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三十三章 宴请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0:57

王氏闲了下来,便和顾氏商量着办个宴请,家里的三个姑娘都到了婚嫁的年岁,不能再拖下去了,就算文秀也该开始准备了。八月底,正值深秋,是菊花开得正盛的时候。程家便办了个赏菊宴,请了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三十三章 宴请》精选:

王氏闲了下来,便和顾氏商量着办个宴请,家里的三个姑娘都到了婚嫁的年岁,不能再拖下去了,就算文秀也该开始准备了。

八月底,正值深秋,是菊花开得正盛的时候。程家便办了个赏菊宴,请了京城熟识的官眷,言明要带了家里的子女才好,人多热闹。众人自是心照不宣的,到日子,便带了自家适龄的公子姑娘赴宴。一时间,程府所在的榆树胡同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程绍也只是在前院招待,来的大都是些年轻小辈,程绍稍稍跟他们寒暄了几句,便让程瓒三人带着他们去院子里了。

后院花厅里莺莺燕燕满屋,笑语嫣然,热闹非常。王氏顾氏跟各位贵妇人热情交谈着,夸赞着对方的女儿端庄秀美,也有意无意推销着自家的儿女。程家离京三年,与京城的贵族圈子稍稍有了些脱节,自是要趁机好好刷刷存在感。

文斐今日穿了件月白色缠枝蜀锦褙子,下身是青碧色绣缠枝梅花纹纱裙,发髻上簪着梅花玉簪,插了支珍珠步摇,衬得她愈发清丽脱俗,她乖巧地跟在王氏身后,露出端庄得体的微笑,时不时羞涩地低头浅笑,赢得了在场贵夫人们的交口称赞。

顾氏这个继母也很是称职,程缙如今风头正劲,贵夫人们自然是乐于与她结交,顾氏比不上王氏的八面玲珑面面俱到,却也赢得了直爽豁达的评价。顾氏尽职尽责地给众位夫人介绍着文清文秀和幼菫。

文清今日也难得打扮了几分,穿了一件淡青色素软缎绣兰花褙子,配翡翠色马面裙,头上簪了莲花缠枝金簪,琉璃金步摇,配上她清冷的神色,竟有了几分出淤泥而不染的清冷气质。有的夫人便来向顾氏仔细打听文清。

幼菫心知今日就是变相的相亲宴,却也不想过分打扮抢了文清的风头,还是等她的婚事定了再说吧,反正自己才十四岁。幼菫今日穿的寡淡,一件银朱色素锦缎褙子,配雪青色绣花长裙,头上就一支素银簪和珍珠钗。这身装扮很是让张妈妈吐槽了一番。

幼菫虽打扮的朴素,因着容貌出色,也有几家夫人留意打听,待得知幼菫的身份后,便没了兴致。何幼菫命硬的名声是早就有的,如今还和刘世明不清不楚的,且传闻她可是被娇宠坏了的,胸无点墨不说,还很是嚣张跋扈,虽是寄居在程家,程家上下却无人敢惹,吃的用的均得是最好的才行,但有不如意便闹得程家不得安宁。娶妻娶贤,这等人物若娶了回去,还有家宅安宁可言吗?

来的女孩子一共有八九个,大都是互相认识的,几个人凑到了一起小声说着话。其中有两个是幼菫认识的,昌平伯府的嫡女王莜儿,庶女王澜儿,不但认识,还颇“熟稔”。以前幼菫在程家住时,碰到过她们几次,幼菫和王莜儿互相看不顺眼,又都是被娇宠长大的,谁也不肯让着谁,每每都要针锋相对一番。那个庶女王澜儿,自是要巴结着这位嫡女姐姐,没少在人前背后给幼菫使绊子。

王莜儿穿了件月白色如意云纹衫,缎地绣花百蝶裙,百花髻上插着嵌珠珊瑚蝙蝠花簪,杏眼桃腮,明艳动人。在一众贵女中,王莜儿是身份最高的,大家都隐隐以她中心,文斐作为主人一直陪在她身边。文斐人前温柔娴雅,又对王莜儿颇为奉迎,于是两人的关系挺不错,不时脑袋凑一块儿低声嘀咕着什么,不时有轻蔑的眼神往幼菫这边投过来。

幼菫便知刚刚文斐是在跟王莜儿嘀咕什么了。幼菫笑道,“二表姐,你们在聊什么呢?”

王莜儿高声道,“你住人家家里也就罢了,还蛮横无理抢人家首饰,竟还这般理直气壮。”

文斐不想王莜儿会这般大声说出来,只得装出一副柔柔弱弱模样,轻声道,“堇表妹别生气,那些首饰都是我自愿给你的……”

幼菫对文斐的精湛演技生出几分佩服,笑道,“二表姐送人家首饰却嚷得所有人都知道,还做出如此一副委屈模样,以后怕没人敢要你送的东西了。”

在场有几位姑娘的眼神顿时微妙了起来,相互交流了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文斐心中暗恨,这幼菫如今怎如此口齿伶俐,竟不好对付了许多。现在这般情形,倒成了自己小肚鸡肠搬弄是非了。文斐红了眼眶,柔声道,“表妹,都是是姐姐不好,我并没那个意思。”

各位夫人虽在说着话,习惯使然也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一直留意着女孩们这边的动静。方才几句话又颇为响亮,自然是被听了个一清二楚,心中也多了几分计量。

一番交流之后,长辈们便也不再拘着姑娘们,让她们去园子里玩去了。程家中央的大花园离花厅不远,绕过几折回廊便到了。

程家的花园布置精巧,一年四季皆有景致,此时各色菊花和秋海棠开得正盛,桂花也是香气浓郁的好时候,院子里还是一片葱茏生机勃勃。

女孩们在园子里转了会,便去了水池边的亭子里,赏菊赏鱼都颇方便。

王莜儿提议道,“我们如此坐着也是无聊,不如我们做些游戏,找点乐子如何?”

年轻人都喜欢热闹,便有人出声附和,大家便商量起做何游戏,最后一致决定玩飞花令。

文斐自恃熟读诗书,对这种诗词游戏颇有自信,她积极提议道,“有个彩头行令才热闹呢。”

王莜儿也很赞同,“对对,要不玩得也没意思。可是要何彩头呢?”

有人提议,“不如去找位长辈讨个彩头?”

王莜儿撇嘴,“才不要,她们若是来了还怎么玩?”说着拔下头上一个金钗,“便拿这个做彩头吧。”

文清道,“莜儿妹妹是客人,怎好让你出彩头?”说着从手腕上取下一串绿松石手串,“我这手串不及妹妹的金钗珍贵,不过也是我的一份心意。”

这是幼菫听文清说话最多的一次了,颇有长女的架势,不由暗暗称赞。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