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四十六章 神探上线!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29

醉香楼前。李彦看向安忠敬。这个武威安氏嫡子,左监门卫中郎将安元寿最疼爱的儿子。这个豪放大气,不拘小节,待下宽容和理解,待友真挚的世家子。没道理啊……安忠敬则望着对自己龇牙咧嘴的小黑,酒气上头的脸上表情怪异:“嘿,这小畜生还敢冲着主人吼,我但是将你李彦看向安忠敬。。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四十六章 神探上线!》精选:

醉香楼前。

李彦看向安忠敬。

这个武威安氏嫡子,左监门卫中郎将安元寿最宠爱的儿子。

这个豪迈大气,不拘小节,待下宽容,待友真诚的世家子。

没道理啊……

安忠敬则看着对自己龇牙咧嘴的小黑,酒气上头的脸上表情古怪:“嘿,这小畜生还敢冲着主人吼,我可是将你养到半年大,才赠予元芳的,你这就忘恩了?”

李彦皱眉。

是了,小黑的反应不能代表什么。

动物不能说话,再有灵性也不可能与人有直接的沟通,无法作为证据。

何况小黑本来就是安忠敬送给他的,完全能用一个见到旧主的奇怪反应搪塞过去。

但怀疑就像是种子,一旦种下去,许多事情就都化作肥料,飞速催化,开花结果。

首先是第一案。

“伏哥和丽娘的户籍,本来就是安忠敬办理,因罪被不良人带入衙门象征性的关了一晚上,结果第二日一出来,他就询问丽娘的情况,在明知道丽娘是吐蕃暗谍的情况下。”

“这是不是一种下意识的心虚?”

“害怕丽娘交代出的上线,正是他!”

“如果再往前推,丽娘最初登场,就是在醉香楼上为伏哥洗刷自杀的罪名……”

“我当时的推理,是丽娘手中的证据并不足以定史明的罪,因此要借助世家子的影响力,让这件案子速速定下。”

“可现在想想,丽娘又凭什么让世家子认真倾听她的证据呢?”

“是安忠敬,一开始就对丽娘表现出同情,看在他的面子上,别人自然也不会出言反对,落下个性情凉薄的骂名……”

“所以那一场戏,其实是双簧吗?”

李彦深吸一口气。

按照这个假设,再推理下去。

“丽娘暴露后,贾思博立刻对我疏远,毕竟丽娘骗得他们团团转,而我却识破了,无形中让这些世家子看起来十分愚蠢,心里对我产生抵触,是人之常情。”

“可安忠敬对我还是热情如初,这或许是为了保持住朋友关系,收集第一手情报。”

“事实也是如此,当康猛的侦探团,分析吐蕃大使案件的杀人工具时,安忠敬就在旁边。”

“他全程听了康猛的分析,如果他是吐蕃大使被害案的策划者,自然会留心康猛一行接下来的行动。”

“于是乎,张环何竟搜走账本的事情,第一时间汇报过去。”

“他骇然发现,对方歪打正着,从材料追查线索,崔县令真的有可能暴露。”

逻辑理顺了。

李彦的心越来越冷:

“那一晚,安忠敬拉我去安府宴会,不仅喝得大醉,还将狮子骢和一头价值百金的斗鸡送给我。”

“他当时喝得大醉,可如果真是心怀叵测,却能立刻改头换面,率死士半途围杀我!”

“只是没想到,我的武功比预料中的还要厉害,反过来将那群死士杀得溃不成势,伪装成黑衣首领的凶手没敢用称手的兵器,居然险些被我反杀……”

李彦想到这里,对着正在逗猫的安忠敬道:“忠敬,我记得那晚不良人围住你时,你使的是一根短棍?”

安忠敬转过头来:“元芳怎么突然想到了这个,我练的是少林达摩劲,传艺的师父是少林寺十三棍僧之一,他昔日还擒拿过王仁则呢!”

李彦微微点头:“原来如此,名师出高徒!”

这说的是少林寺十三棍僧助秦王一事。

在隋末李世民对王世充的战争中,王世充的侄子王仁则,要没收少林寺土地,少林寺立刻反郑倒唐,在两国大战时,派出十三位武僧,与一些同样准备跳反的官员配合,出其不意地生擒了王仁则,夺下城池,献给李世民。

这种站队无可厚非,但到了后世,这个故事被改成十三棍僧救唐王,情节十分夸张,李世民的命都是少林寺保的,性质全变。

不过无论如何,历史上这十三武僧的战斗力是相当强横的,达摩劲与少林棍法配合相当厉害,安忠敬练的竟是这一门。

而黑衣首领当晚最后一招,就是棍法。

如果找个机会,与安忠敬比试一场,他就能判断出对方到底是不是那个人!

李彦想到就做:“忠敬,我们分别在即,不如切磋一场如何?”

安忠敬连连摆手:“元芳说笑了,我自从回了凉州,就疏于练武,整日斗鸡走狗,与你打?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李彦眼睛眯了眯。

贾思博见他神色不对,立刻缓和气氛:“元芳,你去了长安,不会愁技痒,没有对手的!”

安忠敬冷哼:“长安确实强者众多,不过也是眼高于顶,尤其是那二馆六学里面,颇多骄狂之辈!”

贾思博失笑:“忠敬还在对那事耿耿于怀啊!”

李彦故作好奇:“什么事?”

贾思博闭口不言,安忠敬酒意上头,大手一挥:“他们骂我胡奴!!”

李彦眉头一扬,想到在马球比赛时,安忠敬也是开口就骂吐蕃胡奴,没想到他堂堂武威安氏出身的嫡子,居然也在长安二馆六学,被人如此贬低。

大唐对于异族的态度,其实是相当包容的,贞观之治时期,朝堂上有五成的武官都是胡人出身,李世民深受各族爱戴,天可汗不是高帽子,是有名有实。

李世民驾崩时,众胡悲伤到了极点,许多胡人高官纷纷自残,刺瞎眼睛,割下耳朵,毁去面容,要主动殉葬,还是李治尽力阻止。

这是因为大唐的种种政策,真的不歧视外族人,后来的安史之乱也与民族矛盾无关,纯粹是争权夺利的内乱。

当然,政策不歧视,相处中就免不了了,汉人内部,还有严重的地域出身歧视呢,更别提对外族人。

人类之间,想要完全摒弃歧视,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安忠敬从小锦衣玉食,极得宠爱,结果在长安学馆被辱骂,一气之下跑回了凉州,被吐蕃引诱,就此误入歧途?”

“这动机太牵强,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不是小鸡肚肠的人,全靠伪装?”

李彦想了想,问道:“萧翎在长安原是左监门禁卫,与忠敬相识吗?”

“萧翎在我阿耶麾下当差,有过数面之缘吧,来凉州后还拜会过我……”

安忠敬满脸不屑:“没想到这贼子居然投靠了吐蕃,真是猪狗不如的畜生,呸!”

“想要策反萧翎,安忠敬只需表明身份,昔日上司的儿子都投了敌,萧翎为了立功,自然更没有心理障碍!”

“这一点又符合!”

“真的是他么……”

李彦闭上了眼睛。

自从穿越回古代后,最好的朋友是康达。

但康达这段时间一直在备考贡举,没见过几面。

目前走的最近的,就是待人热情的安忠敬了。

结果……

大奸似忠吗?

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事到如今,安忠敬已经上升为第一嫌疑人。

关键是,这位世家子的身份太敏感了。

昔日安忠敬的爷爷安兴贵,让大唐不费一兵一卒,将河西之地收入囊中,李渊立刻封安兴贵为右武候大将军、上柱国、凉国公,后来安兴贵还打败突厥军队,列为武德十六功臣之一。

同时,安兴贵的弟弟安修仁,配合兄长起兵擒拿李轨,招抚西凉,后抗击突厥,被封左武候大将军,申国公,同样是武德十六功臣之一。

一门两国公,那是五十年前的事情,安氏已是盘根错节,在胡人中有着巨大的威望。

如今的安氏,在凉州乃至整个陇右都有着庞大的影响力,更加根深蒂固。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别说他李元芳一个区区武德卫,就算是裴思简那种三品大员,都不敢动安忠敬半根汗毛。

别忘了,他父亲安元寿,如今正是戍守宫城的大将!

至少也要先将安元寿控制住了,才可能定安忠敬的罪,牵一发动全身,那又是一场巨大的官场地震了。

显然,拥有这样背景的安忠敬,如果真的是幕后真凶,那接下来造成的危害之大,简直无与伦比。

“我不相信真凶是安忠敬,但他又确实有嫌疑。”

“所能做的,只有通过内卫渠道,将自己的分析呈报上去吗?”

李彦叹了口气,唤道:“小黑,回来!”

小黑猫仗人势,见新主子似乎惹不起旧主子,赶忙跑回来,哧溜一下蹿到狮子骢的背上,蹲了下去,舔了舔爪子。

见李彦挥了挥手,消失在黑暗中,安忠敬站在原地半响,喷了口酒气:“元芳刚才怪怪的,那口气像是审问犯人!”

贾思博道:“分别在即,他可能是放不下这里的事情吧,可惜作为好友,我们帮不上忙……”

“不,你们帮了大忙!”

话音刚落,一道挺拔的身影,重新从黑暗中走出。

安忠敬和贾思博愣住。

来者正是去而复返的李彦。

但那熠熠生辉的双眸,淡定自若的面容,成竹在胸的气质,令人呼吸一滞,情不自禁的联想起丽娘被抓的那一晚。

李彦看着两人,微微一笑:

“谜题已经全部解开了!”

……

【天赋:薛定谔的神探(生效)】

【智慧:5(“此事必有蹊跷”)】→【智慧:15(“谜题已经全部解开了”)】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