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六十三章 并州有位狄法曹,可以提拔提拔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0

门阀的盘根错节,体现出在方方面面。基于在凉州的功劳,李彦步入皇城,时时处处都能遇到熟人,朋友多加。那等也没家世背景的……嗯,好像也当不了官。李彦拾掇心情,笑容道:“我对于裴侍郎非常钦慕,能不能叩见?”令史面露歉然:“我礼部诸事忙碌,诸上官俱身外化身不暇基于在凉州的功劳,李彦进入皇城,处处都能碰到熟人,朋友多多。。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六十三章 并州有位狄法曹,可以提拔提拔》精选:

世族的盘根错节,体现在方方面面。

基于在凉州的功劳,李彦进入皇城,处处都能碰到熟人,朋友多多。

那等没有家世背景的……

嗯,似乎也当不了官。

李彦收拾心情,微笑道:“我对于裴侍郎十分仰慕,能否拜见?”

令史面露歉然:“我吏部诸事繁忙,诸上官俱分身不暇……”

李彦道:“是我冒昧了,改日当登门拜访。”

以他和裴思简的关系,确实要去裴府登门拜访的。

令史也很清楚,眼前这位小郎君绝非等闲散官校尉能够视之,笑容灿烂:“李校尉,请服绿!”

这句话听起来很怪,但在官员里是不小的荣耀。

三品以上官员服紫,四品、五品服绯,六品、七品服绿,八品、九品服青。

当官本来就是千难万难的事情,绝大部分官员一辈子都卡在八品九品,其中甚至有进士,也都在地方当个小官,不得升迁。

所以服绿,真的是荣耀了。

虽然一身绿衣服,后世不太能接受就是。

好在帽子是黑色的,还有精美的饰物。

比如腰带饰物,也与品级有关,从高到低分为玉、金、银、鍮(tōu)石(黄铜)。

李彦原本的饰品就是鍮石,现在变成银质。

而且李彦还是武官,不光有朝服,还有将官武袍,上面饰有猛兽图案。

这衣服就比较好看了,可惜不如绿服那么一目了然。

“为了成就点,拼了……”

李彦迟疑了一下,还是把绿服套了上去,腰带一束,帽子一戴,谁也不爱。

令史赞道:“李校尉真是仪表堂堂!”

李彦心想如果不是帅回来了,跟你们这群就跟选美上来的官员在一起,还显得另类呢!

而这领的还只是工作服,后面还有俸禄、武备、力课、诸杂等等等等。

有些好办,比如俸禄,各级别是规定的。

唐朝的工资项目名目繁多,但主要是俸钱、禄米和职分田。

贞观时期从六品官员(京官),一年职分田400亩,俸钱近30贯,禄米90石,换算成后世的人民币,大约是年收入20万。

如今变化不大,也是这个基本工资。

说实话并不高,养活一个人不难,但当官的哪个不是仆从甚多,想要养活一大家子就做不到了。

当然,官员的收入,懂的都懂。

李彦苦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是比较看重钱财的,都不为自己的收入发愁,何况其他人。

而另外一些福利就比较考验人脉了,比如力课。

唐朝的成年男丁,要服劳役,也就是给官府免费出力气干活。

到官员家里来看家护院、站岗放哨,官员们出行的时候前呼后拥当护卫,都是服劳役的内容之一。

如果这些应该来服役的男丁,家里有事抽不开身,就可以交钱免役,这笔钱就叫“力课”。

力课的收入往往不少,与禄米的价值相当,比如六品官员的役力是十五人,每人每月交200文钱,一个月就是3贯钱,一年就是36贯,比俸钱还高了。

不过有时候收不上来,这里面是真的有蹊跷,属于弹性很大的一项收入。

李彦对于力课不太感冒,百姓的钱被三七分成,他用的也难受,但制度就是这样,令史更是再三暗示,会优先安排。

双方互通姓名,谈天聊地,办理好基本手续后,李彦行礼道:“多谢卢令史了。”

卢令史赶忙还礼:“这是下官应该做的,李校尉折煞了。”

李彦试探道:“我这里还有一事相求。”

卢令史笑道:“请说!请说!”

李彦不弯弯绕绕:“卢令史应知,我任内卫武德一职,麾下却无得力能手,吏部汇聚天下人才,能否提供些参考?”

卢令史脸色微变:“这……”

李彦道:“我不贪奢,只想选几位县尉法曹。”

卢令史神情稍稍缓和:“县尉啊……”

京官一向看不起外官,而地方上的县尉,更是他们眼中的贱职,工作辛苦,升迁困难。

后来的杜甫,科举之路走不通,权贵之门走不进,在长安困守十年,依旧拒绝出任县尉,写下了“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老夫怕趋走,率府且逍遥”的诗句,那不是他一个人的观念,代表着当时的共识。

但即便如此,卢令史考虑后,还是不愿意松口。

内卫和其他部门关系还好,和吏部是天生的不对付。

因为内卫的晋升,不经过吏部,把它踢开了。

实际上,天底下多少选人眼巴巴期待着吏部铨选,更别提那些等着升官的。

内卫才多少职位,根本影响不了吏部的权柄。

但对于这种手握大权的部门来说,我不管到你,就是冒犯。

卢令史希望和李彦有交情,却不希望和内卫有交情,实在是公私分明。

于是乎,他微微一笑,既不拒绝,也不同意。

李彦同样微微一笑,翻出一本书卷,当场阅读起来。

卢令史一愣:“这是?”

李彦道:“啊,这是太子殿下赠予的《瑶山玉彩》,我时时翻阅,获益匪浅。”

卢令史:“……”

小郎君,太直接了吧?

不过李彦看书时的神态,似乎还真的有些不同。

那份专注凝重,仿佛皓首穷经的儒者,全身心的投入到读书的乐趣里。

为了拍太子马屁,也是拼了。

卢令史十分钦佩,想了又想,终究不愿意因为这点小事,得罪这位前途远大的小郎君,咬牙道:

“好,我予李校尉一份名目!”

……

半个时辰后。

李彦来到了大理寺后面的内卫驻地。

在十几年前,这里曾极为兴盛,如今已经荒废了。

随着丘英归京,才算恢复些人气,有杂役不断进出,打扫卫生。

但李彦一路看过来,皇城内的各个政府部门,应该就属内卫最寒酸。

不过此时此刻,门前正有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丘神绩穿着一身官服,抱着双臂,趾高气昂。

论功行赏,丘神绩终于晋升为武德卫,有了品级,穿上了九品青服。

发官袍的速度没这么快,应该是内卫本来就有的衣服,迫不及待的被他穿上。

“嘿……嘿嘿嘿……”

丘神绩神气的走来走去,脸上笑得都要裂开来。

李彦远远看着,觉得他酷似小品《主角与配角》里,陈佩斯穿上朱思茂八路军衣服时的模样。

气质上不说是一模一样,简直是陈小二转世。

往那里一站,演个地痞流氓,奸人恶霸,都不用化妆。

“元芳!”

丘神绩感到背后有人,转过身来,哈哈一笑,称呼又恢复成最初平等相交的模样。

不过等到他仔细一看,李彦身上绿莹莹的色泽,笑容迟滞了一刹那,赶忙变化,热情的迎上来:“六郎,你回来啦!”

李彦抱拳:“恭喜丘兄解褐入仕!”

丘神绩开心的大笑,摸了摸腰间鼓鼓的钱囊:“多谢多谢,午后我做东,先去平康坊小庆一场,这三日在府上设宴,六郎一定要大驾!”

“好!好!”

解褐入仕是人生大喜,大宴是常态,但李彦也为自己结交的档次感到担忧,开口平康坊,闭口平康坊……

这么直接干什么!

好在这时,丘英走了出来,愕然道:“元芳?”

李彦点点头:“丘叔,我从少阳院出来后,就来了这里。”

想到这孩子马不停蹄的赶来上班,丘英心头一紧,凉州时的恐惧涌上心头。

他赶忙关照道:“元芳,凡事不可过于勤苦……”

李彦笑笑:“放心吧,丘叔,我知道分寸。”

什么环境什么态度,他如今要做的,就是尽快在长安打开局面,多赚成就点。

工作上耗那么多时间干什么,摸鱼就是。

不过想要潇洒的摸鱼,得力的下属是必须的。

丘神绩这类型的,只能在特定时期放出去,平时用多了,名声也要跟着完蛋。

所以李彦道:“丘叔,内卫扩建可有章程?”

丘英轻轻点头:“内卫此次立功,朝中阻力大减,我们终于要有充足的人手了。”

李彦低声道:“那我们需要抢先,内卫不会只有丘叔一位阁领,得先下手为强!”

丘英早就有这个想法,颔首道:“不错!”

李治再信任他,内卫这种部门,也不可能让一个人一家独大。

接下来随着大量人手的涌入,内部必然出现派系。

丘英作为内卫老人,如果不趁着机会占据优势,被别人后来居上,就太愚蠢了。

李彦铺垫完毕后,开口道:“补充人手的话,可以选择各地县尉,他们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稍加培养后,能够胜任内卫断案缉凶之责。”

他取出从吏部弄到的名单:“比如并州有位狄法曹,我觉得此人不错……”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