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六十二章 《人脉》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0

“怨恨?”李彦又低头去,掩藏脸上的神色变化,心头非常诧异。他构想过许多太子会有的情绪,例如未知的恐惧、忧虑、烦燥、淡然等等。却没猜怨恨。所以怨恨需一个具体内容的指向目标,这个案子里,太子恨谁?恨女鬼?但是恨那个设灵堂的人?太子连对方是谁都不明白,那他设想过许多太子会有的情绪,比如恐惧、担忧、烦躁、淡然等等。。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六十二章 《人脉》》精选:

“仇恨?”

李彦低下头去,掩饰脸上的神色变化,心头十分不解。

他设想过许多太子会有的情绪,比如恐惧、担忧、烦躁、淡然等等。

却没猜仇恨。

因为仇恨需要一个具体的指向目标,这个案子里,太子恨谁?

恨女鬼?

还是恨那个设灵堂的人?

太子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那灵位也不是他的生辰八字,脑海里就想象着将其劈死,还是那种恨意十足的,不至于吧……

“难道李弘表现出来的仁德,是两面三刀的伪装?”

李彦心头一冷,工作热情受到了伤害。

他是真心实意想解决问题啊!

这下倒好,用了天赋后,这案子更扑朔迷离了……

关键是,推理原因的倒计时,正在一秒一秒的过去。

李彦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心中给出答案:“太子仇恨设置灵堂的人。”

“推理错误。”

心情小人叉着腰,露出鄙视的表情,重新钻回李弘体内,消失不见。

“【让我看看】错误次数1/3,一年后将重新刷新错误次数。”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刺眼的错误提示,还是让李彦抿了抿嘴唇。

只能将提及灵位的生辰八字,太子的情绪反馈为仇恨,也定为一条线索。

又聊了片刻,李彦起身:“殿下,臣告退了!”

太子点点头,没有强留,起身道:“六郎,你若有空,多来少阳院,我想听听边州趣事。”

顿了顿,他又道:“正午后,回国公府吧,父子团聚,乃人伦之喜。”

换成李治和武后,不会说这话,乐于父子多生几分隔阂,对君父多出几分忠诚。

见太子语出真诚,李彦内心有点复杂,应了下来:“是!”

等走出少阳院,他背脊张挺,感觉自在了不少。

等走出大明宫,他重新取回链子刀,翻身上了狮子骢,将太子所赠的《瑶山玉彩》塞进囊袋里,轻轻拍了拍,心情恢复。

宫内的气氛终究不太舒服,有股压抑感,还是外面自由自在好。

至于太子的真实想法,有什么宫闱秘事,与我无瓜~

“蹭蹭流量,刷刷成就,不香么,别多管闲事!”

李彦恢复活力,看了看天,太阳没升到正中,还是上班时间,便往皇城的方向骑去。

宫城是皇帝住的地方,皇城是政府机构所在地,抵达皇城后,他想了想,往含光门而去。

长安皇城有三座城门,中间是朱雀门,左边是含光门,右边是安上门。

他选含光门,倒不是因为到内卫办公地的路近,而是这里职守的禁卫,隶属左监门卫管理。

左监门卫如今的领导,就是安忠敬的父亲安元寿。

果不其然,他策马来到含光门前,迎面卫士厉声高喝:“下马,验门籍!”

这是看到生面孔,要来下马威了。

李彦十分平和的报上大名:“我名李彦,字元芳,新任振武校尉,正要去吏部报备。”

门内很快响起惊咦声,一位身材魁伟,双眸略显浅绿的男子走了过来:“李元芳?李六郎?”

李彦点点头:“是我!”

男子打量了他一下,露出笑容,神态很是热情:“请李校尉稍候。”

李彦回礼:“有劳了。”

男子转入皇城内,很快回来,递过来一枚铜制鱼符:“此符可在皇城内行走,不能进西内,出城需归还,切莫遗失!”

李治搬到大明宫后,原太极宫被称为“西内”,跟大佐骂人似的,男子又耐心的道:“李校尉新任职,还是去吏部,领了官服武袍后,再去他处。”

李彦道:“多谢指点,未请教?”

男子拱手:“安神感,家中排行第五,九弟在凉州,承蒙元芳照顾了!”

李彦看到他浅绿色的眸子时,就猜测此人和安忠敬有血缘关系,笑道:“原来是忠敬的五兄,他已经到长安了吧,现在正在进学?”

安神感点头,神情中有着欣慰:“九弟入学国子监,这次回来,懂事了许多。”

李彦也挺高兴,抱拳道:“好,我先进去了,改日与安兄把酒言欢!”

“今日正好是我当差,如何还要改日?”

安神感故作不悦,拍了拍胸膛:“等元芳出来,去平康坊,选一位‘都知娘子’,为你接风洗尘!”

都知是名妓里的佼佼者,要能说会唱,善诗知文,博古通今,每一位在平康坊里都是难得的人物。

李彦是正人君子,但安神感的态度也让他很高兴。

我可以拒绝,你不能不邀请,对不对~

两人惺惺相惜,依依惜别。

进了皇城,李彦一路直走,来到十字路口。

左转是大理寺、卫尉寺和内卫所在。

右转路过司农寺,就是尚书省了。

由于他年纪太轻,连胡须都没蓄,又没有佩戴皇室宗亲的金制鱼符,一路上的官员都纷纷对他侧目,猜测身份。

李彦觉得这样不太好,得赶紧穿上六品官服,让这些官员眼睛瞪得更大些。

于是乎,他直达尚书省前。

六部属尚书省,办公部门中,除了礼部南院和吏部选院在尚书省之外,其他都在里面。

礼部南院,又名贡院,乃四方贡举应试处,如果康达在凉州考过了,得文解入京,就是在这里面参加第二轮考试,决定是否能得到选人出身。

吏部选院,则是列榜处,凡经考试、捐纳或原官起复的选人,都得定期到吏部接受铨选。

那个院子,对某些人来说,简直是地狱。

因为一遍遍铨选,可能看到别的选人一批批被授予官职,然后自己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

哦,也不至于十二年那么久,一般最长的就是十年,最终发配到穷县,当个底层小官。

“吏部选院在后世西安还有个遗址,而更著名的大理寺,已经淹没在了时光长河之中。”

李彦心中感叹了一下,走进尚书省吏部。

他不需要去选院受折磨,因为已经当官了,来这里是办手续。

眼见他愣头青似的闯进来,一位令史走了过来,神情冷淡的道:“阁下来此何事?”

李彦道:“我名李彦,字元芳,新任振武校尉,来吏部报备。”

令史一听是武散官,嘴角微不可查的一撇。

这地方掉块木头下来,砸到的官都可能比校尉大。

但见到李彦如此年轻,他倒是没有怠慢,转而去查户部转来的官籍:“李彦,祖籍陇西,因功入内卫……”

飞速扫了一遍,令史面色微变,笑容立刻浮上眉宇:“原来是裴侍郎大为称赞的李六郎,哎呀,瞧瞧我这记性,真是不该啊!”

“裴侍郎……”

李彦眉头一扬,这才想到裴思简的另一位侄子。

不是太子妃裴氏那样,没什么血缘关系的同族侄女,而是从兄裴仁基之子,亲侄子。

现任吏部侍郎,专管各级官吏的考黜升降,正四品上。

这人叫裴行俭。

而看着吏部令史前倨后恭的态度反差,李彦也笑了笑。

这个叫《人脉》。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