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七十章 弓弦劲秘传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1

“的话是这样的话,一切就都也可以作出解释了……”“但还缺一环线索,先去道观看一看!”仔细推敲片刻,李彦心中有了斤斤计较,往玄都观的方向而去。历史上玄都观勃兴的时期,要从唐睿宗就。后人深入了解它,一般是刘禹锡的诗词,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这诗反讽得权历史上玄都观兴盛的时期,要从唐睿宗开始。。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七十章 弓弦劲秘传》精选: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

“但还缺一环线索,先去道观看看!”

推敲片刻,李彦心中有了计较,往玄都观的方向而去。

历史上玄都观兴盛的时期,要从唐睿宗开始。

后人了解它,一般是刘禹锡的诗词,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这诗讽刺得权贵恼羞成怒,写完又被贬官了。

现在这所道观也在,但还不是顶流。

如今高宗时期,长安道观有四大之说。

位于保宁坊的昊天观、位于普宁坊的东明观、位于颁政坊的昭成观和位于大业坊的太平观。

达官显贵要去道观,一般会选这四座。

但安神感既然说里面有道士可役鬼问冥,涤荡邪氛,李彦在对太子宫闹鬼事件有了推测后,决定去看看。

主要也是因为玄都观很近。

它在崇仁坊内,而崇仁坊就在平康坊上面,过一条街就到了。

这里紧邻东市,街上行人众多,李彦一边让狮子骢慢行,一边默默思索,进一步加强对局面的分析。

吐蕃崛起,大唐又有强大外敌,内卫重回,不可避免。

群臣都知道这个部门,是赚取功勋的好地方,多少权贵,都想分一杯羹。

而朝廷上的那些反对派,一方面会尽量掣肘,另一方面也会往里面掺沙子。

武敏之邀他入府,必然是恩威并施那一套,许以机宜使之利,收买他为己所用。

此人只是其一,内卫还有敌人。

李彦没有忘记,凉州的使团迷案,主使者是贾思博,可大唐的政治中心长安,很可能还有与吐蕃私通款曲,暗自往来之辈。

等到贾思博被押送入京,一场浩大的审问势在必行,那个人或者那群人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或许又将刮起另一场风暴。

“暗地里盯着我们的,有很多眼睛啊!”

“咦?”

正想到这里,李彦眉头一动,突然察觉到背后有个人,真的在跟着自己。

他目光一厉,杀心大动。

武敏之疯了是吧,如此明目张胆?

真惹怒了我,晚上潜进周国公府,一刀把他的狗头剁下来!

虽然知道这么做太不值得,对方本来就要死了,但李彦真有点毛了。

他一夹马腹,狮子骢立刻加速,在避开行人的情况下,眨眼间就飞奔出了这条街道。

身后远远跟着的人一惊,赶忙加快步伐,但刚刚拐过街角,一只手掌就如闪电般探了出来,直接施以角抵擒力。

千钧一发之际,那人低声喝道:“小郎!仆是卫国公府的!”

李彦眼睛一眯,发力稍缓,打量跟踪者。

跟踪者年纪很大,头发业已花白,但身材粗壮,筋骨强健,脸颊有一道醒目的粗红伤疤,脖子处也有淡淡的伤疤,确实是一派军旅气质。

李彦信了几分,却仅仅收了些力气,依旧控制着对方。

跟踪者则一直在暗暗抵抗,却被李彦的手掌牢牢压住,发现实在挣脱不了束缚后,才松弛下来:“小郎好功夫,许大佩服,昔日苏将军也是这般骁勇多力,胆气超群啊!”

李彦知道,这位许大口中的苏将军,应该就是李靖麾下的苏定方了。

攻东突厥时,就是此人率两百骑兵冲杀,突入到颉利可汗的牙帐内,吓得颉利可汗屁滚尿流,直接逃亡。

李靖一路追杀,以正合以奇胜,连续五场大战后,终于将不可一世的东突厥灭国,活捉颉利。

从那之后,世上少了一个可汗,长安多了一个舞王。

瞧瞧此人的年纪,参与灭东突厥之战不可能,但跟着苏定方打仗,还是可以的。

对于战场老兵,李彦的态度好了些,手掌松开,仍然警惕:“说吧,跟着我作甚?”

许大行礼后,从腰间取出一物,双手奉上:“国公闭了府门,自觉无颜见小郎,让仆带此秘卷,望小郎收下!”

李彦接过,翻开略略一扫,眉头扬起:“陇西李氏的弓弦劲秘传?”

所谓秘传,就是各大高门士族的不传之秘。

比如陇西李氏,自认先祖为汉将军李广,所传弓弦劲最为精髓,是为秘传。

即便是内卫,有的也都是劲力真传,不可能获得秘传。

许大道:“这卷秘传原本要等小郎祭祖后,再行传授,然小郎身负内卫之责,抵御外族,难免遇险,国公便有意提前传授,不料周国公咄咄逼人,我府上已是大不如前,愧对老国公凌烟之功,唉……”

他一卖惨,李彦倒不好说什么。

毕竟百善孝为先,在古代父亲做什么都是对的,就算李德謇是废物,他都得受着。

目前看来,李德謇一方面屈从于武敏之的淫威,另一方面又赶紧让仆人带着秘卷来收买他,还是有脑子的。

但太卑微了。

你是李靖的嫡子啊,继承了卫国公的爵位,居然落魄到这份上?

李彦暗暗摇头,开口道:“武敏之乖戾成狂,必无好下场,暂且忍让也不失于良策,你回去对大人说,待我解决此事,再入府拜见。”

许大垂首道:“是!”

“回去吧!”

李彦翻身上了狮子骢,挥了挥手,策马离去。

许大目送他挺拔的背影远去,心里难受。

在得知李彦得入内卫,授六品振威校尉,又有太子赏识,国公府上下是很高兴的。

现在朝野上下差不多都知道了,这位在凉州立下大功的内卫武德,是李靖的嫡孙,年纪轻轻,前途远大。

日渐衰败的卫国公府,也能跟着沾沾光,自然要好好准备一番,迎接小郎回归。

结果出了这事。

十多年不闻不问,本来就没什么感情,再经过这么一折腾,那就更是淡薄。

片刻之后,许大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

另一边,李彦进入崇仁坊后,改变计划,选了家逆旅,开了间小时房。

回不了卫国公府,今晚他本来就要在旅馆睡。

这个时期的旅馆,一般是逆旅、客舍,都是私人旅馆。

只要有钱,半夜去敲门,都能住进去,白天也能随时定几个时辰的。

长安的人太多了,与人方便,与己金钱,商机极多。

李彦让逆旅的随从牵着狮子骢去喂喂料,他一身官袍,没人敢轻慢,自己则选了间小院落,开始阅读秘籍。

话说他来这个世界,还从来没见过武学秘籍,一身武功都是哑叔手把手教导的。

理论性的知识少,实践性的练武多,对于这种秘传,或多或少有着好奇。

不过等他翻开后,发现这所谓的秘传,更像是一本私人笔记,是很正规的书籍。

果不其然,天赋【别人家的孩子】还触发了。

他智慧已经加到8点,因此升到上限10点,就动不了了。

李彦倒也知足,立刻沉浸在了书中。

弓弦劲的修炼秘法,占据了其中的一半,另一半记述的是李广的生平和兵法。

从书里的记录,李彦看到了一个最初骄狂自信,逐渐迷茫失落,最后绝望自杀的李广。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后世有各种各样的分析,但李彦此时见了,却只觉得一人之力,有所穷时,李广武功再好,在兵法上终究有欠缺。

而一军之力,一国支持,才可令匈奴悲歌,封狼居胥,彪炳千古。

“古往今来,又有多少人能跟卫青、霍去病相比呢?”

李彦稍稍感怀,看完李广生平后,再去看弓弦劲秘传修炼。

总的来说,秘传在真传上,总结出了三招绝技。

会满弓!射天狼!落九日!

而每招绝学的书页边,都密密麻麻记录着注释,其中还夹杂了不少兵法心得。

从笔迹上看,出自不同人,都是历代的学习者。

李彦发现,不仅是李氏族人,这本秘卷,也曾给外人学习过。

最近的两人,是苏定方和薛仁贵。

苏定方与李靖关系亲近,得到传承很是正常,没想到薛仁贵都练过这弓弦劲秘传。

想来这也是高门士族延续,收买人情,投资强者的手段之一。

可惜自从大非川之战后,薛仁贵被贬为庶民,军神落幕……

不过此时看着薛仁贵锋芒毕露的注释,依旧热血沸腾: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天狼星为野将,主侵掠,射天狼,正要诛灭贪残敌寇。”

“得李公所传,拜习此式,自当效绩,威振夷荒!”

李彦悠然神往。

此书传自李靖手中,以骑三千,喋血虏庭,古未有辈,堪称完成前人未有之业。

传到苏定方手中,前后灭三国,皆生擒其主,将大唐疆域扩展到极致。

再到薛仁贵手中,弓一弯而天山未定,箭三发则铁勒知归,勇冠三军,名可振敌。

现在,传到了他这里。

且看年轻一代,如何延续神话,威振夷荒,雷霆壮哉!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