在行。

比如五代十国,耶律德光占据开封,将契丹国号改为大辽时,就对后晋旧臣说过这样的话:“中国事,我皆知之,吾国事,汝曹不知也。”

那个时候的辽国对后晋,谍报组织的能力可谓是全方位碾压,后来赵匡胤立宋,马上用亲信之人设立了情报机关武德司,太宗时改名为皇城司,与辽国开始展开谍报斗争。

这也是正史中有记载的,中国第一个专职特务机构。

而由于史料的缺失,辽国那个谍报组织,可以确定它的存在,名字却不知道,但无孔不入的渗透,无疑给中原制造了巨大的麻烦。

这个世界的吐蕃,也绝对不容小觑,毕竟隋唐都存在过内卫,给予周边异族巨大的打击,他们痛定思痛,自然会还以颜色。

反观现在的内卫,还不够专业,经此一遭,李彦彻底摒弃侥幸,目光冷肃:

“既如此,我们就为了各自的国家,好好斗一斗!”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