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六十一章 升官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0

太子李弘回去了。卯时左右,也是早晨八点,他就晚上下班了。也不能够说完全晚上下班,下面还也可以在少阳院处理方式政事,提供服务于太子的一套政事班子,就运作。太子宫原本是相对民主自治的地方,在皇城内太子更有甚者除了一套完全的独立的政府班底,无须事事向皇帝汇报。毕竟,这也要辰时左右,也就是早上八点,他就下班了。。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六十一章 升官》精选:

太子李弘回来了。

辰时左右,也就是早上八点,他就下班了。

也不能说完全下班,接下来还可以在少阳院处理政事,服务于太子的一套政事班子,开始运作。

太子宫本来就是较为自治的地方,在皇城内太子甚至还有一套独立的政府班底,不必事事向皇帝请示。

当然,这也要看人,李治对李弘极为信任,多次让他监国,培养其执政能力,李弘才有了极大的自主性。

换成后面的李隆基,太子敢这样尝试,试试就逝逝。

而这次回到宫内,太子妃一身男装迎出,太子毫不惊奇,微笑着牵住妻子的手。

两人一个病气恹恹,一个活力四射,站在一起却有种奇异的般配感。

于是乎,本来就一筹莫展的李彦,还被喂了一嘴狗粮,心情更不爽了。

进了大殿,太子的心情却异常不错,声音首次高了起来:“今日哥哥同意了我的平粜(tiào)论。”

李彦先是一怔,李弘在武后所生的四子中是老大啊,哪来的哥哥?

但旋即他明白,这声哥哥叫的是李治,是儿女私底下最亲密的叫法。

唐人称呼自己的父亲,亲密的叫法一般是阿耶,其实就是阿爷的谐音。

叫爷爷已经够古怪了,但《木兰诗》里面也是爷娘闻女来,南北朝到隋唐都是如此,最无语的是叫哥哥。

李世民在给李治的信中,署名就是哥哥,李隆基称呼李旦为四哥,他儿子叫他三哥。

你要是说,我只会心疼哥~哥~,在这时期还是大孝子呢!

而李彦也被太子的话吸引,因为太子接着道:“今夏关中雨灾,庄稼怕要欠收,仓库所存粮食,应以平价出售,以免百姓受饥。”

李彦之前就听他担忧关中的收成,此时见他付之于实践,不是空口白话,不由赞道:“殿下仁善温厚。”

“谷贱会伤农,米贵又要饿死穷户,百姓不易啊!”

太子感叹着,转而对着李彦道:“边州斗争凶险,若无内卫奋发报国,更难防范外敌渗入,此次六郎有大功!”

他正色道:“李彦接旨!”

李彦立刻起身来到殿中,就见太子取出圣旨,努力提高声调:“仁勇校尉李彦,体资英武,兼包奇略,缉捕吐蕃谍细,护卫凉州平安,立有大功,升任振威校尉!”

他念完后,轻轻舒了口气,来到李彦面前:“恭喜六郎了!”

李彦双手接旨:“谢圣恩!”

他心里其实有些失望,这么大的功劳,只是升外职,内卫还不能升机宜使么?

但想想一路上丘英的暗示,似乎自己确实不可能立刻被提拔为机宜使。

没办法,他的功劳是绝对够了,甚至溢出,但年纪实在太轻。

正常人当官,三十岁起步都算年轻,李彦才十几岁,就已解褐入仕。

他又是武功高强,身体建康,正常活个七八十没问题。

试想这个时候他就有机宜之权,培养下属,再过几十年,要膨胀到什么地步?

因此少年得志,往往会被压上一压。

当然,为了不寒功臣的心,在散官品阶上,二圣是毫不吝啬的。

仁勇校尉和振威校尉,同样是校尉,差距可太大了。

振威校尉是从六品上。

这个品级听起来不高,但可以举几个相同品级的例子。

吏部考功员外郎、通事舍人、上县县令。

吏部考功员外郎,是科举考试的主考官,有资格参与吏部铨选;

通事舍人,是中书省的中层骨干,被称为宰相副手;

上县县令就不说了,一方明府,一地父母官。

崔县令投靠吐蕃,当了卖国贼,才换来背后力量的推动,坐上了县令的位置,当了三个月不到,就服毒自尽了。

当然,以上这类有实权的官职,远不是区区武散官可比的,十几岁的年纪绝对不可能当上。

现在至少在官品上,大家是平级。

李彦安慰了自己一下,又见回到席位上的太子和太子妃,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突然醒悟。

终于……

轮到我了吗?

蹈舞以谢圣恩!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跳舞。

由于浑身僵硬,起初都有些机械舞的意思了。

但机械舞在这个年代,是绝对欣赏不了的,李彦干脆一咬牙一跺脚,放开了跳。

也不管什么慢摇不慢摇了,宅舞、国风、街舞、广场舞、新宝岛,在这一刻统统灵魂附身。

由于要素太多,动作太魔幻,太子首先看傻了。

太子妃接着也傻了。

不过她毕竟是武将之女,应变更快,开口道:“有舞无曲怎么行,太常,奏乐!”

此言一出,候在廊下的乐人立刻钟磬悠扬,奏起雅乐来。

苦了这些乐人,需要临场发挥,搭配他融合了十八般舞艺的舞姿。

不过唐人确实喜欢歌舞,哪怕配得再辛苦,一时间,大殿内外还是喜庆热闹。

大家笑意盈盈,只有李彦觉得更羞耻了。

终于,等到他收功立定,太子实在忍不住,满是好奇的道:“这是凉州舞曲?”

凉州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李彦从太子的眼神里读出这个意思,赶忙道:“这是下官聆听凉州曲,忽有所感所作,让殿下见笑了。”

太子受过专业训练,努力忍住笑:“六郎谦虚了,真是好舞,好舞,我大开眼界……取《瑶山玉彩》来。”

不多时,三卷精美的书册盛放在李彦面前,太子这才微笑道:“《瑶山玉彩》乃当世名儒修采勒成的文集,我得益甚深,今日精选三卷,赠予元芳。”

李彦开心的收礼:“谢殿下!”

全套的《瑶山玉彩》共五百卷,是李治命许敬宗、许圉(yǔ)师、上官仪、杨思俭等当世名儒,摘采古今文章所著,由太子李弘署名,颁布天下,为的是收买文人之心。

果然此书一出,太子德望海内交誉,参与编修此书的文人个个受赏,皆大欢喜。

而此时太子取出精本赠书,是极为亲近的举动,政治意义重大。

什么叫东宫亲信啊?

战术后仰!

“有了这书,在长安声名鹊起,几乎是板上定钉的事了。”

按照李彦的理解,如果他找出了太子宫闹鬼事件的真相,太子赠书正常,如果破不了案,就乖乖去内卫工作,也别想着借势。

但现在太子直接将奖励提前送出,不得不说,处事确实大气。

花花轿子人抬人,对方给面子,李彦也投桃报李,工作热情大涨。

正好太子问了起来:“六郎,关于宫中鬼物背后的操控者,你可有怀疑对象?”

李彦不能说我有三百嫌疑人,可斩柯南,立刻道:“殿下仁善温厚,宫内众仆忠心倾慕,不必忧心。”

他确实不能让太子宫自乱阵脚,省得案子更难追查,却也要给太子希望:“臣以为,此案的关键,很可能要落在灵位的生辰八字上……”

太子若有所思:“灵位的生辰么?”

李彦眼睛一亮:“殿下可曾想到了什么?无论是何事,都可能成为线索!”

然而太子沉默片刻,却是摇了摇头:“无事……”

李彦心头一紧:“不会涉及到什么宫内秘事吧?”

唐朝的宫廷本来就很乱,关于这段时期的后世史料里,还有许多不实记录。

最典型的,莫过于武则天杀女。

《新唐书》里记载,武则天悄悄潜入卧房,掐死了自己的女儿,栽赃给王皇后,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武则天偷偷完成了这件事,唐朝时期的史料中还并无这段记载,隔了数百年后,怎么就被宋朝修的《新唐书》给发现了呢?

穿越时空,再披上隐身衣,在边上记录的啊?

这种逻辑不通的黑法,就属于侮辱智商型,可悲的是,由于很具震撼性,还被后人大规模引用。

而大部分的事情,还是真假莫辨,不同的历史学家有不同的看法。

李彦是学历史的不假,但他也不敢说对宫内的事情有多少了解,眼见太子神色不对,不由的更加上心。

侦探最怕什么?

最怕委托人不说实话!

“太子,对不住了……让我看看!!”

不过李彦有独特的审问技巧,他念头一动,开始使用天赋。

一副无形的眼镜架在了鼻梁上,十字靶心瞄准太子。

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头顶上浮现出一个心情小人。

小人手中握着一把大刀,舞得虎虎生风,不断向前劈砍,脸上露出刻骨的恨意。

“情绪反馈——仇恨!”

“推理开始!”

“???”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