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六十七章 杀人啦!杀人啦!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1

平心而论,李彦并不想和贺兰敏之起冲突。但大家一同出的,回家去路上丘神绩被堵了,自己那就明白,不能够不救。李彦行动中上也没片刻犹豫:“安兄,烦劳你去皇城,通知内卫丘阁领,越快越好!”安神助眠感见他语气不对,赶快劝诫:“元芳,你初来长安,不知道周国公的威但大家一起出来的,回去路上丘神绩被堵了,自己既然知道,不能不救。。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六十七章 杀人啦!杀人啦!》精选:

平心而论,李彦并不想和贺兰敏之起冲突。

但大家一起出来的,回去路上丘神绩被堵了,自己既然知道,不能不救。

李彦行动上没有片刻迟疑:“安兄,劳烦你去皇城,通知内卫丘阁领,越快越好!”

安神感见他语气不对,赶紧劝告:“元芳,你初来长安,不知周国公的威风,他是连几位皇子都要礼让的人物,千万不要跟他起正面冲突。”

李彦道:“围住丘兄的,不是周国公本人吧?”

安神感道:“当然不是,只是国公府上的狗奴,仗着包庇,跋扈已久……但元芳啊,打狗也要看主人的!”

李彦断然道:“丘神绩也是我内卫的人!”

说罢,一拍狮子骢,往丘神绩的方向飞奔而去。

安神感立于原地,目送他的背影,双拳紧握,心怀羞愧地往皇城报信。

另一边。

早在安神感追上李彦之时,被逼下马的丘神绩,已经被几位膀大腰圆的汉子围住。

他厉声喝道:“我乃朝廷命官,你们几个仆役,竟敢胁迫我?”

可这些呵斥,换来的却是奚落:“区区九品散官,若不是看你有点闲钱,我们周国公府门下,还懒得搭理你呢!”

更有甚者,主动把脸凑了过去:“郎君若是不忿,打我们啊,打我们啊!”

丘神绩确实不敢动手,全盛之时的丘氏,与周国公府比都不值一提,何况现在。

他只能报出官场后台:“我是内卫武德,内卫深得圣人亲信!”

换来的依旧是嘲笑:“内卫?我等见识少,怎的在西京没听说过?”

为首大汉的手,几乎指在丘神绩的鼻尖上:“以你的品级,连圣人的面都见不到,还亲信,别胡吹大气了!”

丘神绩看着那戳在眼前的手指,面孔涨得通红:“你们好生无知!”

大汉啐了一口:“你在妓子身上都豪掷百金了吧,我们弟兄几个想讨个三十金做酒钱,就这么难吗?你就说给不给吧!”

丘神绩咬牙切齿:“三十金!你们真敢要!我没有!”

大汉怒了:“妓子拿得?我们弟兄怎么拿不得?”

双方推推搡搡,丘神绩不断退后,最后被堵在了角落。

一只只手,朝丘神绩腰间的蹀躞摸去。

丘神绩没有反抗,任由对方把那干瘪的钱囊给摸了去。

然后就听到愤恨的咒骂声传来:“该死的,真没钱!”

实际上,丘神绩如果有钱,早就给了,只当破财免灾。

长安谁不知道,周国公武敏之阴狠狂悖,不择手段。

武敏之麾下的疯狗,别说九品小官,就算是五品权贵,都不敢招惹。

至于再往上的紫服大员,这群狗奴也很精明,会主动退避,瞒上欺下,熟练至极。

丘神绩以前是有所耳闻,却万万没有想到,亲身体验的时候,会是自己的大喜之日。

解褐入仕,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代表着从民变成官,比成婚还重要。

正午的庆祝,只是密友间的小聚,原本丘神绩的计划是,跟都知娘子美美的打个炮,晚上再在丘府宴请八方,好好显摆一番。

结果此刻,被一群卑贱的奴仆围住,以下犯上,连番羞辱,他的脑袋嗡嗡作响。

为什么是今日?

为什么偏偏是今日?

“住手!”

正在这时,一声怒喝遥遥传来。

周国公府的奴仆一惊,转头看去,就见李彦策马而至。

见李彦一身绿袍,威风凛凛,这群市井子眼中顿时露出忌惮,对为首的汉子道:“大郎,走吧!”

那汉子满以为能勒索些钱财花天酒地,却一无所获,也是恼羞成怒,一巴掌扇了过去:“什么狗屁官人,连我等下仆都不如!”

汉子甩出这巴掌的时候,满以为丘神绩一定会躲,谁料他竟似是傻住,脸上硬生生挨了,头重重往后一仰,咚的一下撞在身后的坊墙上。

汉子怔住。

而丘神绩疼得如梦初醒,伸手往后脑一摸,触目惊心的鲜血印入眼中。

他胸膛中的戾气一下翻涌上来,满脸狰狞的看着对方:“你这狗奴,敢如此犯上?”

说罢,一拳狠狠的打了出去。

汉子同样练过武功,却没料到丘神绩突然动手,一拳正中面门,发出惨叫,倒在地上。

其他几人吓了一跳,同时往后退去,看着趴在地上的老大,又不敢离开,远远看了过来。

丘神绩见他们欺软怕硬的模样,火气也消了些,暗恨刚刚自己太过软弱,呸了一声:“一群贱奴,懒得跟你们计较,还不带上他滚!”

几个地痞嚣张气焰全消,不敢吱声,弯着腰去扶为首的汉子。

可下一刻,他们晃了晃那人,再一探鼻息,顿时勃然变色,高呼起来:“大郎死了!大郎被打死了!”

这回换成丘神绩怔住,赶紧蹲下查看。

普通人的头部要害遭到重击,都可能造成颅内血管破裂导致死亡,而丘神绩毕竟出身武将世家,从小得丘行恭教导,由于心志不坚,武功并不算高强,但带有劲力的盛怒一拳,正中对方眉心,确实能一击毙命。

“我下了这么重的手么?”

丘神绩面色剧变,看向李彦:“六郎,这可如何是好……”

李彦微微皱眉:“不急,让武侯来收敛尸体,我为你作证,是这群恶奴犯上为先。”

他目光一冷,看向其他奴仆:“对官员都敢嚣张勒索,可想而知你们平时遇上百姓,会何等豪横,肯定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简直死有余辜!”

这群无赖吓得浑身哆嗦,连尸体也不要了,掉头就跑,鸟兽散去。

不过跑出了一条街道,又尖声高喊起来:“杀人啦!杀人啦!”

这里的动静立刻惊动了长安巡逻的差吏,一队皂衣武侯快步跑来。

和不良人缉捕凶手,类似于后世的刑警对应,武侯相当于后世的片警,维持治安,防火防盗。

李彦不慌不忙:“我是振威校尉李彦,在此作证,这位仁勇校尉丘神绩,刚刚受到恶奴冒犯殴打,防卫之后,将恶奴毙杀。”

丘神绩头上的血迹醒目,那群武侯见了面色微变,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立刻意识到这所谓恶奴身份不一般,涩声道:“敢问校尉,此人是何府下?”

李彦道:“他们自称是周国公府的。”

空气一下子安静,武侯的脸上写满了告辞两字,偏偏不敢走。

李彦知道这种事情对于底层的吏员,完全是无妄之灾,挥了挥手:“去禀告你们的上官,我们就在此处等候。”

“多谢李校尉!”

武侯们如蒙大赦,行了一礼,匆匆离去。

丘神绩此时的脸色已经惨白:“六郎,周国公性情乖戾,得罪他的没一个好下场,听三叔说,反对内卫重立的,也有此人在,现在我打死府上的仆役,他定会借题发挥,这该如何是好?”

李彦叹了口气。

如果丘神绩将这些无赖暴打一顿,都是无妨,但直接打死,性质确实不同。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他只能安慰道:“我已经让安兄去皇城内通知丘叔,他得圣人信任,此事你又占理,万年县令会秉公处理的。”

李彦初来乍到,丘神绩则熟悉长安,摇头道:“我怕来不及了,如今的大理寺,遍布武敏之的党羽,恐怕来的不是万年县府的人,而是大理寺中人!”

他打了一个寒颤:“若我被抓入大理寺狱,必定屈打成招!”

丘神绩被严刑拷打,颠倒黑白……

李彦脑海中顿时浮现出画面,心里涌起一股荒谬感。

当然,他并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事。

毕竟现在的丘神绩不是酷吏,而是内卫的一员。

值此敏感时刻,有些事情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李彦关照道:“你若真被抓入狱中,谨记使用拖字诀,静候转机,我和丘叔都会救你出去,万万不能承认你没做过的事情!”

丘神绩本就不是坚毅之辈,被说得愈发害怕,在马下伸手抓住他的裤腿不肯放:“六郎,你一定要救我啊!”

李彦哭笑不得,只能下马安慰:“莫怕莫怕,你要是再咬咬牙,是能挺过去,成正面人物的!”

也就说了短短一刻钟的时间,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一队人策马向着这里冲来:

“大理寺办案,闲者退避!”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