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四十四章 一样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1:00

幼菫看着前面衣着单薄的顾晋元,他今日穿了件蓝灰直缀,里面应还是单衣,没有夹棉,他不冷吗?他人本来就冷清,再作如此冷清单薄的打扮,看着如这园子一般萧瑟。“荣国公,你之前见过吗?”顾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四十四章 一样》精选:

幼菫看着前面衣着单薄的顾晋元,他今日穿了件蓝灰直缀,里面应还是单衣,没有夹棉,他不冷吗?他人本来就冷清,再作如此冷清单薄的打扮,看着如这园子一般萧瑟。

“荣国公,你之前见过吗?”顾晋元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

幼菫摇头,“没见过。”她怎会见过这等人物。

从萧甫山进门,顾晋元便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从一开始便对幼菫颇多关注,顾晋元不得不多想。府门前,荣国公俯身对幼菫说的那句话,别人没听见,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幼菫见顾晋元盯着她沉默不语,“表哥?”

顾晋元叹了口气,“无事,走吧。”让幼菫走在他前面。他不想提醒幼菫,让幼菫对荣国公多了思量。

幼菫看他心事颇重,“表哥刚中了解元,正是春风得意时,该高兴才是。”

顾晋元道,“意料中之事,谈不上高兴不高兴。”

幼菫就没听过这么霸气的话,这才是真正的学霸啊!幼菫不禁问道,“表哥中状元能高兴些吗?”

顾晋元不置可否,“都只是过程手段而已。”顿了下,“你替我高兴吗?”

幼菫点点头,“那是自然。我待晋元表哥跟大表哥二表哥是一样的,你们过得好,我就替你们高兴。”幼菫的意思是,你虽和我亲缘关系远些,又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并没有因此分出亲疏远别。

“都是一样的?”顾晋元心中微苦,他原以为自己会不一样一些。

幼菫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到落玉轩了,幼菫谢了顾晋元便进了院子。

顾晋元站在外面,能听见里面传来的说话声和轻笑声。他闭眼立了良久,待听不到她的声音了,方转身离去。

程绍和程缙在前院书房,二人相对而坐,皆面色凝重,没了白日里的喜色。

荣国公萧甫山此次前来倒不像是来贺喜的,他仿佛对顾晋元颇为不喜,这对顾晋元来说不是什么好事。荣国公权势滔天,他只需一句话,便可置顾晋元于万劫不复之地,还有程府,说不定也会被殃及。如今顾晋元和程府在外人看来便是一体的,好事程府会跟着沾光,坏事自然想逃也逃不掉。

程绍道,“二弟可能发现,荣国公对程家似乎颇为了解,他所问之事,似乎心中早已有答案。”

程缙回想了一下,“的确如此,今日他是有备而来。难道是瓒儿和晋元中举,他因此调查了我们一番?”

“有可能。你我皆在官场,以后要谨慎一些了,免得让他抓了把柄,那谁也救不了程家了。”程绍忧心忡忡,荣国公若是对程府有敌意,程府犹如螳臂挡车,毫无还击之力。

程缙忽而想起一事,“刘尚书和太子密切,大哥这半年来和刘尚书走动颇多,荣国公会不会以为大哥在为太子做事?”

程绍脸色倏然一变,与其说荣国公是为顾晋元而来,不如说是为警示他而来,如此更合理一些,毕竟一个解元荣国公还看不在眼里,怎会劳动他特意登门庆贺?程绍仔细回想自己跟刘尚书这半年的往来,一起有过几次宴饮,自己还登府拜访过两次,称得上是来往过密了。在别人看来,或许自己已经是妥妥的刘尚书的人了,荣国公若是有心调查自己,这些又怎会不知晓呢?

程绍越想越怕,“端王几月前曾弹劾太子通敌叛国,但因证据不足被皇上驳回了,皇家的斗争往往都是血雨腥风。端王若拿太子一派的人开刀,说不定会盯上刘尚书。”程绍面露愧色看向程缙,“荣国公若是怀疑我是太子一党,二弟,程府怕要被我连累了。”

程缙也是越想越心惊,嘴上安慰道,“大哥也未曾为他做过事,连礼部都还没进去,荣国公查不到你什么问题的,大哥莫要吓自己。”

这一夜,有多少人睡不着。

王氏在宁晖堂等了许久,不见程绍和程瓒过来用膳,今日程瓒中举是喜事,按说一家人是要在一起庆祝一番的。可是谁也没过来,派人去喊程瓒,程瓒推脱太累歇下了。程绍一直在书房,王氏等到三更锣响,也未见程绍身影。想起往日恩爱,想起自己处心积虑一心一意待他却换来如此结局,想起程瓒对自己的疏远,王氏不禁悲从中来,哭了整整一夜。

一切都是何幼菫那小贱人引起的!因为他,程绍对他没了恩爱,程瓒对他疏远,甚至意志消沉,一切都是她害的!王氏的眼睛如淬了毒一般。

次日知府在府衙举办鹿鸣宴,程瓒和顾晋元都赴宴去了。

程家宾客盈门,笑语喧哗,前院后院都热闹的很,下人们往来穿梭忙碌着。昨日荣国公亲自到程府道贺的消息传了出去,来程府道贺的人便更多了,其中不乏一些从三品三品官员,程绍程缙忙得不可开交。

礼部刘尚书也来了,而且还带了贺礼,有私下谈谈的意思。若是在昨天下午之前,程绍会很高兴,可此时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脸上堆起笑引着刘尚书进了书房,下人上了茶便出去守着。

程绍说起来客套话道,“刘大人公务繁忙拨冗而来,下官不胜荣幸。”

刘尚书长得精瘦,很是干练的样子,笑道,“贵府人杰地灵,一下子出了两位举子,还是一位解元一位亚元,再忙也要来庆贺一番才是。”

程绍谦虚道,“大人过誉了。”

刘尚书笑道,“本官今日前来还有一件喜事要告诉程大人,礼部左侍郎的任命过几天应就下来了,吏部任职公文已递交了中书省。”

程绍身子一顿,起身拱手道,“谢刘大人的栽培提拔,下官定恪守尽责,不辱刘大人提拔之恩。”程绍心中泛苦,却不得不接这任命,吏部公文已到了中书省,哪还有回旋的余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任了,看一步走一步吧。

刘尚书亲切道,“以后本官和程大人便是同僚,莫提那些客气话了,大家相互扶持才是。”

刘尚书话虽说的隐晦,程绍却也听明白了,以后自己和他就绑到一条船上了。程绍几乎没了应付他的力气,只是言不由衷地说一些场面话。

待送走了刘尚书,程绍几乎被抽干了力气一般,坐在椅子上半天不动。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