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七十四章 《周国公府闹鬼事件》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1

“庞四被那个妓子杀了?”宴会散了,武敏之饮下不少酒,刚准备好安歇,却可以得到这个消息。他皱了皱很好看的眉头,脸色铁青下去:“那舒三娘子呢,别轻意让她死!”禀报的另一位豪奴战战兢兢的道:“舒三娘子好像掉入后院的湖里被淹死了,我们在边上意外发现了鞋。”却他皱了皱好看的眉头,脸色阴沉下来:“那舒三娘子呢,别轻易让她死!”。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七十四章 《周国公府闹鬼事件》》精选:

“庞四被那个妓子杀了?”

宴会散了,武敏之饮下不少酒,刚刚准备歇息,却得到这个消息。

他皱了皱好看的眉头,脸色阴沉下来:“那舒三娘子呢,别轻易让她死!”

禀告的另一位豪奴战战兢兢的道:“舒三娘子似乎掉进后院的湖里淹死了,我们在边上发现了鞋。”

然而武敏之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断然道:“庞四死在仆役院内,她死在后院湖中?她是怎么跑过去的?你们一路上的人,眼睛都瞎了么!”

他大手一挥:“立刻在全府搜查,这贱人肯定还躲在某个角落,府内可能还有她的同伙,哼,都知娘子就是会勾搭男人,定是收买了某个贱奴,将鞋子放入后院,蒙骗你们这些蠢货!”

豪奴大惊失色:“是,我们马上去找!”

“一群废物!”

眼见手下匆匆去了,武敏之躺了下来,四周的婢女赶紧上前,为他捏腿松肩,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他心头却是越来越烦恼,不多时就呵斥道:“滚!统统滚!”

婢女们噤若寒蝉的退了下去,武敏之看着空荡荡的四周,反倒自在了些,听着雨声,睡了过去。

子时之后,最热闹的平康坊,都渐渐沉寂。

随着一盏盏烛火的熄灭,整座长安城,陷入了平静。

只剩下那大雨倾盆,清洗着尘世的不洁。

“噗通——噗通——”

就在这时,守在房外的奴役,一个接着一个,被击中后脑,跌倒地上。

昏昏欲睡的婢女,被一只手掌在脖子边一按,也软软倒下,晕了过去。

“嘀嗒——嘀嗒——”

雨声开始变化。

似乎近了。

越来越近。

榻上的武敏之皱起眉头,啧了啧嘴唇。

他嘴上好像滴了什么东西,满是腥臭的味道。

这种味道,武敏之既熟悉又陌生。

他曾经亲手将一个婢女打死时,飞溅到脸上的,就是这种难闻的味道。

从那之后,他就不再亲自动手,都是让仆从代劳,因此好久没有闻到过了。

迷迷糊糊间,他睁开眼睛,猛然愣住。

因为一张死不瞑目的脸,就在他的上方,直直的看着他。

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那下垂的头发搭在他的脸上,湿漉漉的。

不知是雨还是水,顺着脸颊流下,就变成了血水。

顺着下巴,慢慢流淌,最终滴在他的嘴唇上。

“啊——!!”

武敏之发出惨叫,猛然挺腰起身。

而那女子也倏然间往上飞去,飘到榻前,依旧直直的盯着他。

女子一身血衣,破破烂烂,微微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股无声的控诉,却更让人毛骨悚然。

武敏之看着血衣女子,仔细辨认后,伸手抓起榻前的一柄长剑,直指过去:“舒三娘子?你这卑贱的妓子,还敢装神弄鬼,给我死!”

他凶神恶煞,挺剑便刺。

然而下一刻,武敏之的脸色剧变。

因为那身穿血衣的舒三娘子,再度往上一飘,然后往后飞退。

她脚不沾地,瞬间跨越一丈之远,衣衫拂扬,猎猎作响。

这种动作,真的是鬼怪才能做出的了!

他还想细看,血衣舒三身躯一晃,消失不见。

“来人啊!来人啊!!”

武敏之放声大喊,但外面除了倾盆的雨声,根本没有一个人进来。

冷汗从额头上流下,他转着身子,剑尖虽然颤抖,但还是遥遥指向空处,不放弃抵抗。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声脆响。

武敏之猛地回头,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彩瓷,忽然摔在地上,砸成一地碎片。

他视线还在彩瓷上,丈许开外的屏风晃了晃,也重重倒下。

紧接着,一件件家具,杂乱的倒下!

倏然在左,忽而在右!

砰砰砸在地上,犹如重重砸在人的心上!

每一声脆响,武敏之的双腿都忍不住哆嗦一下,最终终于握不住宝剑。

宝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但武敏之扭曲的五官却愈发狰狞,凶狠地挥舞着拳头:“出来!你出来啊!这算什么本事,你变成鬼了,本国公也要再杀你第二次!!”

话音刚落,血衣舒三再度出现,只是这一回,她的嘴里发出了凄厉的声音:“妾杨薄命……无缘奉箕东宫……今魂归兮……诉冤索债!!”

武敏之瞳孔猛然收缩,脸色变得惨白,嘴唇无力地翕动着,挤出几个字来:“你……杨氏……怎么可能……”

血衣舒三也开始颤抖,似乎为这等惨绝人寰的内闱丑闻,语调变得怪异扭曲:“生前作下千般业,死后通来受罪名……武敏之,你死之后,妾将日日食你肉,寝你皮……让你受尽十八层地狱的折磨,永无休止……”

武敏之一步步往床榻上退去,却嘶声道:“不,你该去找李弘,那个从小孱弱无能的李弘,凭什么他是太子,我哪点不比他强,只因投了个好胎,他就命中注定要继承这万里江山?凭什么!!”

他退到了榻边,咆哮道:“我抢不了他的江山,至少能抢他的女人,杨氏,你去找李弘,都怪他!对,都怪他!!”

血衣舒三浑身发抖,几乎要瘫倒,但外面雷声一响,她倏然间消失不见。

武敏之呆呆的看着满地狼藉的房间,还未有所反应,骇然抬头:“又来?”

一个矮了不少的血衣女子,脚踏实地,步步血印,走了过来。

“吴大娘子?”

武敏之浑身无力,伸手捞了捞,没抓住剑,满是不甘的道:“杨氏也就罢了,你们这些卑贱妓子,也配来找我索命?”

舒三娘子死没死,他还不能确定,很可能是被哪个贪图美色的下仆给藏起来了,但这个吴大娘子,肯定是被打死了的。

他宁愿死在杨氏手里,也不愿意死在一个都知娘子手里。

然而下一刻,吴大娘子开口,以一种苍老但温柔的语气道:“敏之,我是阿婆啊,我回来看你了!”

武敏之突然僵住。

他就像一具泥雕木塑,呆呆的一动不动。

“啊——!!”

整整十个呼吸后,他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朝着榻上的被子里钻去。

面对苏三娘子和吴大娘子的冤魂,武敏之怡然不惧,这些下人贱籍的命,在他眼中根本不算命,即便回来报仇,她们都不配。

面对杨氏的冤魂,武敏之失态怒吼,却依旧振振有词,居然将错推到太子身上。

可最后苍老的声音响起时,哪怕不是荣国夫人的声音,哪怕只是短短一句话,他也直接破防。

拼命往被褥里面躲。

但外面依旧响起了苍老的声音,无孔不入,往耳朵里面钻。

眼前的世界直接熄灭。

恍惚间,他似乎又回到了阿婆湿濡的怀抱。

那满是皱纹斑点的皮肉,和再多佛香也难以掩盖的老年体臭,扑面而来。

不断包围着他,让他窒息。

从十三岁开始,足足十五年。

“我已经是周国公了……我不会再服侍你了……老物你死都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啊啊!!”

武敏之不断打滚,拼命惨叫,声嘶力竭。

直到几只手颤抖着把他拉了出去:“国公!国公!”

光亮重现,烛火重燃。

武敏之看着众奴小心翼翼的围住自己,呻吟道:“梦?一场梦?”

可当他低下头,印入眼帘的被褥上,全是血手印。

阿婆还是回来看他了。

武敏之两眼泛白,仰后便倒。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