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五十五章 《太子宫闹鬼事件》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0

大明宫内。太子坐在帝辇内,李彦在旁边同行,两人正谈论到凉州的案情。太子随后默默的倾听,思索片刻后,张口问着:“那些苏毗贵女,统一安置在何处?”李彦道:“与贾思博和众暗谍一起,已至岐州。”太子道:“好好的看待她们,吐蕃国内矛盾攒积,必要性时可从内部动手太子坐在帝辇内,李彦在旁边同行,两人正在谈论凉州的案情。。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五十五章 《太子宫闹鬼事件》》精选:

大明宫内。

太子坐在帝辇内,李彦在旁边同行,两人正在谈论凉州的案情。

太子先是默默聆听,沉思片刻后,开口问道:“那些苏毗贵女,安置在何处?”

李彦道:“与贾思博和众暗谍一同,已至岐州。”

太子道:“好好对待她们,吐蕃国内矛盾积攒,必要时可从内部下手。”

他神色凝重:“那名叫丽娘的女谍,能在短短两年内,让一个契丹逃民,成为高门贵人的座上宾客,值得警惕。”

“吐蕃钦陵本与薛将军约和,现念曾古死于凉州,消息传回国内,肯定对我大唐颇多指责,主战的噶尔家族获利,有了再度出兵的借口。”

“也要注意西域各国的动向,安西四镇不复,西域商道不畅,西域诸国难免生出不臣之心,咳咳……”

说到这里,太子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李彦道:“殿下保重身体。”

太子缓了口气,又问道:“自大非川战后,凉州市价涨幅几何?”

李彦想到了当初张环给他报的价格,立刻道:“凉州这里,原本1文钱能买2个鸡蛋,5文钱1升醋,11文钱1斗米,40文钱一只鸡,50文钱一斤盐,600文钱一头猪,后来都要涨上三四分……”

太子叹息:“三四分啊,百姓不易,这还是凉州,陇右之地,今年收成如何?”

李彦一路经过各州,也对当地有些许了解,微微摇头:“收成不佳。”

“关中近年也不好……”

太子摇摇头,露出忧色,又转回凉州局势:“昔日安氏灭凉,蕃胡所助良多,此次若是安氏被诬蔑,吐蕃细作再趁机生乱,凉州必遭重创,甚至波及整个陇右……咳咳……幸有李武卫……”

李彦见他气都要喘不上来了,赶忙道:“不敢当殿下赞誉,殿下保重身体。”

太子轻轻摆了摆手:“无妨……那贾思博所为,既要祸乱凉州,也是针对内卫,此举必有朝中之人为内应,要找出这个人……”

他声音越来越有气无力,最后靠在帝辇的背椅上,开始休息。

李彦松了口气,也有几分思索。

不愧是从九岁开始,十年时间内监国了整整六次的李弘,很有水平。

而李弘这个名字,后世不觉得什么,顶多觉得弘字不错,但这个年代可了不得。

它迎合了道教的一句谶语,叫“老君当治,李弘当出”。

如果太上老君降临凡世,天下就会迎来太平,而老君将化名为李弘,治世天下。

因此民间有人造反时,有些头领就会自称李弘,蹭道教的流量,吸引民众的投诚。

考虑到武则天生李弘的时候,还是武昭仪,别说王皇后,连萧淑妃的势力都比她强,敢给长子起这个名字,可以说是擅于借势,又野心勃勃。

我儿子以后就是要当皇帝,而且开创太平盛世!

当然,这也可能是由于王皇后不孕,一直没有嫡子的李治,动了立武媚为后的念头,因此才给儿子起了这个名字,寄予厚望。

“可惜啊,李弘这身体跟李治简直是一脉相承,还要更差……”

李彦暗暗摇头。

李弘据说幼时就沉疴缠身,患有瘵(zhài)病,也就是痨病,肺结核。

这种病在古代是绝症,无法治愈,只会不断耗损身体,最终咳血死去。

李弘如果真的是小时候就生了这病,换成平民老百姓早投胎去了,也就是身为太子,有御医不断用药调理,才能活到现在。

只是这身子骨,也太弱了,说说话就气力难继,体质怕不是只有1点?

太子沉默后,一行人并没有往宫外走,而是来到大明宫的少阳院。

隋唐太子的东宫,本来在太极宫东边,靠着宫城东墙而建。

但这座宫殿的历代主人,杨勇、杨广、李建成、李承乾,就没一个好下场。

由于太不吉利,再加上修了新的大明宫,八年前,太子李弘就搬到了大明宫内的少阳院居住。

这里面也修建了让太子料理政务的外廷,和寝居的内宫,相当于新的东宫。

现在还不是惯例,历史上李弘死后,李贤当上太子,又搬回了旧的东宫,然后李贤的下场都知道了,于是后来太子住在少阳院,到玄宗一朝就成为惯例。

此时众人就来到烛火通明的外延,太子躬身从帝辇内钻出,走了下来。

李彦见他颤颤巍巍的,下意识的想上前扶一扶。

太子却是婉拒:“李武卫,我的病会传人,你即是身体健壮,也需留意……”

“多谢殿下关心!”

李彦微微一笑,轻轻扶住对方的后背,掌心送出一股轻柔的真劲。

他的丹元劲是道家绝学,可以调理精神,激发人体的自愈功能。

太子感到一股温和的劲力注入体内,精神一振:“李武卫得了道家真传?”

李彦有些讶异:“殿下慧眼如炬!”

太子笑道:“力不内耗,气不外逸,李武卫功力好深厚。”

说着他叹了口气,表情甚是遗憾:“我幼时也想练此真劲,可惜身体太弱,只能希翼心神清静,不染外瑕了。”

李渊为了抬高出身,硬是自认为李耳之后,道教成为国教,而皇子不需动武,练一练道家的丹元劲,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可惜丹元劲需要心神纯澈,排除心中杂念,大部分皇族子弟心思太杂,也是练不成的。

李弘的心境,倒是符合丹元劲的需要,可身体又不合格。

李彦松开手,太子振作精神,来到外廷的大殿内坐下。

李彦入座后,发现太子身边的内侍,真的在他的安排下站得颇远,倒是对这病秧子生出些好感。

这年头能体恤手下人的太少了,许多高门士族的世家子,把手下都不当人,如安忠敬那样的算是少数,因此李彦才愿意跟他做朋友。

相比起来,太子的仁厚自然更加难得,李治和武后恐怕是知道儿子的脾性,因此才先冷落他,让太子来收获忠心。

想要李彦的忠心,是不可能的,他哪怕渐渐融入时代,最大的认同也是对大唐这个国家,而不是某个人。

但此时看看太子,李彦不免有几分感叹。

皇帝和储君,是有几分天然对立的,很多皇帝忌惮太子,害怕太子夺位,远的不说,后面的李隆基一日杀三子,都丧心病狂了。

而李治和武后对权力欲望那么强烈,对太子却很放心,也正是因为李弘身体太病弱。

只能说造化弄人。

李彦在心里琢磨天底下权力最大的两个男人的对立,太子则吩咐道:“去将侧殿好好整理一下,李武卫,夜已深,今晚你就夜宿宫内吧!”

李彦挺高兴:“谢殿下。”

这入宫一趟,被贴上太子党的标签,李彦心如止水。

但进长安的第一天,就留宿太子宫侧殿,传扬出去,自己在长安的名望就起来了。

效果比起凉州大胜吐蕃马球队都要直接。

相比起所谓的政治站队,他更重视自身实力的增强。

有了成就点,就有了努力的资本,什么都好说!

然而事实证明,东宫不是那么好睡的。

太子吩咐完毕,宫婢又奉上一个精致的盒子,他将盒子里面的东西取出,小心翼翼含在嘴里,半响后吞咽下去,又和李彦聊起了凉州、陇右乃至安西的局势。

小半个时辰后,太子露出疲惫之色,这次是实在撑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李彦也随之起身。

不过在准备睡觉之前,太子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李武卫,你晚上若是听到异响,不必理会。”

李彦一怔:“殿下,臣不明白……”

太子道:“近来少阳院内,似有异常,不少宫人晚间见到有白衣飘动,又听闻有无头宫婢行走,我不太信……”

他微笑道:“李武卫气血阳刚,自然更不惧这些。”

太子说这话时,颇为羡慕李彦的身强力壮,却没发现李彦的身体都绷紧了。

你宫内闹鬼,还留我住下?

李元芳的软肋,就是鬼啊……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