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二十七章 宫寒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0:56

张妈妈一直惦记着幼菫体寒的毛病,去回春堂请了老大夫过来看诊。老大夫花白胡子,听说名气颇大,医德颇佳。老大夫把脉很仔细,除了要把左右手腕的脉,连指关节上的脉都要把,看着那老大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二十七章 宫寒》精选:

张妈妈一直惦记着幼菫体寒的毛病,去回春堂请了老大夫过来看诊。老大夫花白胡子,听说名气颇大,医德颇佳。

老大夫把脉很仔细,除了要把左右手腕的脉,连指关节上的脉都要把,看着那老大夫闭目凝神的样子,幼菫心想,隔着帕子这么细的脉怎能把得出来啊?

反复把了许久,老大夫方撤了手,收了脉枕,缓声道,“从脉象上看,小姐应是受过大寒,寒气侵入体内未能及时祛除,导致宫寒体寒,血气不畅,气血不足。”说着停顿了下,看了看张妈妈,像是要单独跟张妈妈谈。

张妈妈便引着老大夫往外走,,“刘大夫这边请。”

幼菫不想连自己身体的情况都被瞒着,还是自己亲耳听听比较好,“刘大夫直说便是,不必避开我。”

张妈妈知道幼菫主意正,便又返了回来。

刘大夫看她们如此,便直言道,“老夫冒昧问一句,小姐受寒时是否恰逢葵水?”

张妈妈答道,“正是,小姐两年多前落过一次水,正是春日水寒之时,那几日是来了葵水的……刘大夫,可有大碍?”

刘大夫点点头,“如此便是了。小姐的宫寒颇为严重,宫内寒气太重,肾气不足,怕也会影响以后受孕,即便有孕也极易小产。”

幼菫心里一凉,古代女子若是不能生育,若是传出去便等着孤独终老吧,即便是瞒了下来嫁了出去,没有生育便是犯了七出之条,是可以被夫家休了的,就算没有被休,家里怕也是小妾姨娘一个接一个的抬进来了。

张妈妈急急道,“这可如何是好?小姐本就命苦……刘大夫可有法子?”

刘大夫沉思了片刻,“老夫给开个温经驱寒的方子调养一二,平日里再吃阿胶红枣桂圆等热性的滋补之物,待些时日看看效果吧。”

幼菫道,“劳烦刘大夫了。”

张妈妈引着去了外面开方子,又付了足足的诊金,“事关小姐声誉,还望刘大夫莫要让外人知晓。”

刘大夫应承下来,便让药童背上药箱离去了,青枝和素玉跟着去药堂抓药。

幼菫坐在大炕上倚着迎枕,望着窗外的梨树发呆,窗扇上糊着高丽纸,虽透光却也模模糊糊的,比不得玻璃亮堂,外面的梨树也是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晰。

张妈妈回了内室便开始抹眼泪,见幼菫这般神色黯然更是心疼不已。

紫玉和素玉都是在外面,并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只知是小姐身子不舒服需要调养一下。紫玉见张妈妈和幼菫模样,也不敢出声,轻轻地端了茶和点心过来,放到炕几上便出了房门去廊下守着。

幼菫回过神来,“妈妈莫要担忧,如今我们银钱也足,有什么好药材都能买到,总会调养好的。阿胶燕窝好用,我们吃着便是。”

张妈妈拿帕子擦了眼泪,“那刘大夫医术都那般好了,都不敢说能治好,小姐也莫要安慰老奴来了,需重视起来才是,小姐离婚嫁也就一两年的工夫了,可耽误不得。实在不行,我们再打听些民间的偏方,或者再去寻那方外老道,要尽快治好了才行。”

幼菫叹息,一两年调养好怕是难。

自这日起,落玉轩每日三时都会飘出一股子苦苦的药味,那药闻着苦,喝着更苦,一口喝下去幼菫被苦得发抖,要好几块果脯才能压下去。每日早晚阿胶和燕窝都要吃,程府只早上给送一碗燕窝,晚上的便是自己买回来的燕窝熬的了。落玉轩桌上的点心也换成了各种红枣糕,桂圆干之类的,张妈妈和青枝整日的在小厨房捣鼓,出来的吃食汤水都有股子药味。幼菫真是苦不堪言,闻着味都想吐了。

银子整日流水地花出去,如今虽有净空法师和顾氏给的那一千四百两顶着,却也挡不住天长日久的这般花下去。幼菫每月的月例银子是十两,怕是连塞牙缝都不够。铺子庄子都在王氏手里,自己没个固定的收入还真不是长久之计。虽说秦家商号给了她分红,但也要年底才能拿到了,手上的这些银子还真撑不到那时候。

幼菫觉得前些日子说自己不差钱说得有点早。

文清和文秀来了落玉轩,带了自己绣的帕子作贺礼,应算是正式拜会一下吧,怎么说幼菫也是离府三年刚回来。

幼菫拿着帕子挨个看,文清的是块白娟帕子,上面绣着一丛春兰,幼菫虽绣艺不佳却也看得出文清绣艺精湛,赞道,“大表姐绣得这春兰跟真的一般,我似乎都闻到香味了!”

“表妹喜欢便好。”文清坐在炕上,拿起几上幼菫正在看的一本游记,是前几日程瓒送的,“表妹喜欢看书?”

“恩,闲着无事便翻几页。”幼菫笑着推了点心碟子给文清,又递了块枣片糕给坐在炕前小凳上的文秀。

文清道,“以前你是坐不住的,每每我看书的时候你总来捣乱。”

幼菫笑道,“大表姐说的是,我现在也还坐不住呢,张妈妈整日里追在后面我让我绣花,我却耐不住性子,文秀比我绣得就好很多,你看这海棠颜色配得多好。”幼菫端详着手里的帕子,正是文秀绣的。

文秀正拿着枣片糕,小口吃着,红着脸道,“我拆了好几次才绣出来的。”

幼菫把帕子仔细收起来,“表妹有心了,我很喜欢,我要仔细点用,别弄坏了。”

文秀闻言很是开心,“表姐若是喜欢,我再绣个荷包给你。”

幼菫嘻嘻笑道,“那就辛苦表妹了,我正缺个好看的荷包呢。”

幼菫刚喝完药不久,空气中有股淡淡的药味,文清问道“表妹病了吗?怎有股子药味?”

这等私密事幼菫又怎能往外说,“没有,张妈妈总是嫌我身子瘦弱,需要好好补补身子,整日的做些药膳给我吃,我现在吃什么都有股子药味。”

文清又瞥了眼桌上的点心,也都是滋补之物,也没再多问,只聊些读书弹琴的文雅话题。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