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六十九章 你惹我是吧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1

“六郎安心,我肯定咬牙,被打死也再说!”半个多时辰后,李彦从万年县衙走了出,丘神绩信誓旦旦的确保言犹在耳。李彦很很清楚,丘神绩这个人自私自利,更本靠忍不住,的话他被关入刑部狱,确保什么都撂回去,为了保命反咬一口他三叔丘英都也不是没可能会。但丘神绩也李彦很清楚,丘神绩这个人自私自利,根本靠不住,如果他被关入大理寺狱,保证什么都撂出去,为了保命反咬他三叔丘英都不是没可能。。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六十九章 你惹我是吧》精选:

“六郎放心,我一定咬住牙,打死也不说!”

半个多时辰后,李彦从万年县衙走了出来,丘神绩信誓旦旦的保证言犹在耳。

李彦很清楚,丘神绩这个人自私自利,根本靠不住,如果他被关入大理寺狱,保证什么都撂出去,为了保命反咬他三叔丘英都不是没可能。

但丘神绩也不蠢,只要不进入对方的地盘,他是真的有可能挺住的,所以李彦一路护送,在李谦孺惊怒交集的注目下,带着丘神绩进入万年县衙自首。

“这个时间长不了,几天可以,一旦拖下去,随时可能出事。”

李彦神色凝重。

显然,此事发展成这样,导火索是丘神绩够倒霉,可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很多人都在盯着内卫。

他能避开吏部铨选,靠着内卫的立功,快速成为六品官员,别人就不眼热?

官位与权势挂钩,能让无数人为之疯狂,这是一块大蛋糕,谁不想咬上几口?

李彦毫不停留,骑上马,往皇城的内卫驻地而去。

丘英不在,仆役也在摸鱼,看到他赶忙继续打扫。

李彦并不理会,找了块地方,开始练左手刀。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看到丘英走了进来。

远远看到丘英的脸色,李彦就知道事情并不顺利,心头也是一沉,迎上去问道:“丘叔,圣人可有口谕?”

丘英摇了摇头:“圣人头疼病发,天后在照顾。”

李彦问道:“那天后?”

丘英脸色灰败:“我等候良久,天后没有见我。”

这很正常,武后本来就是贺兰敏之的靠山,她把这个外甥的姓氏改为武,继承了武氏的香火和爵位,成为周国公,又怎么可能为丘英出头?

李彦低声道:“这么长时间,圣人就一直头疼,都无法召见一下吗?”

丘英皱眉,赶紧将他拉到边上:“元芳你这是什么话,圣人龙体不适,我等做臣子的,又岂能打扰?”

李彦无奈,只有道:“是我失言了。”

丘英捏住他的肩膀:“元芳,我知你心急,但我们是大唐的臣子,忠君报国,千万不要心怀怨怼!”

李彦点头:“嗯!嗯!”

报国倒也罢了,权当圆心中的盛世大唐。

忠君?忠个屁!

相比起丘英的一腔忠心,李彦心里完全是另一番想法:“李治这是被武则天控制了,还是拿武则天当挡箭牌?”

他很清楚,李治离死还远呢,这家伙虽然身体不太好,但一直活到五十六岁。

人生的后十年,还在洛阳和长安之间往返,路途多少有些颠簸,如果安心在一地休养,说不定能撑过六十。

这在历代皇帝中,算长寿了,龙精虎猛的李世民,由于早年打仗落下了伤,都没他这个病恹恹的儿子活得久。

现在的李治才四十多,若说长时间处理朝政,精力不济,需要武后代劳,那完全可能。

但见一下丘英,说几句话都不行么,丘英等了整整一下午啊!

“武则天现在还不是名正言顺的天后,总觉得她控制不了李治。”

“但如果真是借故身体推脱,丘叔对他忠心耿耿,侄子遭难都不肯救一下,反倒是偏帮贺兰敏之那畜生,真够寡恩的。”

李彦暗暗摇头。

丘神绩的遭遇,丘英的碰壁,给他提了一个醒。

长安真的不比凉州。

凉州乃边州,实力为主,立功为先。

只要有能力,凉州都督会对你以礼相待。

而长安是大唐国都,权贵盘根错节,势力影响往往更重要。

至于能力和功劳,天底下能人众多,在皇帝眼中,从来不会缺少某人,朝廷就运转不了。

功劳更只是权衡的一小方面,否则那么多功臣良将,也不会落得悲惨的下场。

此时的丘英就是例子。

昨晚见李治时,还升官做了四品将军,蹈舞以谢圣恩。

今天下午,就愁眉莫展,呆呆的站在台阶边,两鬓更显斑白。

注意到李彦的目光,丘英努力挤出笑容:“元芳,你别在这里等消息了,回国公府吧,卫国公还在等你。”

李彦道:“丘叔你也不要太担心,丘兄吉人自有天相……”

这话说出口,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违和。

也许丘神绩这辈子,就基本告别“吉”了。

不管怎样,安慰丘英后,他一路出了皇城的朱雀门,又往平康坊而去。

这次是真回家了。

李靖的卫国公府,位于平康坊西南隅,没多久就看到外墙。

即便是宰相府的外墙,也是很简陋的,由黄土一层层夯筑,没什么涂料。

绕宅一圈,作用就像是后世庄园最外的一圈栅栏,主要是界定范围。

进入这里面,就是私人地盘,若是不经同意乱入,轻则杖责,重则毙命,也不违法。

李彦策马过了乌头门,往里面走,远远看到飞檐重楼、华丽气派的白墙红门,那才是卫国公府的正门。

不过李彦的目光,却转向阍(hūn)室,也就是国公府的门卫值班室。

那里正立着几匹高头大马,上面的人很眼熟。

果然,听到后面的马蹄声,背上之人转过来,正是周国公府的豪奴庞四。

他本来正在跟一位老者说话,此时拍马迎了过来,呵呵一笑:“李武卫!仆恭候多时了!”

李彦面无表情:“何事?”

庞四笑容热情,好像对刚刚的拒绝毫无芥蒂:“李武卫还在气愤丘贼行凶之事?那丘贼之父,是个生吃人心的,丘贼在凉州,更是私闯贾氏府邸,惊扰女眷,为世人所不齿,李武卫文武双全,前途远大,何必跟这等人厮混?”

他稍稍压低声音,意味深长的道:“我们国公敬佩李武卫在凉州所为,深感武德卫之职埋没人才,如李六郎这般英雄,足以胜任机宜使一职,这是他的原话呢!”

李彦一惊。

武敏之真是嚣张,竟敢许官?

庞四见到这个反应,满意的笑了:“李武卫,请吧!”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彦脸色虽然变了,回绝的速度却半点不慢。

依旧是干脆了当的两个字:“不去!”

庞四愣住。

他的笑容收起,从腰间取出一把精致的小刀,灵巧的五指转动着刀柄,雪亮的刀身映出阴寒的双目:“李武卫真是年少气盛,我们国公一片好心,两度邀请,你真的要拒绝这份善意吗?”

李彦朝大明宫的方向拱了拱手,脸上写满了忠诚二字:“我内卫自设立以来,分裂突厥,经略西域,威行海外,雷霆壮哉,讲究的是忠君报国,只听命于圣人,他周国公有何资格,敢质疑内卫职务?!”

庞四没想到对方把这种话公然喊出,勃然变色,吓得策马倒退几步。

下一刻,他彻底恼羞成怒:“敬酒不吃吃罚酒!齐管事,我们国公前日相邀,卫国公以身体不适,无法见人婉拒,想来今日他也难以见人吧?”

庞四的后半句话,是对卫国公府上的老者说的。

李彦也看过去。

岐州驿馆中,卫国公府上有人来请他回家,应该就是这位齐老,国公府管事一类的人物,深得李德謇信任。

而此时,这位齐管事沉默半响,垂下头低声道:“阿郎今日确实身体不适,请小郎改日再来吧!”

庞四哈哈大笑起来:“这才识趣嘛!”

李彦深深吸了一口气。

数个时辰前,他还得意于人脉。

数个时辰后,连家都进不去?

李彦凝视了卫国公府那紧闭的大门片刻,不去看庞四得意扭曲的面容,不发一言,调转马头,转身离去。

出了平康坊,他来到一棵槐树边,一拳轰出。

这一拳没用上劲力,只是单纯的蛮力,但也打得树叶簌簌而下。

“贺兰敏之,你惹我是吧!”

李彦心中既有恼火,也有警惕。

他知道贺兰敏之快死了,但没事发之前,这家伙仍然姓武,是天后外戚,一品国公,附庸者众。

身边一个豪奴,就嚣张跋扈到这般地步,武敏之的疯狂可见一斑。

这事没完。

那好!

李彦开始查看成就点。

【成就点:164】

以前在凉州,成就点是+1+1,积少成多。

从昨晚入住太子宫开始,成就点的上涨就变成了+2+2,每次的量翻了一倍不说,间隔还短了很多。

显然首都长安固然凶险,收益也不是凉州可比的,太子的政治影响力,更是巨大无比。

估计此时许多官员的案头,都已经出现了他的名字。

未必将此时的他当成什么大人物看待,但肯定记在心头。

这就是声名鹊起的影响力。

“逼我努力?”

“该加智慧了!”

李彦深吸一口气。

在凉州的日常,家世敲开上流的大门,武力铸就耀眼的阶梯,剩下保持正常人的智慧就足够。

关键时刻有神探天赋的触发,帮他破解使团迷案,可以说将每一分都花在了刀刃上。

但现在,普通人的智慧,已经不足以让他应付错综复杂的长安局势,该给自己压一压担子了。

连续三次闪烁,他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思维敏锐的快感。

李彦之前推测,1到5点是普通人,6到10点是普通天才范畴,如今看来,判断基本正确。

他将智慧加到8点,又把成就点花光了,但在普通天才里面,已经算是不错的层次了。

这一刻,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昨晚太子宫闹鬼事件的前前后后。

太子宫西园的灵堂。

没有名字的生辰八字。

太子内心的仇恨。

“难道说……”

“真相竟是这样?”

李彦猛然睁开眼睛。

【智慧:5(能熟练的回答“此事必有蹊跷”)】→【智慧:8(侦探的基本修养)】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