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五十八章 灵堂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0

“啊——!!”听见殿内传来曹安声音尖细的叫声,用出轻功掠回去的李彦,无可奈何的皱了皱眉头。这小宦官始终低着头,抬起头仔细一看自己人没了,怕是要吓傻。他对着殿外看管的禁卫道:“烦劳进来抚慰内侍,让他们切记惶急,吵到太子殿下安歇。”禁卫不归他主要负责,但看见太子对这小宦官一直低着头,抬头一看自己人没了,恐怕要吓傻。。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五十八章 灵堂》精选:

“啊——!!”

听到殿内传来曹安尖细的叫声,施展轻功掠出去的李彦,无奈的皱了皱眉。

这小宦官一直低着头,抬头一看自己人没了,恐怕要吓傻。

他对着殿外看守的禁卫道:“劳烦进去安抚内侍,让他们不要惊惶,吵到太子殿下歇息。”

禁卫不归他负责,但看到太子对李彦的态度,这群禁卫跟听到上命似的,立刻应声:“是!”

李彦又道:“刚刚听到异响,疑似有奸人装神弄鬼,必须彻查,我身为内卫,责无旁贷。”

他的目光扫过禁卫:“我初次入宫,不知路径,不能乱闯,希望有两位熟悉少阳院内环境的禁卫,领我在外廷走动一下。”

禁卫们露出佩服,怪不得人家小小年纪,就能得太子看重,瞧瞧这份谨慎,就是不一样。

很快,两人站了出来,自报姓名:“张环、许洪,愿为李武卫效劳!”

李彦微怔,看了看张环,心想这名字倒是挺热门,颔首道:“有劳了!”

带着两个举着火把的禁卫一起,李彦往水滴声的方向而去。

不多时,三人来到大殿的西南外,声音已经没了。

李彦低下头,查看青砖地面,果然发现了一滩滩水迹,开口道:“把火把靠过来些!”

两位禁卫凑了过来,张环举起火把,细细瞧了瞧,浑身一激灵。

因为那水迹,呈现出古怪的模样。

简直像一个人赤足走过的脚印。

“不是像,这就是人脱了鞋子后走过去的。”

李彦用手比划了一下,发现足迹并不长,颇有几分小巧玲珑,应是女子的脚印。

而水迹一路延伸,直至黑暗。

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似乎立着一位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轻轻招手,一路远行。

李彦眯起眼睛,双腿一动不动,冷笑道:“装神弄鬼!”

两位禁卫听他说得斩钉截铁,不由地精神一振:“李武卫已经识破了鬼物的身份?”

李彦道:“这不是鬼物,定是有人假扮,我刚刚在殿内听到的声音,不是走路的动静。”

他不追上去,只在原地查看,果然发现了疑点:“你们瞧,水迹已经有些干涸,恐怕是那人先踩好脚印,再发出声音,引我们过来。”

张环和许洪心悦诚服:“李武卫英明!”

李彦见许洪更机灵些,吩咐道:“你去多叫些人来,但是不要惊动内宫太子休息,只当正常巡逻。”

“是!”

许洪领命而去,不多时又带了八个禁卫过来。

一群气血阳刚的小伙子聚在一块,火把照亮了方圆十几米的地方,李彦胆子大壮,大手一挥:“我们走!”

众人循着水迹追踪。

很快离开偏殿范围,往西边而去。

地上的水迹变得越来越淡,很快彻底消失。

李彦看向前方:“那是什么地方?”

张环道:“那是西园。”

李彦想到刚刚小宦官曹安所言,最先发现白衣女鬼身影时,和看到无头宫婢影子的地方,都在西园。

对上了。

李彦不假思索的道:“全部聚在一起,不要分开!”

禁卫齐声应道:“是!”

众人成群结队的进入西园,李彦打量了一下,疑惑的道:“这里似乎有些荒凉,宫人不勤于打扫么?”

张环低声道:“殿下不太喜欢这里,几乎不来西园……”

李彦皱起眉头,感到奇怪。

在太极宫中,一半的面积是皇帝居住的,掖庭大约占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一就是东宫,里面有三门二十殿,数百廊间。

相比起来,少阳院大约只有原东宫的十分之一,从宽敞的旧家搬来狭小的新家,还荒废了这么一大块地方?

不过人的喜恶确实说不好,尤其是太子,一国储君。

无数人揣摩太子的心思,稍稍流露些厌恶,西园就沦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地方,也不奇怪。

收敛心思,李彦带头走向第一间屋子,推门而入。

里面倒也干净,没有什么杂物,只是由于没有人气,愈发显得空荡荡的。

第二间。

第三间。

第四间……

唐朝的建筑,并不过分追求精致华丽,却都修得高大宽阔,方方正正,十分堂皇大气。

宫内的阁殿台榭,更稳稳当当的立在那里,十几个人在其中行走,甚至会生出一股渺小感。

在夜色的笼罩下,禁卫们越来越不安,李彦则沉住气,一间房一间房的搜索过来。

不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也不半途而废。

这里都属于外廷,是禁卫活动的地方,他身负内卫之责,也合礼数。

一切以太子的安危为重,如果太子出了什么事,他才会倒霉。

终于,当来到角落的一间屋子时,众人推门而入,立刻感到不对。

“咦,哪来的陶偶和木人?”

深阔的房间内,中央有帷幕悬挂,前方是一排排陶偶和木人。

陶偶就是后世著名的唐三彩,色泽艳丽,木人同样涂抹着油彩,造型华美。

它们静静的立着,木人脸上描绘的夸张五官,有意无意的望向大门,似乎在欢迎来客。

李彦侧耳倾听了一下,判断屋内并没有呼吸声,全神戒备,伸手将帷幕挑起。

出现在面前的场景,让人瞳孔收缩,脸色剧变。

“灵堂?”

帷幕之后,是标准的灵堂摆设,香案设祭,上面有三牲贡品。

香炉蜡台前,摆放着一座火盆,里面还有剩下的金银锞(kè)子。

似乎有人刚刚祭拜过。

或者有鬼刚刚使用过。

毛骨悚然。

有禁卫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尖叫道:“那女鬼就住在这里,她一路回来了,把我们也引过来了!”

有禁卫眼泪鼻涕都下来:“她已经缠上我了吗?我再也不去平康坊不给钱了,饶了我吧!”

众人都看了过去。

李彦则彻底冷静下来,知道这肯定不是鬼物作祟。

他绕着灵堂转了一圈,看向香案上的牌位,发现上面只有生辰八字,却无姓名,开口问道:“你们谁知道太子殿下的生辰八字?”

众人一惊,又齐刷刷看向他。

李彦指着牌位:“我要确定,这是不是压胜!”

压胜,压而胜之,这里的压,有压制、堵塞、抑制的意思,就是用法术压制目标,获得胜利。

这在古代宫内,是最大的禁忌。

远的汉武帝巫蛊之祸,闹得动摇国本,近的十几年前,李治要废王皇后,理由就是在后宫施以压胜之术。

王皇后不孕,被长孙无忌等关陇士族,以贵女无罪的理由阻止,但她和萧淑妃施以压胜咒武媚死,就是犯了唐律十恶中的第五罪,立刻废后,和萧淑妃一起被赐死。

那还是后宫之争,现在涉及一国储君!

李弘体弱多病,随时可能过去的样子,在他的太子宫内设灵堂,如果牌位上写着他的生辰八字,摆明着就是咒他早死,势必引发一场巨大的地震!

反应快的禁卫也意识到了,脸色惨变,吓得几乎哆嗦起来。

他们作为少阳宫的卫士,真要出了压胜邪术,全部逃不了干系,统统得完蛋。

女鬼不可怕,人心更恶毒!

在近乎死寂的气氛中,一个禁卫颤抖着嘴唇,走了出来:

“我……我知道……”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