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二十八章 出门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0:56

青枝要去墨香斋取裱好的画,幼菫便要一起出门,来到这世上快三年了,还不曾好好逛逛街,这几日烦闷,正好出去透透气。府里安排的马车,倒也方便。京城最繁华的便是东大街,便先在东大街逛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二十八章 出门》精选:

青枝要去墨香斋取裱好的画,幼菫便要一起出门,来到这世上快三年了,还不曾好好逛逛街,这几日烦闷,正好出去透透气。府里安排的马车,倒也方便。

京城最繁华的便是东大街,便先在东大街逛了一番。

东大街最有名的酒楼是百味居,据说进去一趟没百八十两银子出不来,也不知道啥好吃的这般贵,等手头宽裕了得进去尝尝。幼菫在车上掀着帘子打量了一番,感觉上面有道很锐利的视线,抬头循着望去,迎着阳光却看不清,只觉是是黑色衣着的人,幼菫忙放下帘子让车夫继续走。

百味居三楼包间里,一身墨色衣袍的荣国公倚窗而立,面色冷峻如刀刻,眼眸深如古潭,他看着楼下的马车远去。那个小丫头,回京城了。

端王正和宁郡王喝着酒,扭头朝荣国公笑道,“荣国公如此专注,莫不是看到美人了?”

宁郡王慵懒笑道,“王爷此言差矣,荣国公向来不近女色,说他看贼人如此专注更可信一些。”

端王哈哈大笑,“说得好!美人在荣国公眼里便是红粉骷髅,荣国公若是真能看上哪家姑娘,倒是稀罕事了。”

荣国公萧甫山冷冷不吭声,他看着幼菫进了前面的水云轩。

水云轩是京城最有名的首饰店了。女孩子哪有不爱首饰的?幼菫兴致勃勃地下了车,店面装修得很华丽,店员也是热情周到,让人一进来就种自己是上帝的感觉。柜台上琳琅满目,各式头面很是齐全,手串镯子,簪钗步摇,发钿耳环,珠花绢花,梳篦,有青玉白玉的,珍珠的,玛瑙宝石的,金的,银的,样样精致华美。

幼菫现在手上能戴的首饰不多,本该添几样新首饰的,但如今银钱紧张,也不敢大手大脚地花钱了。幼菫给自己选了一支青玉莲花簪,又选了一对珍珠耳环给青枝,便付了账喜滋滋地出了水云轩,女人购物最大的乐趣就是付账东西到手时的满足感,这便是人的占有欲作祟吧。

两人又在附近几家店逛了逛,买了些精巧的小玩意,正要回马车,却被一个蓝袍男子挡住了去路,嘻皮涎脸道,“小娘子,咱们还真是有缘分,今日又遇到了!”

幼菫抬头一看,正是小青山碰到的那个纨绔无赖,皱眉道,“公子认错人了。”

青枝拉着幼菫往马车那边跑,那小白脸不舍弃地跟在后面,“小娘子哪家府上的?去前面茶楼一起喝个茶吧?”

青枝连忙护着幼菫上了马车,让车夫赶紧走,在城里多转转,幼菫掀开帘子往外张望了下见那小白脸没跟来,方让车夫去墨香斋取画。

幼菫也没心思理会墨香斋老板对这幅画的依依不舍,拿了画便回程府了。原本的好心情被破坏殆尽,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萧东从外面回到酒楼,跟萧甫山耳语了几句,“……那纨绔跟着去了榆树胡同程家。”萧甫山皱了皱眉,“仔细查查他。”

端王见状,正色问,“可是陈文敬的幕僚有消息了?”

萧甫山摇摇头。

宁郡王恹恹道,“说不定早被太子灭口了。让太子就此逃过一劫,当真窝囊啊!”

萧甫山道,“太子的人还在寻他,他目前应还活着。他的亲眷还在大牢里押着,他是必定要回京城的。”

宁郡王邪魅笑道,“他要想活命,只能找你,除了你和端王爷还有谁能护得住他?”

端王拧眉道,“若是还有别人寻他呢?”

萧甫山在包间里慢慢踱着步子,忽而站定了,抬头看向端王,“老王爷忠勇王!”

宁郡王脸上的笑容顿消,站起来一拍桌子,“怎把他给忘了!他若是掺和进来,可真不好办了啊。”

端王脸色凝重起来,“皇后和六王妃是堂姊妹,多了这层关系,六王叔还真不好说会向着谁……”

萧甫山吩咐萧东,“派人盯着忠勇王府。”

-------------------------------------

这日,一大清早,紫玉便进传话,说是门房那边传话过来,有人来送东西给表小姐,正在门房候着,是个妇人。

幼菫奇怪,自己没认识什么妇人啊,想着妇人也无妨,便让紫玉和素玉去领人进来。

一个四五十岁的布衣妇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四个小伙计抬着两个大箱子。妇人一副干净利落模样,满脸笑容,恭敬地上前屈身请安,“奴家刘氏,是秦家商号的东家让奴家来给姑娘送贺礼的。”

原来是秦先生,幼菫笑道,“秦先生客气了,我只是换了个地方住,也没什么可庆贺的。”

刘氏回道,“东家说,姑娘的日子是要越来越好的,值得庆贺。这些都是东家从海外淘弄回来的小玩意儿,说姑娘应是喜欢的。”

幼菫来了兴致,“哦?那要好好瞧瞧。”

一个大箱子里是一块大大的羊毛地毯,地毯色彩鲜活绚丽,工艺精湛,浓浓的异域风情。

小伙计打开了另一个箱子,从里面搬出来一个一个的小匣子,小几上,矮塌上堆满了小匣子。

幼菫挨个打开,顿时感觉晃瞎了双眼,有满满几匣子各色玛瑙,琉璃、琥珀,还有各色宝石和绿松石,色彩斑斓,流光溢彩,还有几个匣子里装得是镶嵌着珠宝的金银首饰,首饰式样精巧新奇,还有精美的扇子,各式各样的华丽披肩,幼菫猜想其中肯定有不少是从印度买来的。

幼菫虽喜欢,却觉得这礼物也太贵重了些。便对刘氏道,“这贺礼也太贵重了些,我只留下那织毯,其余的还请带回去吧。秦先生的心意幼菫收到了。”

刘氏道,“东家知道姑娘会推辞,特叮嘱了,说是这些东西在海外遍地是,跟石头是一样的,很是便宜。”

见幼菫犹豫,刘氏继续道,“姑娘便戴着玩,若有喜欢的,秦先生再多送些过来。”

幼菫忙摆手道,“这些便够了,不必再送了!代我谢过秦先生。”

刘氏恭敬道,“是。”

幼菫让张妈妈送了出去。

青枝和紫玉围了上来,连连惊叹。青枝笑道,“小姐以后可就不缺首饰了,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幼菫笑,“你们俩一人挑两样吧,不要客气。”

青枝和紫玉惊喜不已,两人仔细挑着,不时还小声探讨几句,最后青枝挑了对琉璃耳环,紫玉挑了一对珊瑚耳环。

幼菫见她们拘谨,又挑了个珊瑚手串给青枝,一个玛瑙手串给紫玉。

两人高兴地跪下脆声道,“谢小姐赏!”在大燕国琉璃可是稀罕东西,比宝石还要贵重一些。

又喊了素玉进来,赏了她一对琥珀耳环。素玉激动跪下砰砰砰磕头。“奴婢谢小姐赏!”以前只是个烧火丫头,被嫌粗陋蠢笨,受尽了欺凌,更别提得什么赏赐了。她见过厨房得脸的妈妈得的赏赐,也不过是些金耳环银耳环,镶嵌宝石的可从没见他们得过。自己在落玉轩也只是个三等丫鬟,轻易到不了主子跟前,也没为主子做什么,却得了这般赏赐,心中自是激动不已,恨不得立马为主子做些什么表一下忠心。

幼菫哭笑不得,让她起来,“你也不怕磕破头。只不过是些小玩意,看你高兴的。”

素玉憨笑地站起来,“奴婢还不曾得过赏赐呢,连个银耳钉也没有,如今却有了金子的宝石的,跟着小姐真是享福。”

幼菫扭朝青枝笑道,“快拿对银耳钉过来,免得素玉遗憾。”

素玉急急摆手,笨拙解释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跟着小姐好。”

青枝取了银耳钉过来,放到素玉手中,笑道,“小姐赏的,你便拿着吧!”

素玉憨笑道,“那平日里奴婢便戴这个,宝石的奴婢藏起来。”

众人笑。

待张妈妈回来,又给张妈妈挑了对玛瑙手镯,宝石耳钉。张妈妈见幼菫这一会功夫便散了许多首饰出去,心疼不已,连忙让青枝和紫玉把东西统计造册,收了起来。

那张地毯,幼菫尤为喜爱,便放在了书房靠窗位置,那个绣架,最终还是被挪到了厢房。

幼菫画图样,让青枝做一个大大的懒人沙发,里面装上荞麦皮。放在地毯上,再摆上一个方几,几上摆一个小巧的青瓷梅瓶,便是个舒适的休闲区了。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