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七十五章 万众瞩目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1

周国公府外。李彦舒展了一下背脊,笑容满面。但是短时间内运用比较了不少次射天狼,对身体导致了不小的负担,但精神上的身心愉悦感真是无与伦比。装鬼原来是是这么爽的事!关键是,此次确认了很多事情。贺兰敏之历史上被杀的罪名有数条。第一条是与外祖母王氏私通,第二李彦舒展了一下背脊,笑容满面。。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七十五章 万众瞩目》精选:

周国公府外。

李彦舒展了一下背脊,笑容满面。

虽然短时间内运用了不少次射天狼,对身体造成了不小的负担,但精神上的愉悦感简直无与伦比。

装鬼原来是这么爽的事!

关键是,此次确定了很多事情。

贺兰敏之历史上被杀的罪名有数条。

第一条是与外祖母杨氏通奸,第二条是逼淫原太子妃杨氏女,第三条是淫辱太平公主的随行宫人,第四条是杨氏死后服丧期不遵礼制,饮酒作乐,贪污造佛像的银钱和瑞锦。

最后事发,叠数怒,配流雷州,行至韶州时,以马缰缢死。

不过后来出土的贺兰敏之墓志,其上颇多赞赏,因此又有学者推测,贺兰敏之是被污蔑的,另有死因。

具体真相,李彦并不清楚。

正规的历史学就是这样,历史上的事情,大部分是说不清楚的,包括很多耳熟能详的历史事件,都存在着争议,真正搞的明明白白的,反倒是少部分。

那些喜欢下断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是营销号的行为,正规的历史学家,即便有百分百的把握,说话都要留三分余地,毕竟说有容易说无难。

而有些特殊的时代,比如武则天执政前后,许多真相更是早淹没在时光长河里。

因此李彦没有仗着前世是学历史的,就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知道的一定都对。

现在加以验证,有了结果。

虽然还不明白,贺兰敏之的墓志铭为什么把这畜生描绘得那么好,但已经证明,那些恶事不是污蔑。

想想也对,要栽赃人,理由多的是,与外祖母通奸这种罪名,抹黑的可不是贺兰敏之一个人,武后愿意?

不过就算贺兰敏之与外祖母通奸是事实,武后为什么容许这事爆出来,也是疑问。

反正今晚的思路是正确的。

有一就有再,

李彦决定静观后续发展,如果武敏之没有被吓出好歹,过段时间再上周国公府转转!

惹我是吧!

我盯上你了!

倒是看着今夜的最佳女主角吴大娘子,和最佳女配角舒三娘子,李彦知道自己这位导演还得好好调教演员。

因为这两女受到的惊讶程度,不比武敏之好多少。

浑身哆嗦,都快瘫了。

扮鬼后听到的内容太刺激了,她们泪水盈盈,一副我们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恩人你千万不要灭口的模样。

李彦失笑,一手抓一个,腾身而起:

“走,找个地方安置你们!”

……

丘府。

李彦在丘府后面,找了间无人居住的屋舍,暂时将两女安排在里面。

经过此事后,她们算是彻底上了贼船,就算没有天赋的颜值加成,也不可能去告发他了。

不过有了天赋更加顺服,当李彦找了些食物送过去时,她们已经开始收拾屋舍,计划新的生活。

李彦基本放心,让她们继续苦练演技,回到丘府的房内,检查了一下房间门口和床榻前的泥土,发现一切如旧,又松了口气。

这说明没有人来房内查看过,虽然不能确保万无一失,但没有监控的古代,也只能如此了。

他躺下睡觉。

这一觉,睡得无比香甜。

第二天清早,李彦正在刷牙,丘英就匆匆而来:“元芳,武敏之府上闹鬼了,正召集长安道士僧侣,去府上驱邪!”

他脸上的幸灾乐祸,丝毫不加掩饰:“真是报应使然!”

李彦嘴里唔唔附和,连连点头。

丘英又道:“元芳,使节团到京郊了,吃完午膳,我们就去与他们会合,从金光门入,这是荣耀时刻!唉,只可惜神绩……”

李彦也有些惋惜。

丘神绩干的虽然是脏活,但在凉州最后的定罪中,确实帮了大忙,入京受欢迎的荣耀该有他的一份。

本该端坐在高头大马之上,被两侧的百姓夹道欢迎,此时却可怜兮兮的蹲在万年县牢。

霉运伤不起啊!

……

长安城外。

李彦和丘英一路疾行,见到前面长长的车队蜿蜒而至。

走在前方的,是内卫押送的凉州谍细要犯。

走在后面的,是吐蕃使节团。

大熊猫点外卖——损(笋)到家了。

而李彦和丘英的到来,也惊动了队伍。

很快就见裴思简策马而出,对李彦微笑示意后,与丘英交谈起来,王孝杰则遥遥挥手:“李武卫!李武卫!”

李彦哈哈一笑,拍马迎上,刚到面前,一条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了过来,扑入怀里,刺刺的舌头直往脸上舔。

“小黑,这些天委屈你了!”

李彦抱着大猫,怒搓猫头,也挺想念。

没办法,他那时是入宫面圣,不可能带着宠物,便将小黑寄托在凉州队伍里。

此时众人重逢,对于凉州队伍来说,只是从岐州到长安的最后两日,但李彦却有种恍惚之感。

长安不愧是长安,短短的两天,发生太多事情了。

王孝杰自然不会有啥感想,倒是低声道:“李武卫,那使节团内有个和尚十分厉害,要提防着些!”

李彦看向使节团,与鸠摩罗的目光遥遥一对,微笑道:“那和尚是吐蕃有数的高僧,来我长安是挑战来的,自有不俗技艺。”

王孝杰恍然,李彦又打量了一下勃伦赞刃,发现他的脸色跟死了爷娘似的,不禁更加开心。

不过第三位熟人,倒是令他有些诧异。

那是被一队队兵士包围在中央的囚车里面,严加看守的贾思博。

这位凉州头号要犯踮着脚,正对他遥遥而笑。

相比起那时的月白长袍,俊朗潇逸,此时身穿囚服的贾思博瘦了很多,但精神极佳,双目熠熠。

李彦想了想,策马上前,众兵士向他行礼,让开一条通道。

待他来到囚车前,贾思博看着他一身青袍:“李武卫外职升为六品了?”

李彦点头:“是啊。”

贾思博微笑:“可惜李武卫太年轻,如果你像我这般年岁,我就该称你为李机宜了,等到接下来的三司会审,你也会列席其上,参与对我的审问。”

李彦知道,唯有五品官职,对应到内卫也就是机宜使的级别,才能真正参与到国与国之间的大事。

他亲手抓捕了贾思博,但接下来的审问,却没有资格参与。

因为这家伙涉事太大,恐怕圣人都会见一见,亲自问询。

此时贾思博也好奇的问道:“李武卫面圣了吗?圣人是何模样?”

李彦反问道:“到圣人面前,你会说什么?”

贾思博歪了歪脑袋,放松僵硬的脖子,缓缓的道:“我会问他,天皇陛下啊,你想过没有,我们会成为谍细,到底是因为吐蕃的收买呢,还是出于大唐的不公?反正于我而言,吐蕃并不重要,换成铁勒、突厥,都是一样……”

他说着诛心之言,听得周围的护卫毛骨悚然,但半响后又自己笑了起来:“我这也只是想想罢了,或许到了圣人面前,我会激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从小的愿想,就是立于朝堂之上,得圣赏识啊!”

李彦凝视着贾思博,本来想来套几句话,问一问朝堂上暗中与吐蕃互通款曲的情报。

但此时不必问了。

撬开这家伙的嘴,比抓到这家伙还要难。

没有契机,是不会有收获的。

“你好自为之吧!”

他摆了摆手,策马离去。

目送李彦离开,贾思博眼中露出由衷的羡慕,但很快收敛了情绪,正色看向远方的城门。

金光门到了。

为了欢迎使节团入京,朝廷关闭了中间的城门,行人由两侧出入,也算是给了份礼遇。

不过这个礼遇的规格,基本是对藩属国家的。

随着正中的城门缓缓开启,看着街道两侧的百姓,贾思博深吸一口气,迎接着万众瞩目的时刻来临。

他曾经不止一次,设想过自己高中进士时,会是何等光景。

御街夸官,杏园探春,北里饮宴……

目前的科举,固然有种种弊端不公,但它至少是一条上进之路,有总比没有强,百姓反响也是热烈的。

所以他会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路沐浴在众人欣羡的目光中。

以他的相貌,还会是两街探花使,要和另外一位探花郎一起,骑马遍游长安各处名园,采摘各种早春的鲜花。

特别是牡丹、芍药最好。

那花,肯定特别香。

贾思博唇角溢出笑意。

直到一个臭鸡蛋砸了过来,正中他的脑袋。

“叛贼!!”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