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四十四章 这样去长安,我心不甘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9

“弟兄们,随我掩杀!”“冲啊!”一个个黑衣人吼叫反冲锋,接着被厉芒尖啸,箭雨横贯身体。裴思简波澜不惊的望着这一幕,李彦一身戎装,而立他的身后,的豪无表情的观战。崔县令服毒自尽后,他的老奴和侍从卢三也被拿到,经过审讯后,也可以雏形准确判断,这两个人所明白的裴思简平静的看着这一幕,李彦一身戎装,立于他的身后,同样毫无表情的观战。。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四十四章 这样去长安,我心不甘》精选:

“弟兄们,随我冲杀!”

“冲啊!”

一个个黑衣人嘶吼冲锋,然后被厉芒破空,箭雨贯穿身体。

裴思简平静的看着这一幕,李彦一身戎装,立于他的身后,同样毫无表情的观战。

崔县令自尽后,他的老奴和侍从卢三也被拿下,经过审问后,可以初步判断,这两个人所知道的并不多。

不过受阿郎连累,他们就算什么都不知道,下半辈子也完了,基本是苦役干到死的下场。

而另一边,宫城的内卫和都督府亲卫重新聚集,在裴思简和李彦的带领下,再度直扑黑衣人的据点。

崔县令提供的地点没错,这些黑衣人白天就聚集在里面,原本见街上抓捕暗谍,想要撤离,却发现城门已封,只得默默藏身其中。

然后就被围住,连地道都被提前堵死。

当一具具尸体倒在血泊中,此起彼伏的濒死惨嚎冲击着心灵,黑衣人的气势断崖式下跌。

终于,在死伤过半后,有人用胡语哀嚎起来:“饶命!我投降!我投降!”

“趴在地上,缴械不杀!”

裴思简微微点头,亲卫开始不断喊话。

留一些活口还是很有必要的,这群胡人死士虽然性命卑贱,但能训练出一副好身手,熟练的掌握刀斧弓弩,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总有蛛丝马迹可以追查。

“速速回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高喝从据点内传来。

“是那个首领!”

李彦神色一变,听出来了那沙哑难听的声音,正是昨夜在巷头带队围攻他的黑衣首领。

而此人极有威信,那些本来都已经失去斗志的黑衣人,听了这个召集声音后,立刻向着屋内聚集过去。

“根据崔县令交代,屋子下方有一间地下室,修了一条密道,通往两百步外另一间民屋,作为退路。”

“但那条退路,已经被内卫提前堵死,如果只有一条密道,这黑衣首领又是怎么出现的?”

李彦认为情况有变:“恐怕敌人还有另外的密道,千万不能给他们逃了!”

裴思简表示赞同,冷声道:“强攻!”

“啊——!!”

不料大唐一方还没有进一步的反应,里面突然传出急促的惨叫声。

“不好!对方要灭口!”

李彦艺高人胆大,一刀在手,直接冲了出去。

“嗖!嗖!嗖!”

他刚刚进了屋子,机关发射的声音就响起,一根根细密如雨的暗器飞射过来。

李彦手腕一转,长刀呼啸出煊赫刀风,直接将暗器倒卷回去,瞬间在一块木板上盯得密密麻麻。

但紧随其后的,又有三四种陷阱机关发动,拖延脚步。

等到李彦全部解决,来到据点的地下室时,惨叫声已经停歇。

印入眼帘的,是一地的尸体。

之前的围剿,黑衣人已经死伤过半,逃进来的也就十二三人。

而在这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全部被杀死,尸体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李彦面沉似水,目光扫视,发现这些人都是喉咙被割开,一击毙命。

“好狠的手段!好快的速度!”

李彦顺着尸体,快步追赶。

果不其然,还有另一条暗道。

这条暗道应该是挖掘没多久,较为低矮,李彦身材高大,不得不弯着腰,在里面疾行。

前进了大概三百步,前方豁然开朗,却是另一间农户的地窖,一股腌菜发酵的味道。

李彦脚尖一点,直接飞扑出去。

身如弓弦,张弛自如,气如羽矢,凌空贯月。

经历昨夜的血战与怒火,他的武学修为隐隐又有进境,目光如电,扫视之下,立刻发现脚印痕迹,判断了方向。

“果然是凉州驿馆!”

如今凉州暗谍都被抓住,黑衣杀手统统伏诛,藏身之处也被锁定,黑衣首领要逃,剩下来最好的去处,就是吐蕃使节团。

“你跑不掉!”

李彦从怀中取出爆竿,一边大步流星的追踪,一边点燃了往上空放去。

嗖!嗖!嗖!

伴随着一道道尖锐的声响,附近的内卫纷纷收到消息,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

天罗地网,让你插翅难飞!

……

与此同时。

凉州驿馆门前,灰头土脸的丘神绩走了出来。

他其实也就被关了十几天,但此时再看天上明晃晃的太阳,却觉得恍如隔世。

因为就在刚刚,他不仅得知了吐蕃大使遇害案的真相始末,还被告知凉州的暗谍组织,已经被连根拔起。

那位前来通报的内卫说完后,就急匆匆的离开,去抓人立功了。

而吐蕃使节团的勃伦赞刃,在接到裴思简的亲笔信件后,脸色数变,气焰大降。

但传信人离开后,勃伦赞刃又恼羞成怒,把其他的内卫放了,留下丘神绩,着实为难了他一番。

结果,等丘神绩出来,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为什么不等等我……为什么不等等我……”

丘神绩往前走,本能的要去驻地找三叔,但一想到刚刚内卫说丘英正重伤昏迷,又弃了念头,在街上摇摇晃晃,失魂落魄。

正悲伤于自己的一事无成,前方突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从他的角度,正好看到小巷子中,一个黑衣人正飞檐走壁,躲避着后面的箭矢追击。

“机会!”

丘神绩愣了愣,眼中突然暴起精芒,背脊挺立,四肢舒张,武将世家的斗志熊熊燃烧,就要拔刀上前。

“等等……我刀呢!”

他往腰间一捞,捞了个空。

丘神绩这才醒悟,勃伦赞刃虽然将他放了,但原本收缴的武器根本没有归还,他是两手空空的走了出来。

而电光火石之间,那个黑衣人扑了过来,一柄长剑舞得虎虎生风。

凌厉绝伦的劲力,让赤手空拳的丘神绩生出畏惧之心,第一时间选择了闪避。

但下一刻,发出凄厉尖叫声的却是黑衣人。

因为风声骤响于背后,一道身影如神兵天降,落在黑衣人后方,一刀斩下。

人刀合一,百胜决荡!

“李元芳!!”

眼见无路可逃,黑衣首领狂吼一声,鼓荡起全身的劲力,剑锋疾劈后背。

“锵——!!”

下一刻,黑衣首领就口喷鲜血,旧伤发作,连人带剑给李彦劈得倒飞开去,背脊撞在旁边的墙上。

李彦的左手抓出,探囊取物一般,扣住他的脖子,直接提了起来。

生擒敌人后,李彦这才注意到旁边傻站的丘神绩:“你出来啦,快去看看丘叔吧,他很需要人照顾!”

丘神绩想要挤出讨好的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是……是……”

李彦点点头,提着黑衣首领,带着大批内卫,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

目送他们的背影,错失良机的丘神绩像是泄了气的球,背靠墙壁缓缓坐下。

豆大的泪水,夺眶而出。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

丘神绩哭到一半,仰后就倒。

却是那堵土墙受不住冲击力,朝后倒去,他随着一起栽进了废墟中。

“啊——!!”

百米外的李彦微微侧了侧头,好像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遥遥传来。

他没有在意,注意主要放在手上的黑衣首领上,一路带回了都督府。

揭开面罩,一张略带阴柔的胡人面容,出现在李彦和裴思简面前。

黑衣首领的手脚关节已经被卸掉,如一滩烂泥,被两名内卫左右架住。

即便到了如今的地步,他的眼中依旧凶光四射,没有丝毫惊惶恐惧。

裴思简发问:“你就是丽娘的上线,吐蕃在凉州所有暗谍的统领?”

“丽娘?不要再提这个名字!”

黑衣首领沙哑难听的声音里,充斥着刻骨的恨意:“若不是这叛徒,我又岂会被你们抓住,崔县令也暴露了吧?七载心血,毁于一旦!我恨!我恨呐!”

这话变相承认了身份,裴思简目光一亮,哈哈笑道:“你现在强硬,接下来也会交代的,带下去!”

“打死我也不说!”

黑衣首领恶狠狠的啐了一口,满脸桀骜的被拖了下去。

裴思简的笑容立刻收敛,看向李彦:“是他吗?”

“不是!此人只是一个替死鬼!”

李彦摇了摇头,目光冰冷。

刚刚的交手中,他就感到不对劲了。

这个黑衣首领,和昨夜袭击他的那位,同样用的是鱼肠劲,擅长刺杀之道,但在劲力的运用上,有着差距。

这种差距很小,一般人难以区别,但李彦不是一般人。

他对于自己的武学水平,有着十足的自信,哪怕此人为了伪装,故意受了内伤,也瞒不过他。

裴思简微微沉默,叹了口气:“前日圣旨已经到达凉州,老夫将要带着使节团回京,而今又发生这么多事情,更要速速动身,元芳,你也要随我同行,此去长安,圣人必然相招!”

李彦立于原地,微微有些茫然:“我要离开凉州,去长安了?”

长安不仅是大唐的都城,更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城市,如果是之前,小有成就的他会很乐意。

可现在,如果他离开凉州,也就代表着,那个幕后凶手就将逍遥法外?

裴思简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人事不能尽美,凡心也难畅意,只要那人还为吐蕃效力,我们就还有机会!”

李彦面色变化,立于原地,陷入思索。

等回过神来,裴思简已经离开。

暗谍与杀手一网打尽,城门将开,接下来还有许多善后事宜。

而李彦的眼神也重新坚定起来,有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拗:

“这样去长安,心有不甘!”

“我要把那个人抓出来……”

“成就,加点!”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