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二十二章 回府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0:55

七月中旬,第二茬的土豆催芽成功,下了种,种了二百亩。秦家商号的大船从海外运来一千万斤土豆,热带的土豆成熟早,运抵时已经开始泛绿发芽,也陆续种了上。一共三万多亩的土豆,程缙忙得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二十二章 回府》精选:

七月中旬,第二茬的土豆催芽成功,下了种,种了二百亩。秦家商号的大船从海外运来一千万斤土豆,热带的土豆成熟早,运抵时已经开始泛绿发芽,也陆续种了上。一共三万多亩的土豆,程缙忙得陀螺一般,丝毫不敢懈怠,生怕哪个环节出一点意外。如若种植失败,不说这顶乌纱帽,自己这脑袋怕都保不住了。

秦家商号的一千万斤土豆是免费赠送朝廷的,声称秦家商号为边关将士义为天下苍生略尽绵力,皇上感慨秦家商号大义,亲笔题“义商”牌匾,赐为皇商。秦家商号顿时在大燕国名声鹊起,民众感念其大义善举,皆推崇秦家商号;皇家的生意更是源源不断,有皇上作保,又有谁敢造次?秦家商号风光无限一时无两。

因韩老太爷已离开草庐,秦先生便来静慈庵来找幼菫,幼菫去了偏殿跟秦先生会面。

秦先生让幼菫摒退了左右,方从怀中拿出一份契约推到幼菫跟前,“秦家商号凡是皇家的生意,所得利润给何姑娘一成,这是股权契约书。”

幼菫呆了,自己只是说了几句话便得了这般大便宜?当时只是想替大燕国尽快摆脱粮荒困境,帮秦先生只是顺手之举,“秦先生太过大方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不敢得如此厚报。”

秦先生笑道,“秦家组训:诚以修身信以立业,方得久远。秦某自不能做那忘恩负义有恩不报之人。当日幸得姑娘指点,秦家才得以把握如此大机遇,成为大燕第一大皇商。如此大恩,怎能不报?”

幼菫还是觉得这股份拿了亏心,“秦先生有大气魄,敢以十数万两白银博那结局未知之事,方成今日之事。幼菫在其中作用实在微不足道,实实愧不敢当。”

秦先生将契约书又往前推了推,“有佛祖作证,秦某诚信赠股酬谢。何姑娘宽心拿着便是。每年年底分红便会送到姑娘手中。”

幼菫颤颤巍巍地接了那份契约书,感觉犹如千斤重。那里面的银子可不止千斤重,不能怪幼菫不争气啊!

秦先生笑了,“姑娘眼光独到,才智过人,以后秦家商号还要多仰仗姑娘。”秦先生几番见识幼菫的过人之处,已是对她能力颇为信任。

幼菫心想,自己倒的确是有很多后世智慧可依托秦家商号发扬光大,便也有了几分拿住这契约书的底气,“先生过誉了。我既拿了这股份,必为秦家商号多着想几分,先生别笑我小女孩胡闹便是。”

秦先生笑道,“怎会,就这么说定了。秦某这便告辞了。”

七月下旬,程绍程缙服丧期满,携家眷返回京城程家大宅。

待安顿好,程缙在家宴上提出了分家。

程绍大怒,怒斥他不孝。

程缙道,“父母在不分家,如今父母不在,分家也无可厚非。把母亲疼爱的堇儿扔在庵里任其自生自灭让母亲魂魄难安,才是不孝。大哥大嫂怕堇儿不祥,分家后堇儿跟着二房住,自不会妨碍着大房。”

程绍无言以对,幼菫的问题他无法回避,他无法理直气壮起来。

大夫人王氏却不能任这个家分了,分家便要分家产,便要查账目,这一时半会怎么抹得平?且幼菫若是跟了二房,何家的家产,幼菫母亲的嫁妆,老夫人的私房,那可是一笔庞大的财产,就都跟大房没关系了。王氏一副义正言辞,“程家要兴旺还是要兄弟族人守望相助,怎能轻言分家?就算不违礼制,传出去也是让人笑话,对老爷和二弟的仕途官声都没好处。二弟坚持让堇儿回来,接她回来便是。我只一个要求,她的院子要离我们的远一些,平时顾忌一些莫常聚在一起便是。”

程缙不喜王氏安排,但还是先接堇儿回府再说,便也不多言。

次日,程缙和顾氏喜气洋洋地来了静慈庵,接幼菫回程府。

幼菫辞别了慧明师太,给她留下了几道豆腐和素菜的做法。慧明师太殷殷送到山脚下方罢。

幼菫和顾氏坐在马车里,程缙在外面骑马跟着。

农历七月底,已过立秋节气,秋气渐重,拂面的风便有了怡人的清爽。掀开帘子,幼菫贪婪地呼吸着外面清爽的空气,是自由的味道。农人们在田间忙碌着,赶路的人们有的悠然自得,有的行色匆匆,偶尔还会传来幼童无忧无虑的笑声,一片生机勃勃景象。幼菫从来到这个世上,最远的地方便是韩老太爷的庄子,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是新奇充满希望的。

顾氏一路跟幼菫说着回府后的安排,还有府中的一些人员状况,幼菫认真听着。程府不是幼菫的最终归宿,是她人生的新起点,她要好好的走下去。

到了京城程府,门口只站着一个小丫鬟,十一二岁模样,见幼菫下车,泪盈盈地跪下磕头,“奴婢紫玉,恭迎小姐回府!”

幼菫记得自己之前院子里有个小丫鬟叫紫玉,是个三等丫鬟,只做些跑腿传话的活计。程府里还有人记得自己呢,在盼着自己回来呢。幼菫扶她起来,柔声道,“回府。”

紫玉受宠若惊地点点头,以前小姐对她还不曾这般温柔过。

程家大宅颇具江南园林风味,叠石理水,曲径通幽,花木葱茏,亭台楼榭错落有致。一路丫鬟婆子都远远的避开了,低声嘀嘀咕咕的怕是没有好话。幼菫也不在意,信步缓缓走着,悠然自得地欣赏着路边景致。

走了一盏茶功夫,方到了幼菫的院子,落玉轩。这里是程府的最后面了,院子后面便是程府的后院墙。比起一路的精巧雅致,落玉轩这里空旷荒凉了许多。落玉轩门口是一片竹林,修竹劲挺,风吹竹林簌簌作响。

落玉轩是个方方正正的小院,有正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院子里种了两棵梨树,一到春天便有细碎的梨花飘落,估计院子的名字是因此而来的。此时枝头正是硕果累累,再过一个月应就可以吃了。小时候幼菫常来这边摘梨子吃,记得很是甘甜爽口。

院子里没旁人了,张妈妈脸色颇难看。

二夫人顾氏解释道,“堇儿先休息,过会府里会送几个丫鬟过来,你挑挑看,合用就留下,不合用下午再让人牙子送些过来你挑。”

幼菫道,“二舅母费心了。二舅母先回去吧,二舅父难得回来,怕是很快又要走了。”

顾氏也惦记着程缙那边,说起来这两个月来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便匆匆离去了。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