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六十六章 老倒霉蛋了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1

舒三娘子快破防了,又是安神感解围:“听闻玄都观中,有得道仙师可役鬼问冥,涤荡邪氛。”李彦微微点头:“玄都观么?”李彦之所以突然想问这个,倒不是相信真有能抓鬼的,而是准备找专业人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六十六章 老倒霉蛋了》精选:

舒三娘子快破防了,又是安神感解围:“听闻玄都观中,有得道仙师可役鬼问冥,涤荡邪氛。”

李彦微微点头:“玄都观么?”

李彦之所以突然想问这个,倒不是相信真有能抓鬼的,而是准备找专业人士帮忙。

若说对装神弄鬼之事最为熟悉的,莫过于道士和尚了。

通过他们,指不定能找到新的思路,将嫌疑人的范围缩小一些。

不求柯南的三选一,三百个实在吃不消啊!

眼见李彦再问了几个关于玄都观的细节后,转移了话题,舒三娘子松了口气。

她目光动了动,赶忙让婢女取来一卷佛经,虔诚的奉上:“这卷《金光明经》,是妾从慈恩寺求来的,赠予李小郎君,愿李小郎君诸事平安,诸邪不侵。”

李彦不是故意为难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收了下来:“舒都知有心了!”

鬼物的话题过去,天南地北,舒三娘子聊些趣事,捧着三人舒舒服服。

虽然碰到了怪人,她心底里,还是认为这趟班很轻松。

平康坊名声在外,内卷的激烈性,也超乎想像。

就算是档次偏低的北曲,都要智体美全面发展。

相貌动人,体态风流,仅仅是基础,得反应快,情商高,胡姬要舞姿生莲,汉家娘子要诗词歌赋。

日常谈论也罢,说笑也罢,时时刻刻都要能作诗。

比如有些自忖有才华的客人,即兴赋诗一首,都知娘子要马上次韵唱和,回一首过去,赢得满堂喝彩。

曹植七步成诗是编的故事,但这些都知娘子是真的要接近七步成诗,否则不配拥有这个名声和出场费。

当然,都知娘子如果主动写诗赠给客人,客人也得反赠一首才有面子,否则也会被嘲笑无才。

穿越抄诗出名的,最好别上这里来,否则分分钟被打回原形。

李彦三人对于诗词没有兴趣,舒三娘子也不用随时准备即兴吟诗,心情放松许多。

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时辰,酒饱饭足,气氛烘托到这了,终于要进入开炮环节。

当然,官员的事情怎么能叫开炮呢,这叫交流学习。

舒三娘子就很懂事:“妾房内收录了几份辞章妙曲,不知哪位郎君愿与妾共同品鉴?”

李彦笑道:“丘兄最好逐雅尽兴,还望舒都知多多指教几回。”

安神感自然也不会夺人所好,起哄道:“是极是极,请舒都知辛劳些,多用些姿势教导丘兄!”

“哎呀呀,你们真是……”

丘神绩假模假样的谦让着,脸上却乐开了花。

我终于不是陪衬了!

“咚!咚!咚!”

然而就在这里,院子外突然传来了重重的敲门声,喧闹之大,居然隐隐传到了后院。

假母脸色变了,匆匆迎出,然后就听到一阵呼喝叫骂。

丘神绩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安神感也十分不悦:“刚刚假母挂牌子了啊,这是怎么回事?”

南曲的这些独门独院,都有信物悬挂在门外。

如果挂上了,就是有客,请勿打扰。

能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体面人,当然会另寻他处。

现在外面的冲撞,得罪的不仅仅是舒三娘子,还有他们这些客人。

李彦则注意到,舒三娘子脸色剧变,再无刚刚的八面玲珑,左右逢源。

她应该是知道来者是谁的,并且看模样,极为惧怕。

“不知所谓,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外面放肆!”

丘神绩怒意上脸,冷哼一声,从架上摘下腰刀,大步往外走去。

他还是很谨慎的,知道取了武器,越是声乐场所,越可能发生冲突,不能吃亏。

“我也一起去!”

安神感义气当先,也要陪着丘神绩一起去。

“同去!”

李彦心中叹了口气,开口道。

他一直认为,在烟花之地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但在这种时候,如果不一起出面,就是畏缩之举,会为世人所不齿,真的是不得不上。

烟花之地果然不是好地方,以后再来,我李元芳就怕鬼,哼!

然而就在这时,舒三娘子却拦在面前,急急的道:“三位郎君,千万别去,你们速速从侧门离开,来者得罪不起!”

丘神绩和安神感顿时面露不悦,挥手道:“舒都知让开吧,此事与你无关,来者折的是我们的颜面,岂能退缩?”

李彦倒是对她的服务态度感到满意,点了点头道:“舒都知好意,我们心领了。”

舒三娘子见拦不住,干脆凑到丘神绩耳边,轻轻说了一个名字。

“什么!”

丘神绩勃然变色,然后问道:“侧门在哪?”

李彦:“……”

安神感:“……”

不是吧,怂的这么快?

舒三娘子松了口气,立刻带着他们往侧门走去。

安神感还不太愿意,但付钱的是丘神绩,此次小聚也是庆贺他入仕,人家正主都缩了,确实没有冲上前的必要。

只是他的心里有了主意,接下来不跟这怂货来往了,丢不起这人。

舒三娘子脚步很快,引着三人来到后花园,打开侧门,匆匆行礼:“失礼之处,望三位郎君见谅,来日必将补偿!”

眼见着她惶急的关上门,转身飞奔了回去,李彦看向丘神绩:“到底是谁来了?”

丘神绩嘴唇颤了颤,低声道:“是周国公府的人!”

李彦一愣:“周国公?”

周国公武士彟,不正是武后的父亲么,不久前看到佛像时还提到过。

现在的周国公是谁来着?

李彦想了想才明白,暗暗的道:“是贺兰敏之啊!那家伙还没死呐?”

安神感则同样面色大变,马上理解丘神绩为什么要跑了,咕哝了一句:“周国公骄横霸道,我们确实惹不起!”

“可我的二十金……二十金啊!”

丘神绩的心在滴血。

丘氏已然走向衰败,他家中虽然富裕,但二十金也不是小数目。

在凉州丢了十金,就让他心疼很久,进法门寺给五金倒没什么,再穷不能穷和尚,而这回本想趁着入仕之喜,奢侈一把,没想到又碰到这种事,实在是肉疼到极点。

想去要回,又实在放不下面子,何况他们也在舒三娘院内吃吃喝喝,难道把这些费用算上,把炮钱单独要回来?

左思右想,丘神绩知道这回估计得吃个哑巴亏了,欲哭无泪的与李彦和安神感分别,浑身无力的骑马离开。

安神感也觉得败兴,对李彦道:“元芳今日要回国公府吧,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定要来我府上一叙!”

李彦拱手一礼:“好!”

目送两人走远,李彦耸了耸肩,倒没什么生气。

他知道,贺兰敏之要挂了,就在荣国夫人死后的几个月。

这家伙也算是奇葩,荣国夫人是他的保护伞,结果这位外婆刚死,连守孝期都没过,就开始寻欢作乐,被震怒的武后拿下,流放途中就用马绳给勒死了。

历史上是这么写的,具体细节可能有出入,但大差不差,对于一个即将领盒饭的人,有什么好动气的。

倒是同在平康坊的卫国公府……

李彦翻身上马,看向那个方向,深吸一口气。

终于要去见李靖的嫡长子,便宜父亲李德謇了吗?

作为被抛弃在凉州十几年不闻不问的孩子,要用什么态度面对呢?

“元芳!元芳!”

不料刚刚出了巷子,后面传来安神感焦急的呼喊。

李彦回头看着去而复返的安神感:“发生什么事了?”

安神感脸上满是惊怒,恨声道:“丘兄被周国公府的人围住了!”

李彦不解:“他为了舒都知跟对方正面冲突?”

冲冠一怒为红颜?丘神绩不像那样的人啊……

安神感摇头:“是丘兄露了白,假母将他一次豪掷二十金的事说了,引发了那些人的贪婪,居然追了上去,明显是要盘剥一番,才肯放人……”

李彦:“……”

想想自从见过丘神绩后,此人经历的事情,他由衷的发出感叹:“这家伙怎么那么倒霉啊?”

丘神绩,字韭菜,号陪衬居士,世称霉圣。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