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从李元芳开始

第七十八章 最后的拼图

发表时间:2022-11-25 18:39:32

“武敏之说话胡言乱语,有了疯癫之兆,真的吗,我不信!”“我也不信,已命人将出入周国公府的僧道都记下,元芳,你看看。”内卫驻地,李彦接过这两日进出周国公府的名单,扫了一眼,全都不认识


推荐指数:★★★★★
>>《从李元芳开始》在线阅读>>

《第七十八章 最后的拼图》精选:

“武敏之说话胡言乱语,有了疯癫之兆,真的吗,我不信!”

“我也不信,已命人将出入周国公府的僧道都记下,元芳,你看看。”

内卫驻地,李彦接过这两日进出周国公府的名单,扫了一眼,全都不认识。

他不由地苦笑:“我对长安的僧道不熟悉。”

丘英有些尴尬:“是我急切了。”

他很信任李彦的智慧和能力,两人的官场利益,几乎捆绑在一起,因此说话直接:“近来圣人身体不适,天后一直照顾,不见外人,武敏之如果想涉足内卫职位,就需要天后的首肯……”

李彦道:“丘叔是担心,武敏之装病卖疯,假借作法之名,向天后传递消息?”

丘英十分严肃:“这绝对不可小觑,昨日连柴青都入周国公府看望,哼,柴青一辈子都没出过几次长安,机宜使都是圣人垂青,可这家伙贪婪成性,居然想染指阁领之位!”

李彦很清楚,以丘英和柴青的死对头关系,是绝对不希望看到柴青也成为阁领的。

他也不希望那种全靠关系上位的人成为内卫阁领,拿手下将士的性命开玩笑。

但若说武敏之装疯,就是为了这点事,李彦却又不太相信。

不过谨慎起见,他还是点头道:“丘叔所言甚是,那这群人中,哪些有嫌疑?”

丘英道:“我的原职是千牛备身,得圣人信任,对于能出入宫城的僧侣都很熟悉,你帮我分析分析。”

他选出第一人:“这位慈恩寺的普光大师,是玄奘圣僧的弟子,经常得圣人相招入宫。”

李彦皱眉:“如此身份,会去偏帮武敏之?”

丘英摇头:“不是普光大师愿意,武敏之嚣张霸道惯了,反抗不得!”

李彦叹了口气。

他不喜欢佛门,但很尊敬玄奘。

玄奘除了是佛门高僧外,还是大冒险家,大翻译家。

平心而论,后世百回本《西游记》原著,为了突出孙悟空大主角的戏份,黑玄奘黑的实在太过,以致于后来拍86版电视剧的时候,佛教协会还去抗议,让剧组不能按照原著拍。

真实的玄奘大师,是一个有勇有谋,大智大慧的人,结果圣僧坐化,徒弟竟要被武敏之欺压,不得不令人叹息。

丘英接着检索:“昊天观的万振道长,精研周易,耽味老庄,被圣人所喜。”

“弘福寺的慧立大师,博学妙辩,直词正色,圣人也频频召入大内。”

……

“玄都观的明崇俨,据传能厌弹鬼怪,本领不凡,此人也有机会出入宫中。”

李彦听到这里,眼睛一亮:“等等,能说说此人吗?”

丘英道:“明崇俨并非玄都观道士,而是平时居住观内,本职乃冀王府文学,深得八大(dài)王信任,也曾经为圣人看过风疾,可以入宫。”

冀王就是武后第四子李旦,唐朝的殿下,一般只称呼太子一人,其他的皇子称大王,发音跟土匪窝的山大王一样,挺有意思。

至于公主,恐怕就只有太平公主一人能有公主殿下的称呼了,还要在武周时期,高宗时不行。

李彦道:“我曾听安神感说过,玄都观有高人,可役鬼问冥,涤荡邪氛,就是说的他?”

丘英想了想道:“应该是他,此人从小修道,据说擅长阴阳之术,后来治好了一位刺史之女,在泰山封禅之时被圣人召见,授了县丞一职,至于哪年入冀王府为文学,我就不知了……”

李彦闭上眼睛,不再平易近人的智慧,将案件前后细节一一整理。

太子宫闹鬼的大部分真相已然知晓,此时此刻,最后一块拼图也徐徐浮现。

他立刻起身:“丘叔,我想入宫一趟,如果顺利,将为我们带来一位真正的强援!”

……

少阳院前,小宦官曹安正在扫地,突然见到一行人朝这里走来。

那是院内的禁卫,而被拱卫在中间的,正是之前晚上做梦都帮他们抓鬼的大好人。

曹安兴冲冲的迎了上去:“李武卫!”

李彦看到他也笑了:“我正要找你!”

拉着曹安来到一边,李彦低声问了问题。

曹安想了想,回答道:“明文学前段时间,确实得殿下召见,入宫过几次。”

李彦点了点头,举步往外廷大殿而去,走出几步后又回头对着曹安道:“别再怕了,那并不是鬼!”

曹安感动的连连点头:“李武卫,你也一样!”

李彦身子一顿,只当童言无忌,快步离去。

到了大殿外,他并没有急于进去。

太子的小班子,正在里面讨论开仓放米的计划。

近年来,关中饥馑的情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长安乃大唐国都,四面八方的人都往这里涌,所产的粮食,早就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需要。

因此关中饥荒不是高宗时期第一次,早在隋文帝杨坚之时,就发生过类似的事件。

那个时候,杨坚不得不带着一干王公大臣,东移到洛阳就食。

后来杨广开凿运河,有一方面也是为了江淮地区的粮食和财赋,方便运输到关中来。

此时殿内讨论的就有运河哺养,李彦在外面还听到不止一次出现江淮,想到了那个不受重视,但每每要钱要粮了就第一时间记挂的地方,耸了耸肩。

议事很快结束,太子近臣三三两两的走出,纷纷对他侧目,双方见礼后,擦身而过,太子中气不足的声音从殿内传出:“六郎,快进来吧!”

李彦步入殿下,就见太子又将一个精致的盒子放下,嘴里似乎含着什么,片刻后吞咽下去,开口笑道:“六郎,你在殿外作甚,进来入席便是!”

李彦微微一笑:“谢殿下!”

如果按照亲近程度,太子连《瑶山玉彩》都赠予了,完全可以列席其中,想必其他臣子表面上也会很快接纳他,人脉关系网进一步扩展。

但李彦的外职与太子宫毫无关系,列席其内,参与讨论政事,于礼不合,所以才一直等在殿外。

太子对于他的谦逊谨慎很是赞赏,问道:“六郎入宫,有事找我?”

李彦开门见山:“殿下,关于少阳院闹鬼一事,我已弄清了全部真相,想去西园灵堂,为亡者上一炷香。”

太子瞬间怔住。

……

(明日中午上架,到时候会有爆发,希望大家能订阅支持,为新书投投月票,拜谢啦!)

从李元芳开始
从李元芳开始
再次穿越李元芳,变化家世,成了李靖嫡孙,世家大族士族,文武双全,生活……美滋滋。但浪着浪着,怎么成神探了,有个胖乎乎的大理寺丞,还尤其不喜欢征求我的意见……狄仁杰:元芳,你怎么看?我:赌上爷爷的名义,真相仅有一个,凶手是他!狄仁杰:元芳真乃神人也!学堂内,李彦跪坐到蒲团上,将笔墨纸砚一一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