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四十九章 逛街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1:01

次日一早,幼菫便去和文秀汇合了,去苜蓿园跟顾氏报备了一下,又去了瀚文轩找顾晋元。顾晋元今日难得没有穿素净黯淡颜色的衣裳,穿了件宝蓝色直缀,披着藏青色羽绉面鹤氅,腰间配了一块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四十九章 逛街》精选:

次日一早,幼菫便去和文秀汇合了,去苜蓿园跟顾氏报备了一下,又去了瀚文轩找顾晋元。顾晋元今日难得没有穿素净黯淡颜色的衣裳,穿了件宝蓝色直缀,披着藏青色羽绉面鹤氅,腰间配了一块白玉坠儿,背手立在那里,剑眉星眸,有股卓尔不凡的气度。幼菫总感觉他身上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只是他神色阴郁又刻意隐藏自己,平日里不是很明显。

顾晋元见文秀也跟了来,有些意外,脸色淡了下来。

幼菫今日穿了件银朱色袄裙,裹着妃色镶兔毛领斗篷,衬着小脸粉雕玉琢明眸皓齿,更加明艳动人。

文秀穿的是杏红色薄袄裙,跟幼菫一样的妃色镶兔毛领斗篷,也是秀美可爱的很。文秀总觉得幼菫穿衣服好看,做冬衣的时候文秀便要做和幼菫一样的衣裳,最后在顾氏劝说下只做了件一样的斗篷。顾氏后来私下里对幼菫道,那傻孩子只以为你穿的衣裳好看,哪晓得你是穿什么衣裳都好看。

去苜蓿园的时候顾氏端详了一会幼菫,叹气道,“你这相貌太惹眼了些,每次出去我这颗心都悬着,在外面仔细跟好你表哥。”

幼菫嘴里应是,心里却不以为然。她从来没把自己容貌当回事,一直没有自己是美人的意识,有些不以为然。哪能每次都那么倒霉碰到刘世明那种纨绔无赖。

幼菫和文秀坐一辆马车,各带了一个丫鬟跟在车后面,顾晋元护在车旁。

一行人先去了成衣铺子彩绫阁,彩绫阁门口停了好几辆马车,幼菫她们的马车只能停的远一些再步行过去。一进铺子便是脂粉香气扑鼻,只见里面一片热闹景象,衣着华丽的夫人小姐们有挑选料子的,有选款式的,还有催着交货的,小伙计们都忙得团团转。顾晋元皱眉看了看里面,便退到了铺子外面等着,幼菫回头笑着看了看他,便和文秀跟着掌柜的去了后院。掌柜的眉开眼笑的,倍儿有精神,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后院也是一片忙碌,绣娘们都没注意到幼菫的到来,掌柜的提醒了后才反应过来,纷纷请安,幼菫让她们继续忙,便跟着掌柜的四处转悠着看。

掌柜的做事利落,楼上已收拾好了,摆上了绣架,已经有几个绣娘在做活了,掌柜的道是还在继续找绣娘,待楼上都满了,交活也能快些。

幼菫的羽绒服做好了,长羽绒服用的是流云暗纹的月华锦,不需要再绣花,所以做的快些。月华锦织造工艺复杂,八枚经面缎纹,彩条起彩,纬线显花,在锦面上以数组彩色经线排列成由浅入深、又由深入浅逐渐过渡的晕繝彩条,有如雨后初晴的彩练。幼菫试穿了下,很是合身漂亮,这个款式用月华锦很是合适,虽然塞了厚厚的羽绒,却不显得笨重繁琐,一层层的月华纹在裙摆上依次氲开,到了腰间又被一条腰带束了起来,上身是修身的设计,显得腰身不盈一握,如童话里的公主一般。绣娘们和文秀看得眼都直了。

短款羽绒服和坎肩都是素软缎绣缠枝莲花纹,羽绒服是石榴红,坎肩是茜色,这两件看着简单,因为要绣花反倒费了一番功夫。羽绒填充的量还是蛮足的,若是太少反不如棉袄暖和。

幼菫又把画好的几个棉衣样式,交给了绣娘,先各给自己赶制一套,自己大冬天的不能没衣服穿啊。绣娘笑道,“这样店里的式样又多了几个,夫人小姐们也不会嫌新样式太少大家都一个样子了。”

“式样有了,你们绣花也可以变通一下,不必跟我搭配的绣花都一样,选其他合适的绣样也是可以的,你们绣艺好,自也懂得一下搭配。这样款式更多变一些。”

绣娘恭敬道道,“是奴家死板了,竟没想过要变通一下。”

幼菫怕顾晋元等着急,连忙选好料子便走了。

顾晋元一直在铺子门口站着,人来人往的都是女眷,他又一副好相貌,很是惹眼。幼菫和文秀出来便见他一副尴尬模样,两人便嗤嗤笑了起来。

幼菫笑道,“表哥怕还要等着,我还要去胭脂铺子看看。”

顾晋元面无表情地嗯了声,又换了个地儿等着。

胭脂铺子的老板见幼菫来了连忙殷勤招待,比上次还要迫切了几分。隔壁成衣铺子生意红火,都是因为东家小姐设计的好图样,酒楼红火是因为东家小姐的丫鬟有好手艺,单单自己这边落了单,成了没娘疼的孩子。掌柜的让幼菫想想法子,幼菫失笑,“我又不是神仙,那成衣铺子也是赶巧了我画的图大家喜欢,这胭脂水粉我却是不会制的。”

掌柜的愁眉苦脸,“小姐就再想想,以前胭脂铺子的收益在几个铺子里几乎是最好的,如今怕是要垫底了。”

幼菫道,“我倒是想做一下口脂试试,不过现在鲜花太少,得等到明年春天了,你可以帮着联系一下花农,到时我们采购一批试试。你这方面比我懂的多,你想想什么花做口脂漂亮,庄子里也可以种上些。”幼菫想着年后再提此事,没想到掌柜的先着急了。

如今有成衣铺子和酒楼顶着,幼菫倒不着急了,铺子的事顺其自然慢慢来吧,手上的事情太多实在是忙不过来。酒楼上个月的收益送过来了,半个月的时间便有两千多两的收益,幼菫已经很满意了。

掌柜的闻言大喜过望,“花农老仆有熟识的,先去打听看看。”

幼菫又选了盒口脂和面脂,跟文秀一人一盒,便出来了,也不再上车,沿着街逛了起来。除了铺面,街边还有一些小摊,卖的小玩意儿很有趣,也便宜的很。出门前顾氏是给了二人银子的,两人不客气地买了一堆,两个丫鬟和顾晋元的小厮刘河怀里抱的满满的已然拿不了了。二人却还是兴致勃勃地不肯停手,最后顾晋元手里也抱上了东西,深深地后悔没让马车跟着。

幼菫回头看顾晋元虽还是一副淡然模样,但总感觉抱着东西特别搞笑,可能是跟他的清冷气质太不匹配了。幼菫笑道,“表哥你们抱着辛苦,还是回马车上送一趟吧,我们俩在这边等着。”

顾晋元看着她的娇艳无双模样,笑起来更是如春风拂面百花盛开,一路上她就没发现有那么多窥视的目光吗?连那些小摊小贩都因她俩漂亮买了东西还要搭几样赠品。她到底懂不懂保护自己?顾晋元不容质疑道,“不行,一起回。”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