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五十九章 十天破案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0

“你确定不是?”“绝对不是,殿下的生辰都不是这一日!”“那就好……”当禁卫上前,颤颤巍巍的辨别,断言不是后,李彦舒了一口气。他很不希望一到长安,就沾染上这种大案。但凡压胜之案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五十九章 十天破案》精选:

“你确定不是?”

“绝对不是,殿下的生辰都不是这一日!”

“那就好……”

当禁卫上前,颤颤巍巍的辨别,断言不是后,李彦舒了一口气。

他很不希望一到长安,就沾染上这种大案。

但凡压胜之案,牵连者众,其中必有无辜。

办到最后,他肯定都要惹得一身骚。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不讲道理的。

现在不是咒太子,至少有缓和的余地。

当然,在太子宫内私设灵堂,无论祭拜的是谁,都是大事。

李彦点了包括许洪在内的四个人:“你们速速通报上官,然后去内宫请示!”

“是!”

四个禁卫去了,剩下的六个看守好现场。

李彦想到那水迹一路引到西园,然后他们再搜出了这间灵堂,眉头皱起,觉得很古怪。

难不成那装神弄鬼的人,希望灵堂被发现?

不会真的以为,这就让他相信世上有鬼,鬼到家了吧?

李彦冷笑一声,开口道:“把火点亮些!”

火光更亮了,稍稍驱散了灵堂的阴气,李彦看着牌位:“这牌位上的死者,多大了?”

万一是李治或者武后,那不是更完蛋?

好在张环算算年纪,回答道:“李武卫,这……这人才十八岁。”

李彦干脆问道:“宫内有没有这个年纪的贵人?”

万一不是咒太子,而是咒太子妃呢?

张环想了想道:“少阳宫内没有。”

这就说明不是太子妃。

李彦皱起眉,默默思考。

张环看了看案台,却是轻咦一声。

李彦立刻问道:“怎么了?”

张环道:“少了贡品,除了三牲外,还该有时令水果。”

他打了个寒颤:“难道女鬼吃了?”

经此提醒,李彦仔细打量案上贡品,凑过去轻轻嗅了嗅。

他发现这供奉的肉都风干了,但应该是被腌制过,因此没有腐坏,也没有异味。

也就是说,设灵堂的人,很可能许多天前就摆成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临时设下的。

李彦冷笑:“原本可以从贡品追查线索,对方却没有摆放时令水果,如果是鬼,会害怕吗?”

张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听李武卫一句话,真是胜过我等胡思乱想一晚啊!”

挺耳熟。

李彦没有理会,仔细绕着案台转了又转,将所有细节都印入脑海中。

神探也不是无中生有的,必须经过线索分析,才能识破诡计,获得真相。

正忙着呢,许洪等人居然急匆匆回来了。

“太子妃要见我?现在?”

听到带回的消息,李彦愣住。

再三确定后,他不得不向内宫的方向而去。

内宫是太子和妻妾居住的地方。

其实也没什么妻妾,李弘身体太差,除了太子妃裴氏外,早年一位孺人也病逝了,再无其他媵(yìng)妾。

即便如此,这里外人是肯定不能进去的,就像是外臣不能进皇帝的后宫。

好在太子妃裴氏召见李彦的地方,是外廷和内宫的交界处。

即便如此,李彦都有些不乐意。

后人心目中的唐朝后宫,是污秽不堪的,男女关系极为大胆。

但实际上,唐朝对于男女大防没有明清那么夸张,但也不是不防。

别看皇室宗女私底下浪荡成性,在婚恋市场上被五姓女爆成渣渣,可她们出宫时,也得戴着帷帽,遮住面容。

在贞观时期,出门甚至要戴着幂篱,帽檐上垂下长长的罩纱,把全身都遮住。

直到玄宗时代,才将帷帽省去,贵女们华服浓妆,骑马驰骋,抛头露面。

现在这个时期,在宫内见任何女眷都是有风险的,可太子妃相招,又不能不见。

“高运道的体现,别老碰到案件啊!”

“我又不是死神小学生……”

李彦暗道倒霉,但也没办法,凑合去呗,还能跑咋滴。

他带着一群禁卫,来到外廷边缘,等候片刻,就见远处灯火耀起,一路蜿蜒而来。

一队宫婢掌灯,簇拥着一位脚步轻盈的女子,走了过来。

借着灯光,李彦眉头不由地扬起。

因为来者戴着幞头巾子,身穿文士长袍,革带束腰,脚踏马靴,唇若涂朱,眸清神正,宛如一位风度翩翩的王孙公子。

女扮男装?

是了,女扮男装正是唐初女子外出的另一个选择。

不需要蒙着脸,只要穿上男装,就能在外面走动。

礼教束缚有时候就是这样,蒙一层遮羞布,大家都好接受。

当然,女扮男装不会出现电视剧里那种,瞎了眼看不出性别的。

倒不是长相或身材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唐朝的成年男子,都是留胡子的。

不留胡须的,除了阉人外,就是小娘子男装了,很好辨认。

至于小娘子故意黏上胡须的,就属于易容了,出事也得自己担着,怨不得别人。

不过此时看着太子妃一身男装,行走于宫内,身姿轻便,明显精通武功,李彦还是有点惊讶。

这性格,够野啊!

太子妃来到不远处的内宫边缘,也遥遥打量了他一下:“你是李元芳?李六郎?”

李彦听她口气有异,答道:“臣是。”

太子妃笑道:“二叔和阿耶的信件中,着重提到过你,在凉州助他破获蕃贼阴谋,保一方平安,你居功至伟,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彦眉头微微一扬,这才知道,这位太子妃居然是凉州都督裴思简的侄女。

她的父亲,是左金吾卫中郎将裴居道,出身河东裴氏东眷房,裴思简出身中眷房。

高门士族开枝散叶,代代相传,不是同一房的子弟,其实就没什么血缘关系了。

但如果私交甚好,按照辈分称,太子妃裴氏称裴思简为叔叔,完全没问题,毕竟族谱上同出一脉。

有了这层关系,李彦明白太子妃为什么召见自己,心情稍稍放松,答道:“那是裴公高抬!”

太子妃开始问正事:“灵堂是何人所设?有何目的?”

李彦道:“臣今夜初见,暂无头绪,但臣断言,此事必有蹊跷!”

太子妃微微沉吟,点头道:“此事干系重大,确实急不得,那……女鬼呢?有人看到她来去了吗?为何在我宫内出没?”

李彦断言道:“鬼怪之说,不足为信,大明宫有圣人真龙之气,邪祟阴物绝不敢近!”

这话太政治正确了,太子妃只能继续点头:“不错!不错!”

李彦也是提前做个准备,由于这个年代的人十分迷信,不仅民间淫祀严重,宫内许多人也是深信不疑。

害怕鬼怪是正常的,不害怕的才是极少数。

李彦就生怕太子或太子妃惊惧之下,做一些迷之操作,反而正中了敌人的下怀。

不过听李彦连说了两句废话,太子妃也不是好糊弄的,凝声道:“如今宫内出此大事,我怕惊扰殿下,甚是忧虑,六郎智勇双全,可否教我,如何应对?”

李彦瞳孔微缩。

这是真的把他当成近臣亲信看待,才有此问。

未来的皇后当面示好,李彦如果用官方回答搪塞,那就太得罪人了。

他还准备借太子的流量刷成就点呢!

仔细权衡了一下,又看了看新得的天赋,李彦缓缓的说道:“灵堂之事太大,定要让太子殿下知道,不能隐瞒,至于闹鬼之事,臣不才,愿在十日之内,尽力查办,找出那装神弄鬼之人!”

太子妃闻言很是感动:“六郎初来西京,不必苛刻自己,硬要定下时限,无论成否,我夫妇都会承情。”

李彦行礼告退,回归偏殿。

刚刚进到殿里,就看到眼眶还通红的曹安迎了过来:“李武卫,你没事就好!”

李彦失笑:“你怎么一副我被鬼吃掉的表情,都说了,世上是没有鬼的,不用害怕的。”

曹安乖乖点头:“哦……”

李彦豪迈的走到榻前:“我要睡觉了,你们把烛火点亮些,也去休息吧!”

曹安应言点亮烛火,却还是跟其他内侍一起,守在殿边。

李彦有些不自在,但还是躺在榻上,闭上了眼睛。

好半响后,终于进入睡眠。

……

一个多时辰后。

“啊!!”

随着一声惊叫,李彦猛地直起腰来,伸手就去摸刀。

曹安赶忙冲了过来:“李武卫,你怎么了?”

李彦胸膛起伏,气息渐渐平复,眨了眨眼睛道:“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刚刚梦见你们被红衣女鬼抓走了,尽力营救,还是差了一步……”

曹安发现盲点:“李武卫,你不是不相信世上有鬼吗?”

李彦脸一黑:“可是你们相信啊,所以被鬼抓了,做梦也是讲道理的嘛!”

曹安终于明白,感动得眼眶又红了。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