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四十三章 吐蕃大使案告破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8

“裴都督?!”看见裴思简步入姑臧县衙,李彦紧紧地跟在身后,崔县令眼皮轻轻一跳,急忙恭谨的迎了上来。裴思简面色一切如常,半点都也没异况:“崔县令,昨晚贼子嚣狂,强烈冲击内卫,幸得李武卫力挽狂澜,问出暗谍名单,此次审讯,就在县衙手续吧!”崔县令闻言露着喜裴思简面色如常,半点都没有异状:“崔县令,昨夜贼人嚣狂,冲击内卫,幸得李武卫力挽狂澜,问出暗谍名单,此次审问,就在县衙办理吧!”。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四十三章 吐蕃大使案告破》精选:

“裴都督?!”

见到裴思简走入姑臧县衙,李彦紧紧跟在身后,崔县令眼皮微微一跳,赶忙恭敬的迎了上去。

裴思简面色如常,半点都没有异状:“崔县令,昨夜贼人嚣狂,冲击内卫,幸得李武卫力挽狂澜,问出暗谍名单,此次审问,就在县衙办理吧!”

崔县令闻言露出喜色:“多谢都督栽培!”

裴思简关照道:“此次暗谍数目巨大,县衙的牢狱会十分吃力,你一定要好好安置,不能出半点差池!”

崔县令正色回应:“下官绝不辱命!”

裴思简点点头,似乎顺口问道:“吐蕃念正使的案子,你查办的怎么样了?”

崔县令脸上立刻露出羞愧:“禀都督,下官无能,至今还没有头绪。”

“也不必妄自菲薄,你毕竟上任凉州不足三月,遇上这等疑案,异变横生,不及应变也是常态。”

裴思简摆了摆手,转而一副谈心姿态:“你已至不惑之年吧?”

崔县令有些受宠若惊,答道:“劳都督挂念,下官虚度四十载光阴,愧称不惑啊!”

裴思简问:“你是举明经出身,哪一年的?”

崔县令答:“永徽二年。”

裴思简有些诧异:“弱冠之龄便明经及第,才华横溢啊!”

崔县令微微自得:“都督谬赞了!”

现在这个时代,明经科的含金量很高。

毕竟进士科每一科平均二十人,明经科也不多,大概只有六七十人。

能考上都是大浪淘沙的天之骄子,如果年纪还很轻,那就更厉害了。

裴思简点点头,语气平静:“引经据典,饱读经学,既是如此出身,又何至于丧尽天良,毒害孩子?”

崔县令怔住,脸上浮出一股如何也压制不住的惊恐。

不是茫然,而是惊恐。

这种反应,比起什么审问都要直接。

李彦在边上暗道高明。

这种欲抑先扬的审问策略不算什么,但裴思简的神态语气都极为自然,先放松对方的警惕,再突然发难。

最关键的是,他问的不是吐蕃大使被害的案子,而是还未发生的学馆酪浆毒杀案。

崔县令猝不及防,顿时露了破绽。

他脸色惨变,手下意识往袖子里缩。

但下一刻,崔县令的身体就僵住,动都不敢动。

因为李彦忿怒的目光,狠狠锁定了他。

他被一股恐怖的杀意锁定,毫不怀疑自己如果敢再有半点动作,整条胳膊立刻会齐肩而断。

裴思简对此视若无睹,表现出对李彦的绝对信心,同时语气平淡的道:“诸番倒是没有忘了内卫,圣人刚要重新恢复内卫建制,就酝酿出这个计划。”

“将你升调来边州,妄图毒害士族郎君,目的是给内卫重击。”

“前赵国公曾经借内卫掌控朝堂,内卫人员的挑选,又可以跳过吏部,连三省都管不到,朝上许多人都不希望内卫重立,如果出师不利,就算圣人坚定决心,阻力也会大大增加。”

“上下掣肘,诸多干扰,等到内卫实际成型,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

裴思简是真的敢说,他虽然拒绝了丘英重回内卫的请求,但对于内卫是有很深感情的,语气渐渐变冷。

李彦听了这番分析,心中佩服。

他在这方面的眼界不够,并没有从朝堂格局出发。

之前还奇怪先是萧翎,又是崔县令,怎么大唐内奸都给自己赶上了。

此时才明白,原来从丘英出现在凉州开始,一场风起云涌的局就开始酝酿。

崔县令的神情则冷静下来,挺直了腰杆,逐渐张狂。

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与其再作卑微姿态,还不如趾高气昂的走过人生的最后关头。

裴思简见他这副模样,隐蔽的皱了皱眉,语气又变得温和:“你身为明府,保家护民,安定一方,乃一地百姓的父母官,为何沦为蕃贼走狗?”

“你问我原因?哈哈,我刚刚不是已经回答过了吗?你堂堂三品大员,何必故作不知呢!”

崔县令发出大笑:“我弱冠之龄便以明经及第,堪称少年得意,却在吏部铨选卡了整整十年,才终于解褐州判,为何!就因为我出身湖州,父母早亡,无族内相济,不被上喜!!”

他的声音里满是怨怼与不甘:“我沦为蕃贼走狗?呸,若无吐蕃之助,我至今还是一个小小州判,卑微受气,哪来的上县明府,威风八面?”

裴思简倒也没有多少诧异:“这么说,你对于朝廷早有怨怼?”

崔县令直接骂道:“老物,你问这等话不觉得可笑吗,你若不是出身高门,如今的官品还不一定有我高呢!”

裴思简并不生气,悠悠一叹:“我只是没想到,江南道竟是如此……”

崔县令冷哼:“我一人之事,与江南道何干,难道陇右这里,就没有人遭遇不平吗?”

裴思简道:“武德卫萧翎,被证实为吐蕃人收买,暗害内卫阁领丘英,你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崔县令面色剧变:“萧翎叛了?”

李彦闻言皱了皱眉。

裴思简瞳孔微微一缩,语气慨叹:“萧翎是兰陵萧氏,你是湖州人士,结果都投靠了吐蕃。”

“你刚刚语出怨怼,对于吏部铨选颇多不满,这种态度是个例,还是共同想法?”

“可惜啊,自从侯景之乱后,至今都没有恢复元气的江南士族,多年靠向朝堂的努力,就因为你们两人,要付之流水了!”

裴思简看出崔县令萌生死志,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普通的逼问自然就没什么效果。

但人总有弱点,找准要害,方能一针见血。

果不其然,裴思简每说一句话,崔县令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到了最后,嚣张的气焰彻底消失,双手微微发起抖来。

李彦痛恨崔县令的歹毒,也冷冷的道:“你死了,却连累无数的乡人邻里,恐怕他们要铸一尊铜像,让你跪在祠堂里,日日唾骂,遗臭百年了!”

崔县令连连摇头:“你们不能……你们不能……”

“这不是我们能作主的,而是圣人不会饶恕这种背叛!”

裴思简道:“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将功折罪,本都督可以承诺你,会在圣人面前力保江南士族,不将此事做广泛牵连!”

崔县令咬牙切齿:“休想骗我……”

裴思简摇头:“我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无数苦读的学子,你昔日寒窗苦读时,也不容易,吏部铨选不至,也曾绝望,现在要将这份绝望,施加在千千万万的同乡头上吗?”

崔县令嘴唇颤抖,面色一会狰狞,一会惭愧,裴思简也不催促,默默等待。

最终,崔县令闭上眼睛,几乎是以呻吟的语气道:“拿纸笔来!”

李彦递去纸笔,崔县令一手执笔,一手托着黄纸,画了一张凉州的简易舆图,在城南一角进行了标注:“昨夜袭击内卫的死士,就躲在这里,你们封了城,他们没办法逃出去,但有一条地道,必须提前堵死……”

“吐蕃正使念曾古确实是我用机关所杀,他也默契配合,我愿写下认罪状!”

“你们都抓住那么多吐蕃暗谍了,其余我也没什么好说……”

等到崔县令写完,裴思简接过,仔细看了一遍,递给李彦,开口询问:“你的下线,是不是有一位苏毗贵女丽娘?”

“没有,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

崔县令摇摇头,露出一丝惨笑。

“不好!”

正在这时,李彦面色一变,闪电般出手,卡向崔县令的咽喉。

但崔县令的喉头蠕动,还是有了明显的吞咽动作。

他的嘴里藏有毒囊,怪不得起初那么嚣张,原来是早就准备自尽,不惧严刑拷打。

服毒之后,崔县令看着裴思简,目光哀求。

裴思简明白他的顾虑,再度承诺:“老夫会尽力,保全此案不做广泛牵连。”

崔县令身体松了松,终于彻底相信,转而面向东南方向,跪倒下去,重重叩首。

直至死去。

这个凶手,为了一己私欲,不仅配合吐蕃里应外合,陷大唐外交于不义,更准备在学馆下毒,毒害的都是几岁到十几岁的孩子。

也是这样一个人,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记挂的又都是别人的未来。

自私与无私对立,却又协调得天衣无缝。

李彦神色略微复杂,再看向认罪状。

笼罩在凉州上空,十几天的阴影……

吐蕃大使被害案,终于告破!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