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六十五章 你故意找茬是不是?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1

出了皇城的正南门,迎面而来是很宽敞的朱雀大街。望着这条宽度达一百五十米的街道,李彦这才会觉得,自己是真正的回到了长安。咚!!咚!!咚!!此时市鼓正敲打,东西二市,正式开坊门,汹涌澎湃的人流涌进其中。这人流看出来,都赏心悦目。长安城部分设计的方方正正,是人看着这条宽度达一百五十米的街道,李彦这才觉得,自己是真正来到了长安。。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六十五章 你故意找茬是不是?》精选:

出了皇城的正南门,迎面就是宽敞的朱雀大街。

看着这条宽度达一百五十米的街道,李彦这才觉得,自己是真正来到了长安。

咚!!咚!!咚!!

此时市鼓正在敲击,东西二市,正式开坊门,汹涌的人流涌入其中。

这人流看起来,都赏心悦目。

长安城设计的方方正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不过更让人舒心的是,包括朱雀大街在内,长安纵横三十八条主要街道,两侧的坊墙上,很少有门户。

李彦此时骑马走在黄土压实的路面上,看着两侧成行遮阴的榆树槐树,所见基本是坊墙后的深宅大院,飞檐重楼。

因为只有王公贵戚,三品以上的宅院,经制度特许,才能对着大街开门,一般人家的门,都只能朝着坊内开启。

如此一来,主街上的人流,就变得无比整齐。

从高空俯瞰的话,可以看到人群每每经过一个岔路口,才会分流一部分,其余时候就是一路直行,川流不息,井然有序。

李彦不是强迫症,但看到这个场景,都觉得十分舒坦。

丘神绩从小在这里长大,安神感也是十几岁就搬入长安,都没什么感觉,三人一路策马慢行,往平康坊而去。

平康坊紧挨着东市,又名“北里”,它的北门,其实与皇城就隔个十字路口,特别方便干部进去接受考验。

三人比较低调,绕了一小圈路,从坊的南门而入。

实际上平康坊里面,并不全是炮火连天的场所,还有许多声色犬马,游乐之地,比如酒肆、珠宝店、乐器店等等。

不少达官贵人的府邸也在其中,比如褚遂良、孔颖达、后来的太平公主、李林甫……

还有李靖。

是的,卫国公府就在平康坊内,李彦想回家,不得不来这里。

显然,这才是他被安神感和丘神绩拖来的真正原因,绝对不是心里好奇已久。

达官贵人归达官贵人,LSP们关心的,还是聚集在坊东三曲(小区)里的美娇娘们。

眼见安神感一副要买单的样子,丘神绩捏了捏钱囊,胜负心上来了,快马往南曲而去:“今日我做东,请两位去舒三娘子处一聚!”

安神感脸色微变,李彦解释道:“今日丘兄解褐入仕,是该做东。”

安神感眉头一扬,爽朗笑道:“那是大喜事啊,好,我们今日就见识一下舒三娘子的才学!”

三曲中,北曲档次较低,里面一鸨一妓的小型妓家偏多,一般是女承母业,以此谋生。

中曲就是后世所熟知的那种,场子大,人员多,不满意可以换一批。

南曲则是高档会所,都知娘子喜欢住的地方,一人一院,点对点贴心服务,但消费就极高了。

丘神绩开口就是南曲,显然是准备大出血。

李彦笑笑不说话。

丘神绩,字韭菜。

三人策马来到南曲的一个院落前,丘神绩翻身下马,见门边没有挂牌,松了口气,上前敲门:“舒三娘子,故人来访!”

吱呀!

门轻轻打开,一张女子精致的脸庞露出半边,打量了他们一眼。

看到李彦和丘神绩一个绿袍一个青袍,再加上安神感一身武袍,女子眼神并无波动,脸上却涌出熟练的笑容:“娘子在呢,三位郎君请!”

丘神绩仿佛正经人作客,拱了拱手:“叨扰了!”

女子开门,李彦见她的打扮和年龄,猜测这位应该是假母,也就是鸨母。

没有后世青楼的龟公小厮,只有假母在前方引路。

一路走进去,李彦才发现,这竟是一个几进几出的大四合院套宅。

这可是在二环内!

四人穿厅过院,更见堂宇宽敞,院里种着花卉,飘来淡淡清香,又有奇石盆池,自然协调。

到了堂上,只听环佩叮当,在四名侍婢的簇拥下,舒三娘子袅袅行来。

丘神绩上前,以称呼官职的方式道:“舒都知,丘某又来了!”

舒三娘子轻轻掩住嘴唇,柔声道:“丘郎君,妾盼你良久了。”

安神感见了挤挤眼睛:“丘兄好魅力啊!”

丘神绩哈哈一笑,觉得倍儿有面子,张罗道:“入席!入席!”

实际上,唐人来这种地方,一般是搞团建,少的有七八个人,多的甚至二三十个人一起来。

丘神绩以前就是组团,然后在场上被华丽丽的忽视了,根本做不了入幕之宾。

在古代,妓女从来都是卖身的,没有什么青楼艺伎,卖艺不卖身的说法,直到明末清初,西班牙与葡萄牙人把梅毒带入中国,嫖客们在生命的威胁下,才发展出一段时间的素炮。

但卖身归卖身,名妓的权力是,她可以挑选客人。

尤其是唐人喜欢成群结队的考验良知,再加上竞争之气成风,其中才华最高,亦或最令都知娘子喜欢的,入内共度良宵,多是件美事,其他人嘛,只能充当陪衬,妥妥的配角。

故丘神绩,字韭菜,又号陪衬居士。

但这一回,他是主角~!

和舒三娘子眉来眼去之后,趁着入席的时间,丘神绩把鼓囊囊的钱袋,直接放入假母手中。

假母打开一看,顿时喜笑颜开:“丘郎君豪爽!”

确实豪爽,里面是整整二十金!

这不是“获其元(初夜权)”,一次豪掷二十金,都知娘子也没到这么金贵的地步,属于恶意哄抬价格了。

旁边的李彦都不知道,相当于自己一年的俸禄,就这么给出去了。

众人入席,舞女从室内走出,开始身姿轻柔的起舞。

相比起朝堂上蹈舞,讲究一个热情开朗,要表达出对圣人的感恩。

这里的舞蹈,则将女子的柔媚美好,展现得淋漓尽致。

举手投足的若隐若现,更有些想入非非的引诱,却又不过于轻佻,很见功底。

而在歌舞蹁跹中,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一一奉上,舒三娘子更是香风缭绕的坐到了丘神绩身边。

丘神绩浑身舒坦,却还记得领导在,微笑道:“舒都知不能厚此薄彼啊!”

顺着他的目光,舒三娘子看向李彦,立刻改变侧重点,游走于席间,以李彦和丘神绩为主,安神感为次。

即便如此,谈笑之间,安神感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受了半分冷落,反倒是被时常附和,频频挠到痒处,哈哈大笑。

都知娘子在这个年代,又有主持人的性质,应付起二十位客人来,都是游刃有余,更别提区区三位。

李彦说话最少,却也心情愉悦,见识到了真正精通人性的女讲师。

不过看着十分健谈,什么话题都能完美接上的舒三娘子,他眉头一动,突然问道:“民间鬼物传闻广泛,娘子可知,哪里最好此风?”

你不是号称都知么,那我拿你当搜索引擎用,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舒三娘子:“???”

还是第一次有人来烟花之地问鬼的。

不过她的反应极快,一边做出小女子怕怕的表情,一边在大脑中全力回忆以前客人席上的交谈,最后再通过三人的口音特征,分辨他们是哪里人。

结合这许多,舒三娘子怯生生的道:“听闻江南好鬼,多邪俗,病了就祭祀,不去医人,妾也不知真假。”

“又是江南躺枪么?”

李彦心中失笑。

如果他们三人说的是江浙口音,那么“多邪俗”的地方,或许就变山东了。

真真假假,谣言密布,倒是有后世搜索引擎那味了。

舒三娘子察言观色,发现李彦对自己的回答并不满意,脸色一黯:“是妾见识浅薄了……”

安神感赶忙道:“元芳可别不信,我也听人说过,江淮百姓多事狐神,房中祭祀以乞恩,民间有谚,无狐魅,不成村。”

丘神绩啧了一声,十分不屑:“愚夫愚民!”

李彦知道这没办法,是时代的局限性。

古代很多地方官员有一项重要功绩,就是破淫祀,正因为这些信仰太过混乱,容易被歹人利用。

而武周时期,治江南,罢淫祀,获得升迁功绩的人,就是狄仁杰。

后来洛阳也闹狐神,武则天还请道士胡慧超入京驱除狐妖。

那些不提,李彦又问道:“长安之内,可有仙师高僧,能破邪物?”

舒三娘子:“……”

你故意找茬是不是?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