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漫漫仙缘

第十七章 抓心挠肺

发表时间:2022-12-23 12:02:54

“恩?”花梨白有些出乎意料,但是他仍是足够的耐心的解释了一下,“你切记一场误会,我也不是说你实力不行啊,而已现在的情况未明,咱们但是留存实力静待时机的好。”听着他的解释,六月轻轻地地笑了,是啊,他总是会这样漫不经心的说着些似是而非的话让人一场误会又让人无可奈何。“好了,我听着他的解释,七月轻轻地笑了,是啊,他总是这样漫不经心的说着些似是而非的话让人误会又让人无奈。。


推荐指数:★★★★★
>>《重生之漫漫仙缘》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 抓心挠肺》精选:

“恩?”花梨白有些意外,不过他仍是耐心的解释了一下,“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实力不行,只是现在情况未明,咱们还是保存实力静待时机的好。”

听着他的解释,七月轻轻地笑了,是啊,他总是这样漫不经心的说着些似是而非的话让人误会又让人无奈。

“好了,我知道了,梨白师兄放心就是了。”

花梨白觉得她的语气不对,不过看她面上也没什么不高兴的情绪,在心里绕了绕,也就又放下了,继续专注地盯着异常的方向。

就在这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林双双跟魏征两人之间也在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林师妹已经决定就是他了?”

林双双眼神里闪过一丝不耐,“魏师兄不是已经看到了,这是师父交给我的任务,我必须完成。”

“是吗?可在我看来,师妹投入的很啊!”

“师兄慎言,有些话还是不要随便出口的好。”

“呵,师妹这是害怕了吗?看来师兄我是戳中了你的心事呢,真是一个让人伤心的发现呢!怎么说师妹也是曾经给过师兄温暖的人,怎么都是让人舍不得呢。”

“你!”林双双心中气恼,但也不敢在现在表现出来,深吸一口气,“师兄还是静心的好,有些东西不是你的,怎么都不是,一切还是要向前看。”

“向前看啊!也是,”魏征微微往前靠近她的身子,林双双下意识的一僵,“你想干什么?这是在外面!”

“呵,怎么听师妹这话,要是在宗门里,师兄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说着,魏征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看着她的目光更加的露骨了起来。

“你!”林双双心中气恨魏征不识时务,非要在这时候找她不痛快,“师兄可是答应过我的,难不成现在是要反悔吗?”

“反悔?这个词用得不好,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师妹你说我是迷途知返重新发现了师妹的好呢,你说是不是?”

林双双下意识地一抖,“你这是什么意思?”

魏征欣赏着她颤抖的身体,“意思很简单啊,就是我打算看看师妹是怎么抛弃我,又找上那个人的。”

说着他的目光隐晦地落在花梨白的身上,“说起来当年他丹田被毁,筋脉尽断的时候,我跟着师父也是去瞧过的,也不知这些年他是怎么过得?这才多长时间啊,就又要筑基了,想想这天分都让人嫉妒啊!你说是不是,林师妹?”

“你什么意思?”林双双这会儿是真觉得麻烦了,她就不该招惹这个魔鬼。

魏征轻柔地在她耳边低语,“我就是想看看师妹你是怎么爬床的,说起来在你们凡世会爬床的女人都叫做什么?恩?”

林双双气得浑身颤抖,“你!侮辱我!”

七月远远的注意到林双双气愤的神情,稍稍一想就明白了,这两人之间的纠缠只怕是比她前世以为的更久。

看着魏征那张气质温和的脸,她是怎么都无法把他与一个变态的邪修相提并论的。

想想前世爆出的那些信息,七月是真期待啊!

就在她看的专注认真的时候,一片白挡住了她的视线,无语地抬头,“你干嘛?”

花梨白皱着眉,“是我要问你在干嘛吧?为什么一直盯着魏征看?”

七月气结,“你管我,闪开。”

说着就要动手把他扒拉开,谁知他竟然一动不动,“你到底要干嘛?挡着我看戏了,知道吗?”

花梨白的眉心往上跳了跳,抚上额头,“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七月微微一挑眉,像个老地痞一样的一手搭在他的肩上,“你想知道啊?也行。”

她抬头看了眼他微微皱起的眉,“这个魏征啊,与你的女神有些缘分,妙不可言的那种,懂吗?”

花梨白奇怪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好像暴露了。

“你管呢,反正我就是知道就是了,这种事谁还没个八卦的时候。”七月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惹得花梨白更加的疑惑了。

“你注意些,不要对别人的八卦那么关心,尤其是在本人面前,知道吗?”

七月翻了个白眼,“知道了,你现在可以让开了,你女神已经在看我们了。”

花梨白闻言转过头来,还真刚好看到林双双看过来的目光,点点泪光,看起来好像是伤心了。

想了下七月刚刚的话,花梨白觉得应该是魏征这个绯闻对象惹她伤心了,殊不知人家两个当事人已经把他们两人给归类到一块儿了。

就在四人沉浸在各自心事里时,一阵破空声传来,随即就是遮天蔽日的妖兽群争相狂奔而来,“兽潮!快走!”

花梨白拉起七月的手就往后跑,七月起先还用力的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只好认命的被他拉着跑。

可惜没等他们跑远就被一大群的妖兽围住了,这下好了,跑不掉了。

七月看了一下围住他们的是二阶和三阶的妖兽,四阶五阶的高阶妖兽是没有的。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开打?”七月这话问的是漫不经心的。

花梨白抬眼看了看她,并没有看到熟悉的惊惶,也是她昨日可是敢独自砍杀三阶糜豚兽的人,“一会儿我攻,你找机会回去通知其他人。”

七月对他的牺牲奉献精神表示认同,“好,一会儿你主攻,我想办法逃走。”

说着,七月还用余光看了眼另外的两人,他们也被妖兽群围住了,这会儿已经准备要动手了。

就在他们手起刀落斩了一只二阶妖兽后,花梨白也动了,七月看着他的动作,也渐渐地移动起来,细心地找着离开的破绽。

然而不等她找到机会离开,身子瞬间就被腾空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半空中了,抬头一看,乖乖,竟然是五阶的鹰空兽。

再转眼一看花梨白三人也被抓了起来,四个人如同孤岛一般飘在半空中,不久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过了许久之后,黑暗的空间里,一道细密的声音响起,“喂?有人吗?”

随着这一声,淅淅索索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响起,让人听起来抓心挠肺的。

重生之漫漫仙缘
重生之漫漫仙缘
六月本是个污秽瘦小的乞儿,颠沛流离中自我以为自己把握住的是一束光,却不知道紧紧拥抱她的是幽暗的深渊,而当深渊降临到是奋然反抗意识?但是沦为浮尘?下回分解深渊中的小小乞儿如何逆风大翻盘、绝境复活!她几乎每走一步都吐一口血在地上,鲜艳的红一段一段的陷进进白雪中,就如同她这个人今日陷进这泥沼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