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四十七章 羽绒服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1:01

幼菫不用再去苜蓿园,也乐得轻松自在,便在窝在屋里不出门了。落玉轩一入冬便早早地就生起了火盆,地龙也烧得热热的,除了吃饭写字的时候,幼菫白天晚上的都是在炕上呆着,暖和啊!想着自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四十七章 羽绒服》精选:

幼菫不用再去苜蓿园,也乐得轻松自在,便在窝在屋里不出门了。落玉轩一入冬便早早地就生起了火盆,地龙也烧得热热的,除了吃饭写字的时候,幼菫白天晚上的都是在炕上呆着,暖和啊!

想着自己如此怕冷,又不能不出门了,便想给自己做件御寒的衣服。如今她能穿的便是棉袄,还有坎肩儿,外面罩斗篷,斗篷再保暖些的便是里面是动物皮毛的,可斗篷毕竟包得不严实,里面还是透风啊。

幼菫想到了羽绒服,何不自己做一件?幼菫便喊来了张妈妈,让她出去找鸭毛,只要那些细软的绒毛,越多越好。

幼菫便开始设计羽绒服的式样,自己只需画个草图即可,成衣铺的绣娘本事还是很大的。上月自己设计了两款袄裙,又画了绣样,那绣娘看了式样量了身便接着给做出来了,显得腰身玲珑丝毫不笨重,竟比自己想的还要好。如今那两款袄裙也在铺子里卖得很火,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成衣铺的老板仿佛发现了商机,便求着幼菫又画了短袄、棉裙、坎肩儿、斗篷的式样和花样,幼菫是学过简笔画和素描的,画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三两日便画好了。也不知如今是成衣铺那边怎样情形了。

说起来还有个小插曲,那袄裙自己送了文清和文秀一件,两人都甚是喜欢,第二日便穿着出来了,被文斐看到了,打听到是幼菫的成衣铺做的,便也想去做一件。那成衣铺的绣娘以前没少受王氏盘剥,也没少给挑剔的文斐做衣裳,如今怎还会给她好脸色,虽她是拿了银子来的,却推脱如今订单满的很,让她还是换家铺子做去吧。文斐在铺子里闹腾了一番方怒气冲冲地回府,又在幼菫面前好一顿尖酸刻薄,幼菫也不理她。自作孽不可活哦,你以前若是待人家客气些,怎会有如今境遇?

幼菫先画了个羽绒坎肩的图样,很简单。又画了个短款的羽绒服,样式比较修身,毕竟外面还要披斗篷的。想了想又画了个跟袄裙差不多的式样,修身束腰下面是大摆裙子的式样,再画了几幅绣样作装饰。这个长羽绒服看着就保暖啊,天再冷穿上它出门也不怕了。

张妈妈和素玉这几日把京城的烤鸭店和酒楼都跑遍了,搜罗了一大堆鸭绒回来,直嚷嚷身上都有股子鸭毛的腥臭味了。

幼菫见着这一大袋的一大袋的鸭绒跟见了宝贝一般,自己整个冬天的幸福感就靠这些鸭绒了!便安排她们把鸭绒浸泡清洗,加上皂角多洗几遍,免得一身臭味。再放到大锅里高温蒸,等晒干了就可以用了。

张妈妈和青枝已经习惯了幼菫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点子,也见怪不怪了。素玉见幼菫这番折腾又是洗又是蒸的,偷偷问青枝小姐这是要做什么点心?把青枝笑得不行。素玉憨实爱吃,幼菫和青枝每每去厨房研究吃食她便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烧火打杂,顺便混吃混喝。

幼菫便让紫玉去喊了成衣铺彩绫阁的绣娘过来,绣娘见了这等棉衣设计很是惊奇,自己还不曾见过用鸭绒保暖的。这里棉衣主要是用棉花或蚕丝填充。幼菫叮嘱了选用最细密轻薄的料子做内胆,免得钻出来一身毛。绣娘带了各种料子的尺头过来,幼菫选好了衣料,绣娘又量了身,道,“小姐近日长了不少,尺寸比上月大了。”

幼菫被她一提醒,想起自己的袄子很多都紧了,只几件宽松些的还能穿,得再做几件才是,也懒得麻烦针线房了,让自己铺子做了便是。便道,“你不提醒我还忘了,我得再做几件衣裳,我的那些都穿不上了。我再画几个样子,到时去店里选选料子,你们再给我做上几套。”

“好的,这几日先把小姐的这几件鸭绒衣裳做了。只不过怕是会慢些,”绣娘解释道,“小姐设计的那几款袄子裙子斗篷都很受欢迎得很,很多都是前些日子来做过新袄裙的夫人小姐,竟是各式样都做了一件,还道若有了新式样还要过来。口口相传,那些夫人小姐的闺中蜜友也过来了许多。如今铺子里的绣娘都是熬夜赶制,已然是忙不过来了。主要是绣花要慢一些。”

铺子生意火爆,幼菫自然开心,笑道,“我这个也不着急,反正有的穿,晚几日也无妨。铺子生意好,你们也辛苦,待到了月底便给你们封大红包。”

绣娘忙行礼谢过,又道,“掌柜的让奴家问一下小姐,如今铺子生意好,能不能再多招几个绣娘?”

幼菫点点头,“招吧,需要几个让掌柜的自行做主便是。地方还够用吗?”

绣娘答道,“是够用的,后院如今只用着楼下的房间,楼上是空着的,收拾一下便可以用。”

幼菫道,那便好,“现在天冷了,屋里的炭盆多加几个,免得冻了手,房间注意通风,散散炭气。”手是绣娘的饭碗,手若冻了,那这活计也不用做了。

绣娘连连谢了幼菫方退下。

这般忙活了几日,幼菫没事干了,便想着继续整理自己所知道的数学知识,加速一下时代进步。幼菫的计划是,先是把现有的几本算数书籍逐个进行完善补充,添加一些新的解题方法和思路,比如列方程解题;再写一些实用的数学理论和公式推导。幼菫还想把阿拉伯数字编写一份使用规则。

这个工程比较浩大,已经写了两个多月了,才标注完一本《孙子算经》,实在是问题一旦展开,便要延伸出很多概念需要去解释推导,一层一层的没有尽头,有种刹不住车的感觉,又要控制好度,又要前后有个系统连贯性,着实是很费脑子。

幼菫一旦做事便很专注,常常会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张妈妈和青枝都知道她的规矩,每每幼菫在做事的时候便约束着院子里的人莫来打扰她,声响都不要有。

连续奋战了几日,终于把解方程部分阐述明白了,一元一次方程,二元一次方程,三元一次方程,还有简单的二元方程,又各列了几道例题。幼菫的胳膊都酸了,便站起来伸伸胳膊扭扭腰,却听见青枝咳嗽了一声,幼菫扭头一看,顾晋元正背着手站在书房门口,促狭地笑着。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