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七十二章 唯一外戚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1

李彦步伐飞快,规避值勤的武侯队伍,专走依旧热闹的场面的坊市外墙。长安不少人家还也没睡。长安城的夜禁,并也不是说每到早上,所有人都要在家中,不许在外面活动的。它严格禁止的,是早上在长安五十二条纵横驰骋主干道上活动,那里都有武侯值勤,抓到后立马被捕入狱。但坊市内部长安不少人家还没有睡。。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七十二章 唯一外戚》精选:

李彦步伐飞快,避开巡逻的武侯队伍,专走依旧热闹的坊市外墙。

长安不少人家还没有睡。

长安城的夜禁,并不是说一到晚上,所有人都要在家中,不准在外面活动的。

它禁止的,是晚上在长安三十八条纵横主干道上活动,那里都有武侯巡逻,抓到后立刻入狱。

但坊市内部,则依旧能继续嗨,各个坊门一关,里面热热闹闹,武侯都是不管的。

尤其是平康坊,KPI基本在这个时间点完成。

正好外面夜禁,官员们留宿其中,继续接受考验,也是合情合理。

只要第二天不是朝参日就行。

而李彦的目标太平坊,也是热闹的坊市之一。

尤其是一座巨大的府邸,更是烛火通明,里面觥筹交错,依旧在宴饮。

应该说,大宴才是它的常态,什么时候安静了,附近早被吵闹习惯的居民,恐怕反倒不适了……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多少人恨不得这府邸内的主人去死,可他依旧活得特别潇洒。

武敏之坐在正堂主位上,身穿三品贵人的大科团花紫绫袍,额头饱满,脸颊光润,五官俊美到仿佛雕刻出来。

再加上眸光灵动,唇角带笑,俯仰顾盼,风流倜傥,无论是谁首次见了,都会赞叹此人绝对是得上天青睐。

而武敏之不仅长得极为俊美,席上的客人,还个个身穿绯袍,气派十足。

这些人都是朝廷四品五品官员,可以蒙荫庇子,保三代富贵,能称权贵。

但每每当武敏之的目光望过去时,他们赶紧赔笑迎上,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比见到上官还恭谨。

这一切,要源于武敏之不仅天生一副好相貌,更投了个绝世好胎。

自从原来的武氏,被武后杀的杀,流放的流放,贺兰敏之就改姓为武,传承香火,成了周国公。

也是唯一的外戚。

历代外戚为乱,都需要朝臣乃至天子压制,昔日长孙无忌掌控朝廷,将李治几乎架空,也是外戚亲舅。

而武后主动举起屠刀,对自家下手,如此行径,令群臣咋舌,也难免对武敏之多了几分忍让。

毕竟人家都要绝后了,总不能叫武氏彻底断了香火吧?

而武敏之享受的待遇越来越好,他本人没多少才学,却提拔为兰台令史。

兰台也就是原秘书省,里面有众学士大儒,编撰《三十国春秋》等书,向圣人进献,署名正是武敏之。

这可是与太子编著《瑶山玉彩》类似的行为,为的就是收买士人之心,因此追附武敏之的文人极多。

没办法,能为皇室修书,不仅能得到学士的名头,还可以获得贵人举荐,比起科举强得多,堪称终南捷径。

有了外戚国公身份,又得士人支持,加上多年培养,越来越多的官员向武敏之靠拢。

此刻在场的,就有好几位六部郎中。

六部郎中是正五品上,掌握实权,平时多少人巴结还来不及呢,此时位于席间,虽然比起其他官员自矜,可也免不了陪酒谈笑。

“内卫浪行,当街打死我的爱仆,我本欲息事宁人,邀那李元芳入府,却被其断然拒绝,视周国公府于无物!”

“这口气,我咽不下!”

于是乎,当武敏之突然收敛了唇角笑意,愤然开口时,正堂的气氛立刻一肃。

众官面面相觑,吏部刘郎中立刻起身道:“内卫不法,早有前例,此次小小武德卫,就敢以下犯上,当着大理寺严查,以儆效尤!”

吏部一向看内卫不顺眼,刘郎中带头冲锋毫不稀奇,但武敏之并不买账:“现在人犯在万年县衙啊!”

大理寺丞李谦孺根本没资格入席,大理寺在场的是从五品下的郭寺正,他赶忙起身:“劳国公稍候,三日之内,定将丘神绩从万年县衙移入大理寺狱。”

“三日?”

武敏之并不满意,又看向吏部刘郎中:“圣人有意令吏部裴侍郎为内卫阁领,调任出京,入安西驱逐蕃贼,你对此有何看法?”

刘郎中表情一僵,这问题简直要命,结结巴巴的道:“这……裴侍郎师承苏大将军……蕃贼寇边,实该出战……”

巴结武敏之归巴结武敏之,但裴氏也不好惹,尤其是凉州都督裴思简和吏部侍郎裴行俭。

此次圣人调裴思简回京问讯,朝会上多次流露出赞赏,很可能就此入阁拜相。

再加上裴行俭师传苏定方兵法,在国有战事之时,迟早要调任出京,这样的内外置换,是很正常的。

他一个个小小的吏部郎中,敢说一个不字?

武敏之嘴角撇了撇,眼神中流露出明显的不悦,看向另一人:“柴郎中,你兄长柴备身,也准备在内卫任职吧?”

户部柴郎中起身回话:“禀国公,兄长得圣人信任,确实要入内卫,任机宜使。”

武敏之皱眉:“柴备身也是圣人面前的近臣,就甘愿当一个机宜使,矮丘英一头?他当年还被丘行恭羞辱过吧?让他入府来见我!”

柴郎中瞳孔微微缩了缩,不敢怠慢:“是!”

武敏之手中把玩着晶莹的酒杯,冷声道:“内卫常设阁领五人,外职都是四品,常设机宜使十二人,外职五品,等吐蕃使节团入京后,就将一一安排。圣人对外之心坚定,安西四镇,我大唐是肯定会夺回的,此番立功的机会,诸位不要错失!”

一众官员心领神会,齐齐起身:“我等唯国公马首是瞻!”

“好!”

武敏之终于起身,举杯道:“建功立业,共饮此酒!”

众人举杯畅饮,再坐下时,气氛恢复和谐。

武敏之拍了拍手:“有酒无舞怎么行?让她们上来!”

四位身材妖娆的女子走上席间,袅袅行礼。

一众官员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这四位都是平康坊的都知娘子,满腹才华,八面玲珑,平日里不知多少士子乃至底层官员,极力巴结。

结果现在,居然被带到了周国公府,一起跳舞?

武敏之却不以为意,欣赏起四人的舞蹈来。

众人起初觉得不适应,不过渐渐的,也沉浸于这种凌驾于旁人之上的快感,拍手叫好,放浪形骸。

等到一曲舞罢,武敏之看向舒三娘子:“舒娘子,那打死我家仆的丘神绩,就是在你院中作客吧?”

舒三娘子花容失色,直接跪下,拼命叩首:“求国公饶恕!求国公饶恕!”

见她战战兢兢的软弱模样,武敏之啧了一声,脸上露出十分无趣之色,目光一扫,突然凝固。

他看向舒三娘子身后一女,缓缓开口:“吴大娘子,你眼角生出皱纹了,你知道么?”

吴大娘子一怔,赶忙盈盈拜下,怯生生的道:“妾出行匆忙,冒犯国公,望国公饶恕!”

她确实倒霉,在院子里午睡,被吵醒后,就被恶仆塞入马车,一路拉来了国公府。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直到夜半,才招入席上。

不同于以往的酒会席纠(主持),这次是直接跳舞。

都知并不是能歌善舞的胡姬,主要是靠才思敏捷,有些年纪也不小了。

比如吴大娘子都三十多岁,如此折腾之下,妆容自然就有些遮不住眼角皱纹。

空气突然安静下去。

吴大娘子垂着头,看不到四周侍立的婢女反应,并不知道她们两股战战,露出极为惊惧的神色,而武敏之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俊美的五官甚至扭曲起来。

周国公府的人都清楚,武敏之有个禁忌,他特别讨厌女子脸上有皱纹。

如果女婢脸上长了皱纹,基本上第二天就消失不见了,必须保持脸上光洁,双手也要光滑白净。

正堂之内,没人知道为什么。

不对,有一人知道。

房梁上俯瞰众人的李彦,眉头紧皱,感到十分不适:

“那事竟是真的?”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