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五十七章 让我看看!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0

望着十团天赋光芒,李彦有些纠结了。上一次是四选三,等级很明明就,难度并不大。这回则有些也可以选择困难症了。【生为牛马】、【蓝颜知己薄命】、【整体表现非常良好】、【满嘴顺口溜】是也可以确认切记的。余下的六个,【初级运营】、【胆子小鬼】、【死线之后】、【芳心放火犯】、【左右上次是四选三,等级很分明,难度不大。。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五十七章 让我看看!》精选:

看着十团天赋光芒,李彦有些纠结。

上次是四选三,等级很分明,难度不大。

这回则有些选择困难症了。

【生为牛马】、【蓝颜薄命】、【表现良好】、【满嘴顺口溜】是可以确定不要的。

剩下的六个,【初级运营】、【胆小鬼】、【死线之前】、【芳心纵火犯】、【左右开弓】、【让我看看】,都有选择的理由。

李彦考虑片刻,先将【初级运营】排除。

对不起了小兄弟,你的白色级别实在太低,我现在也不急需家世,还是请你回天赋池吧。

然后他又将【胆小鬼】剔除。

没办法,副作用大。

他本来就有点怕鬼,还增加惊吓程度,简直作孽,只能期待以后的进阶天赋。

就是不知道,进阶型天赋,是不是一定要从最基础的开始选,否则就不会出现。

去掉两个选项后,剩下的四个天赋,李彦权衡起来。

从立竿见影的角度来看,【左右开弓】能直接提升战斗力,【死线之前】能增加灵感,这两项是最实用的。

至于【芳心纵火犯】,能在妹子面前大幅度提高颜值,唐朝女性地位不低,尤其是长安,贵女众多,好的第一印象,往往能事半功倍,确实很不错,但需要在危急时刻营救,这就有了巨大的限制。

而【让我看看】,李彦则有些估不准,毕竟人心难测,智慧再高,也难免有失手的时候,何况他的智慧,在大部分时候,都很平易近人。

“紫色天赋的级别,在关键时刻发挥的作用,是难以替代的,没道理不选。”

“【让我看看】、【死线之前】和【左右开弓】吗?”

李彦迟疑了一下,又将【左右开弓】和【芳心纵火犯】放在一起比较。

原剧情里的李元芳,其实是左右手精通的,很可能在边关从军时期,锻炼了出来。

而他走上了另一条道路,目前还没掌握这项能力,倒是借助天赋能一蹴而就。

不过这也给他提了醒。

“我近来习武已经遇到瓶颈,实力难有长足进步。”

“改为左手练刀,会不会别有一番天地?”

李彦眼睛微微一亮。

这不仅仅是单纯的左右手交换问题,还有劲力的转向,身法的配合,乃至百胜先攻列阵的变化。

是一个不错的思路。

既如此。

李彦作出决定。

留存【让我看看】(紫)、【死线之前】(蓝)、【芳心纵火犯】(蓝)。

如此一来,他的人物面板变成了:

【本尊:李彦】

【历世:李元芳】

【颜值:7(帅回来了)】

【体质:19(我真的没有开挂)】

【智慧:5(能够熟练的回答“此事必有蹊跷”)】

【家世:10(有人出生就是牛马,你出生在罗马)】

【运道:12(鸿运当头多是一件美事)】

【天赋:异界来客(已使用)、动物之友(未生效)、别人家的孩子(未生效)、薛定谔的神探(未生效)、死线之前(未生效)、芳心纵火犯(未生效)、让我看看(可使用)】

【经历事件:使团迷案(结案),???(进行中)】

【名望:名动凉州(凉州),默默无闻→声名鹊起(长安),名动一方(大唐),沧海一粟(位面)】

【成就点数:73】

……

看着越来越丰富的天赋栏,李彦底气大增,精神奕奕,越发没了睡意,看到侍立的宫人,招手道:“你过来!”

内侍立刻快步上前行礼:“李武卫!”

李彦打量着此人,发现这内侍年纪不大,估计也就十三四岁,五官倒是不丑,只是身材矮小,缩着肩膀,垂着脑袋,神态卑微。

他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内侍低声道:“仆名曹安。”

李彦道:“此前太子殿下有言,宫内有鬼物传说,你可曾见过吗?”

曹安道:“见……见过……十日前的夜间,仆正打扫西园偏殿,惊见白衣身影飘过,裙下无脚,长发披肩,速度飞快,一晃眼就消失不见……”

曹安越说,脸上越惊惧,声音越小:“仆喊来几人,壮着胆子过去,发现那白衣过处,地面还有水迹,湿漉漉的……”

这小孩子害怕的身子都在发抖,李彦却觉得没什么,弄了半天就这?

他问道:“那无头宫婢呢?”

曹安喘了口气,低低的道:“是有一位宫婢,看到西园廊室中,有身影在窗前晃动……只有肩膀,颈上无头,被吓得半死……”

真是上行下效,太子说话有气无力的,下人也不敢中气十足,曹安声音再一低,跟蚊子哼一样。

李彦听得有些无奈,招了招手:“你过来些说话。”

曹安听命上前,不过真正靠过去,李彦鼻子却闻到一股异味。

味道很淡,但李彦嗅觉敏锐,又没有适应宫人的味道,还是微微皱了皱眉。

曹安极为敏感,立刻又退后一步,缩着肩膀,站立不动。

李彦没有歧视的意思,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但看着曹安的局促,倒是眉头一动。

“使用天赋【让我看看】。”

“目标:太子宫内侍曹安。”

念头刚起,一副虚幻的眼镜,架在李彦鼻梁上。

透过镜片,十字准心瞄准,曹安出现在靶心上。

然后眼镜摘下,似乎有一道凶神恶煞的声音响起:“听话!让我看看!!”

一个小人,从曹安的头顶浮现出来,抱着肩膀,蜷缩成一团。

“真实情绪反馈——自卑!”

“推理开始!”

李彦立刻在心中给出答案:“曹安为身体的缺陷感到自卑。”

“推理正确!”

十字靶心一晃,一发子弹射出,钻入小人身体内。

小人挥手致意,徐徐消失。

“虽然要素过多,但挺有意思……”

李彦收了神通,温和的问道:“你是哪里人?”

曹安回答:“仆是吴郡人。”

李彦眉头一扬。

他的便宜父亲,李靖的嫡长子李德謇,当年流放发配的地方,就是江南道吴郡。

当然,这不是什么值得怀念的事情。

李彦又接着问:“那你是怎么进宫的?”

曹安低声道:“我父以役代耕,参与漕渠运输,犯了过错,家中难以为续,便入了宫。”

李彦叹了口气。

谁想做阉人呢,只有活不下去了,才不得不净身入宫。

即便如此,还不是人人都能真正入宫,曹安算是不幸中的幸运儿。

不过这样的出身,与他的姓名又有不符,李彦问道:“你的名字是令尊起的?”

曹安眉宇间流露出感激:“我本名曹五,是殿下给我取名‘安’。”

李彦点头:“太子殿下宅心仁厚。”

“殿下待我们这些下仆一向极好……”

曹安立刻附和,讲述起太子的种种好处来。

李彦看着他,第二次使用天赋。

小人出现,这次对着内宫的方向,不断叩首。

“真实情绪反馈——感激!”

“推理开始!”

“曹安对太子李弘怀有感恩之心。”

“推理正确。”

……

通过两次【让我看看】,李彦大致能确定,眼前小宦官的品性。

比如第一次的情绪,曹安如果表现内心怨恨,那肯定是怨恨李彦对自己的嫌弃。

表现为自卑,则是这个时代宦官的普遍顺服。

唐初宦官的地位极为卑贱,或者说回归了他们应有的地位,等到参与李隆基的政变后,才开始节节攀升,一发不可收拾,后来由于掌控禁军,连皇帝都能任免毒杀。

第二次情绪的感恩,也证明太子对他们好,曹安是知道感恩的,不像有些宦官由于身体缺陷,性情扭曲,两面三刀。

“这天赋用好了确实强力。”

“可惜有出错限制,否则与佛教的它心通,没啥区别了。”

李彦试验之后,对曹安信任度增加不少,绕回刚刚的话题:“除了你所见的白衣身影和宫婢见到的无头影子,还有其他人亲眼见到鬼吗?”

曹安说了很多话,恐惧感去了不少,仔细想想道:“不曾有人亲眼见到。”

李彦问:“那这事情可曾传出少阳院?”

曹安摇头:“内宫并未受到惊扰,殿下也不相信,命我们不得胡言,引发慌乱,无人外传。”

“太子殿下英明,此事应是有人装神弄鬼,我也是不信……”

李彦点点头,说到一半,神色突然一凝:“你听到什么没有?”

曹安一愣,侧耳倾听,刚要回话,却见眼前一晃,李彦居然从榻上消失不见。

他的汗毛一下子倒竖起来。

耳边的声音,也陡然放大。

那似是水声在墙壁间来回弹跳。

“嘀嗒——嘀嗒——”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