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六十四章 如来佛像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0

“县丞啊……”丘英露着沉吟片刻之色。他对县丞法曹并不不看好。丘英也不是那种不知道人间疾苦,始终在京内享清福的官员,由于家世不高,他早年间也曾出生入死。先随着李靖等名将出征沙场,再后来又转辗各地,最后才被调进宫内,渐渐成了李治亲信。正因为阅历不凡,丘英很很清楚他对县尉法曹并不看好。。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六十四章 如来佛像》精选:

“县尉啊……”

丘英露出沉吟之色。

他对县尉法曹并不看好。

丘英不是那种不知人间疾苦,一直在京内享福的官员,由于家世不高,他早年也曾出生入死。

先随着李靖等名将征战沙场,后来又辗转各地,最后才被调入宫内,逐渐成为李治亲信。

正因为阅历不凡,丘英很清楚,地方官吏,并不似李彦想象中那般好。

那些人敢打敢拼的闯劲,早就被无情的现实磨光,法曹审理的,也大部分不是凶杀案件。

固然在刑侦方面有些经验,但调入内卫,面对敌国的精锐,还真不见得能胜任。

丘英想到丘神绩提过与吐蕃使节团的冲突,开口道:“元芳,你在岐州时,是不是赏识一位折冲府的队正?”

李彦点点头:“不错,那人名叫王孝杰。”

丘英道:“这王孝杰勇武强干,能击败噶尔家族的嫡子,是个人才,更适合为我内卫培养,可以一用,我也准备于各地折冲府抽调精锐……”

李彦眼珠转了转,退而求其次:“人数不必多,凉州的康县尉,缉捕暗谍有功,可以顺势安排入京,并州的狄县尉,缉凶捕盗,惩戒不良,成绩斐然,也可升任入京。”

丘英松了口气:“我本以为元芳要大肆抽调县尉,不想只是区区两位,自行定夺便是,我内卫的便宜行事之权,可不是摆饰。”

李彦笑道:“好,我确实不想要太多人,三两精锐便可。”

丘英心想一个折冲府的队正,一个小小的县尉,算什么精锐?

他担心李彦过于谨慎,失了锐气,叮嘱道:“元芳,你如今的外职,在武德卫上已是升无可升,不必妄自菲薄!”

由于内卫的职位只分为五档,最高的大阁领是三品,最低的巡察卒甚至不入品,这中间的差距,就用外职来判断。

正九品上的仁勇校尉,是内卫武德卫的起步,丘神绩现在就是这个官职。

而武德卫的顶点,就是从六品上的振威校尉。

同样是武德卫聚在一起,谁的外职高,谁就是上官。

丘神绩立刻垂下头来,站到李彦身后,恢复成狗腿模样。

“原来我已经很厉害了……”

李彦摸了摸下巴,开始心安理得的摸鱼。

也不能说是纯粹的摸鱼,主要是监督丘神绩。

丘神绩刚刚得官,工作热情高涨,忙里忙外,他指挥杂役,李彦就指挥他。

大家都在工作,都有美好的未来。

……

午时将至。

李彦练了半个时辰的左手刀,看了看时辰,准备去干饭了。

对于京官来说,工作餐有“朝参日廊下食”和“非朝参日公厨堂食”两种。

前者就是上朝见天子后,朝会结束以后,官员们坐在廊道吃饭,因此叫“廊下食”,菜肴是很丰盛的。

直到安史之乱后,大唐迅速衰弱,廊下食才变得越来越粗劣。

到了晚唐,有些上朝的官员,找各种借口溜号,宁可自己出去吃,也不吃公家饭。

以至朝廷专门下诏,硬性规定朝臣必须公款吃喝,不吃就要受罚。

今天不是朝参日,李彦自然吃不到廊下食,那就是后一种公厨堂食。

这时就分出政府各部门的待遇了。

最高级的堂食,自然是送进政事堂,给宰相们享用的,然后各部各寺都有不同。

李彦看看未来可期的内卫,觉得自己还是出去吃比较好。

丘神绩也有这个意思,对着李彦连连使眼色,两人来到丘英面前。

丘英摆了摆手,笑道:“你们去吧,我还有些事情。”

末了,他不忘低声对李彦叮嘱一句:“元芳,该回国公府了。”

李彦点点头:“午后用餐完,我就回去。”

告别丘英,他带着丘神绩,出了内卫,往皇城外而去。

这回走到皇城西南,李彦无意中侧目,却发现西南角的方向,有一个巨大的轮廓耸立。

他仔细看了后,惊讶地道:“那是佛像?”

丘神绩踮起脚,跟着看了看,也有些不解:“六郎稍候,我去问问。”

他很快返回,低声道:“那是为荣国夫人祈福的如来像……”

荣国夫人就是武后的生母杨氏,周国公武士彟(yuē)的续弦。

武士彟寒门出身,家族世代经商,十分富裕,但社会地位不高,为了跻身上流阶层,他资助李渊在晋阳起兵,立下从龙之功,唐朝建立后,做了工部尚书,封应国公,武媚当了皇后,追赠其为周国公。

原配死了后,武士彟续弦娶了杨氏,生了武氏三姐妹,而这位信佛的杨老夫人,嫁给武士彟的时候就四十多了,到今年活了九十一岁,在半月前过世,为了给母亲祈福,武后命人修了这座大佛。

丘神绩这么一说,李彦倒是想起来了,今年确实有这么件事,可凝视着那高大的佛像,仍然不解。

丘神绩察言观色,低笑道:“元芳是不是奇怪,佛像为何置于皇城?因为那匠人用的是夹纻(zhù)之法,佛像铸好后,是可以移动的。”

李彦确实不懂:“怎么说?”

丘神绩道:“倒也不难,那些匠人先用泥塑胎,造一尊如来像,而后刷漆,再贴上麻布,等油漆干了,再次刷漆、贴布,如此不断反复。”

“待到外层的工序完成,最后把里面的泥胎给撤掉,这尊如来佛就成了‘脱空像’,质量很轻,可以移动,因此也叫‘行像’。”

他眉宇间有着虔诚:“我家中就有这么一尊丈许高的行像,是我父亲从佛会上用百金请入的!”

“你父亲生吃人心,请了尊佛像回家……”

李彦暗暗好笑,也明白了为什么匠人会在皇城里修佛像。

那么大的佛像,如果是石刻的,建好后根本动不了,只会在石窟里看到。

换成这行像,就可以用车具抬着出门,沿路信徒一看,还不倒头便拜,纳捐礼佛。

各地寺院是守株待兔,这种行象就是进击的如来。

完全可以想象,等到佛像完成,从皇城抬出,一路从朱雀大街过去,会引发多么大的轰动。

“到时候死去的荣国夫人,跟佛家的光辉结合到一起,无形间提高武后在民众心中的形象。”

“宗教信仰运用好了,政治上也很加分。”

李彦出皇城的路上,就在琢磨这些,直到热情的声音传来:“元芳,我等你很久了!”

李彦抬起头,就见安神感一身常服走了过来,笑容满面。

近了后,他见到穿着青色官袍的丘神绩,询问道:“这位郎君是?”

李彦为两人介绍后,安神感哈哈笑道:“一起一起,平康坊就食!”

丘神绩听说这位是安元寿的五子,也十分热情:“同去同去,平康坊寻乐!”

“开口平康坊,闭口平康坊,庸俗!”

李彦十分不悦,被两人推推搡搡,走向了那个考验干部的地方。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