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漫漫仙缘

第四十七章 张嘴是爹的苏姑娘

发表时间:2022-12-23 12:03:06

“吴大师,这是昨日的量。”六月把手里的丹药逐一归整好,交到主要负责的丹师。吴大师原名吴沛儒,是个修真修士,早年间间遭了仇家的追杀,逃到了魔界,从此就离开了魔界,还成了了一阶魔丹师。按照他现在的的地位,六月会觉得他怎么也得是四阶的大丹师了。吴沛儒检查并了吴大师原名吴沛儒,是个修真修士,早年间遭了仇家的追杀,逃到了魔界,自此就留在了魔界,还成为了一阶魔丹师。。


推荐指数:★★★★★
>>《重生之漫漫仙缘》在线阅读>>

《第四十七章 张嘴是爹的苏姑娘》精选:

“吴大师,这是今日的量。”七月把手里的丹药一一归拢好,交给负责的丹师。

吴大师原名吴沛儒,是个修真修士,早年间遭了仇家的追杀,逃到了魔界,自此就留在了魔界,还成为了一阶魔丹师。

按照他现在的地位,七月觉得他怎么也得是四阶的大丹师了。

吴沛儒检查了一下她手里的魔丹,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

“小七,你很有炼丹的天赋,今日又是满炉,而且还出了许多的上品,我会向上面汇报的,给你请功。”

七月笑了,“那就多谢吴大师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好,你先回去吧。”

七月出了炼丹房,慢悠悠地走在回去的路上。

炼丹营与其他的营部略有不同,空荡许多。

远远的往别的营瞅了一眼,热闹都是别人的。

七月回了营帐就抬手布了个结界,打算泡个澡好生休息一番。

然而她这边刚把洗澡水弄好,外面就传来了吵闹声。

七月细细听了一下,好像是在找什么人,而且已经到了她这边的营帐。

澡是没法洗了,七月只好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刚到门口,就看到了那个抓她来的任坤,“任少将这是做什么呢?”

任坤已经接到消息说是她今日又是早归的那一个,如今这般看见她倒也不意外。

“打扰七姑娘了,我们在追一个逃跑的犯人,姑娘可有看到?”

七月出门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这方圆百里的地方都给看了一遍,自然知道他要找的人在哪里。

“任少将客气了,要说可疑,应该是那边了,少将军可带人过去检查一番。”

任坤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见是一处矮树丛,在这昏暗的天色下倒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摁”任坤抬了抬下巴,手下的士兵们就探了过去,果然在那矮树丛里发现了一个弱质彬彬的女人。

“我不是你们的犯人,你们快放了我,不然我要我爹饶不了你们。”

女人叫嚣的很厉害,然对面的魔军士气也是很高昂冷漠。

任坤慢走几步,来到女人身前,“苏姑娘,念在你是苏老前辈女儿的份上,我已经让手下的人对你很客气了,如果你还是不配合想着要逃的话,那我任某也只好得罪了。”

说完,就让手下的人把她给带走。

他的一番话倒是震慑住了那位苏姑娘,但也因此让苏姑娘牢牢的记住了七月这个出卖了她藏身地的人。

一看她的眼神,七月就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了,有些无奈地抚了抚额,“任少将下次可以不要这么简单粗暴直接吗?”

“恩?姑娘这是什么意思?”任坤不解。

七月也不想在这儿跟他讨论对待俘虏应该如何优待的问题,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想着赶紧回去了,您要是没事,我就回去休息了。”

“也好,今日唐突姑娘了,改日我带人过来给姑娘赔罪。”

“好说,少将军实在是太客气了。”

一番客套谁都没放在心上,然世事弄人。

没过几天,七月就与任坤出现在了同一个酒桌上,而且中间还坐了一个苏姑娘,正是那天被七月指出来的那位。

任坤是没什么表情,七月对此只觉得心有孽缘,一切都应随缘,是以也没什么大的动静。

这倒是让这个高高在上的苏姑娘给气着了,“爹爹,你看他们两个,明明就是他们欺负了我,竟然还这么无视我。”

苏爹瞪了眼自家的小作精,低头对上座的大将军笑了一下,“让大将军见笑了,是在下管教无方,这杯酒敬大将军。”

眼看着自家爹爹一口闷了那杯酒,苏幽那会说话的眼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终是没再开口。

七月是第一次见到魔军的头领,是以很好奇他的为人处事,眼睛刚落到大将军的身上,就被他发现了。

七月不好意思地举了举酒杯,然后自我罚了一杯酒,才算把这一茬给糊弄过去。

见到她的动作,任坤微微笑了笑。

被七月看见,趁机瞪了他一眼。

任坤不置可否的盯着她看了又看,就在她沉不住气想要质问时,他又忽然凑了过来,低声在她耳边道:

“姑娘,就不好奇是谁绑架了你吗?”

七月心里咯噔一声,面上不动声色的看向他,“少将军有发现了?”

任坤把玩着酒杯,“发现不敢说,不过意外倒是真的。”

“意外?”七月装作不解的看着他。

任坤笑了笑,目光直视着她,“的确是意外。”

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认为自己已经暴露的时候,他又说了,“我查了这几个月来往返魔界与修真界的所有人员信息,都没有发现有七姑娘的身份信息出入,包括那几家有权有势的红楼,他们也都没有姑娘的身份信息。”

说到这里他就不再开口了,只默默的盯着七月看。

七月缓了口气,“那少将军这是在怀疑我了?”

“怀疑倒算不上,只是有些意外,因为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组织,姑娘可有兴趣听一听?”

七月潜意识里觉得这话题不能再深了,然而任坤不给她逃避的机会,直接抬头看了眼上座的苏黎世。

七月顺势也看了过去,眼中满是警惕,“你在看什么吗?”

“呵。”任坤轻笑一声,“看魔!”

“魔?可他不是修士吗?”

“是修士,不过可不是一般的修士,你知道就最近几个月的时间里,有多少的女修被卖到魔界吗?”

“卖?”七月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冷静,“幕后黑手就是这个苏老?”

“哼,他算哪门子的苏老,不过是沽名钓誉之徒,比不上姑娘品性高洁。”

“······”

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你们魔修需要女修灵者来双修吗?”

“自是不需要,他倒卖这些女修也并不是因为要引人双修,而是为了一件不见天日的事情,姑娘有兴趣听一听吗?”

又是这一句!

七月冷冷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少将军这是什么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

“呵,姑娘果然聪慧,那就再留这里几日吧,我们还有些魔丹需要姑娘的帮助。”

七月,“······”

重生之漫漫仙缘
重生之漫漫仙缘
六月本是个污秽瘦小的乞儿,颠沛流离中自我以为自己把握住的是一束光,却不知道紧紧拥抱她的是幽暗的深渊,而当深渊降临到是奋然反抗意识?但是沦为浮尘?下回分解深渊中的小小乞儿如何逆风大翻盘、绝境复活!她几乎每走一步都吐一口血在地上,鲜艳的红一段一段的陷进进白雪中,就如同她这个人今日陷进这泥沼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