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十章 祥和斋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0:52

青枝在的这几日,每天教学做的点心,都拿出去切成小块,让小伙计在大街上分发免费品尝。点心本身散发出的香甜味道,让小伙计们没费太多口舌,便有人驻足品尝,吃了第一口便停不下来了,还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十章 祥和斋》精选:

青枝在的这几日,每天教学做的点心,都拿出去切成小块,让小伙计在大街上分发免费品尝。点心本身散发出的香甜味道,让小伙计们没费太多口舌,便有人驻足品尝,吃了第一口便停不下来了,还想再要,小伙计道每人只能一种一块,多了没有。路上见热闹,纷纷凑过来讨要品尝,问是那家店的,要去店里购买。

小伙计喊道,“西大街西头的祥和斋,三月初八正式开售这些点心,大家伙想吃到时去买啊!”“祥和斋的点心全大燕独一份啊”“每天限量供应先到先得”

三月初八这日,祥和斋还未开门,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龙。

待掌柜的张来福一打开店铺门,柜台上已整齐摆设各色糕点,有福禄寿喜财的寿桃蛋糕,切块蛋糕,奶油蛋糕,蛋挞,各式花朵动物形状的饼干,样样新奇,外形讨喜。香甜的味道也散了出去,队伍乱了起来,众人都往前拥挤去,生怕自己买不到。

张来福拿出价格牌摆上,笑呵呵道,“乡亲们先看看价格牌备好银子啊。”

人群中炸开了,“竟这般贵?”“那个叫蛋挞的竟要一钱银子一个?”“哎呀哎呀不买了”便有人退了出去,也有人在犹豫着“我家那小子前日吃了几口,便忘不了了,贵也得买啊”“要不先少买点”,有那不差钱的喊着“不买的靠后啊,别挡着我们买”“我家公子在茶楼等着这点心呢,不买的让让了”

张来福笑呵呵继续道,“我们这点心工艺复杂,用料也考究,厨房伙计们忙活一天也做不了多少,便想多卖也多卖不了的。”

这时已经有那些不差钱的付钱买了,各样一大包的买。

那些人见糕点瞬时少了,不禁急了,也不嫌贵了,争先恐后的举着银子往前挤。

第一批做好的糕点,不到半个时辰便售罄了。那些没买到的人后悔不迭,在铺子前不肯离去,问什么时候还能出。

张来福道,“两个时辰一批,第二批便要等到晌午了,一天三批。大家伙先散了吧,晌午再来不迟。”

众人听了更不敢走了,队伍反而越来越长。那先前买了回去的,又过来排队再买。

张来福这一整天嘴巴就没合拢过,三批糕点,每次出来都是迅速售罄,现在才申时,祥和斋便闭了店,把一些边角料分了给伙计们,个个欢天喜地的。伙计们是顾氏挑出来的机灵的下人,一家子的卖身契就在顾氏手里,用得也放心。

张来福扒拉着算盘,算完账呆那里半天没动——这一天竟收入了100余两银子!刨去成本,至少还剩80两!祥和斋上月一整月可只有20两的利润,往年年头好的时候也就一个月百八十两。如今这一天赚的比以往一个月还多!

张来福的手在颤抖,禁不住老泪纵横。他是顾家的老仆了,眼看着顾家一天天败落,又眼看着二夫人在程家艰难,如今日子总算是有盼头了,二夫人的好日子来了,他张来福的好日子也来了!

幼菫正在偏殿抄经。

幼菫抄的经书,是崇明寺送过来的,因经书珍贵,慧明师太想要各誊抄一份供平日诵读,原本要仔细珍藏起来。幼菫自告奋勇揽了这差事,练字加礼佛,两不耽误了。

这些经书,慧明师太竟如此珍视,看来崇明寺的净空法师还是蛮大方的。

慧明师太自静慈庵香火兴旺,面容愈发慈悲超然了,说话少了,却更加有禅意了,已然有了大师风范。来上香的香客们,若得了慧明师太几句点拨,那是天大的荣幸,皆欣喜若狂。慧明师太不管多忙,都会在这个时辰过来陪着幼菫。

到如今幼菫已抄了一个月,今日这已经是抄完了第二本了。幼菫又仔细校对了一遍,将有错字的挑出来,重新誊抄一页替换上。

幼菫站起来舒展了下酸痛的脖子肩膀,“抄完了,师太您看看。”

慧明师太接过抄好的经书,一页页翻看着。赞叹道,“辛苦何施主了。何施主这一手小楷实在漂亮,赏心悦目。”

幼菫心道,我前世可是练了二十年的毛笔字,想起来一把辛酸泪。嘴里却谦逊道,“师太过誉了。佛法精深,幼菫抄经也是修身养性,大受裨益。”

慧明师太念着佛号道,“施主有佛根。”

幼菫失笑,慧明师太别是要劝自己皈依佛门吧?

好在慧明师太着急装订佛经,先告辞了。

青枝收拾了笔墨纸砚,给幼菫戴上幕离,出了偏殿,回偏院。

一位白须灰色衣袍的老者缓步进了大殿,后面跟着一个少年仆从。老者背着手在正殿转悠了一圈,又往偏堂而去。

老者转到书桌前,拿起桌上一页经文,赞道,“竟有人写得如此一手好字,正楷能写出气势和风骨可不是易事。”

仆从道,“应是哪位学子过来游玩落下的吧。”

老者摇摇头,“这字倒像女子所写。”说着把这页经文折起来放入怀中。

仆从奇道,“这字入了老太爷的眼,真是它的造化。”

老者笑道,“这字可没几个人能写得出来,不要小瞧了。”

仆从笑嘻嘻应是。

见一个女尼在打扫,书童上前施礼问道,“师父,不知哪里可以吃斋饭?”

女尼施礼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今日的斋饭已经布施完了。施主可明日早点来。”

仆从道,“我们会多添油钱,还请师父让厨房给做一碗来。”

女尼道,“施主有所不知,静慈庵斋饭每日定量,每种斋饭只有20碗,多了便没有了。”

老者好奇地问,“竟有这般规矩,贵庵主持大智慧。”

女尼念了佛号道谢。

仆从不悦地嘀咕,“这庵里的尼姑傻了不成,有钱不赚,害我们白跑了一趟。崇明寺都没有这般大的规矩。”

老者轻呵道,“小五。”

仆从吐了吐舌头,不吭声了。

老者朝女尼施了一礼,出了偏殿。

仆从跟上去,“老太爷明日还要来吗?”

老者道,“自然,这崇明寺都没有的斋饭,总要尝尝。连那嘴刁的净空都说好吃,我怎能错过?”

仆从道,“净空法师小气,一直只夸自家的斋饭好吃,竟难得肯夸一次别人。”

老者哈哈大笑,“你说的对,他就是小气之人。”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