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五十章 相遇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1:01

再回去要走挺远,幼菫却是不想走着冤枉路,抬头看旁边是个茶楼,便讨价还价,“我的脚都疼了,我和文秀在茶楼等你们,我们吃些点心,肯定不乱跑。”顾晋元转身吩咐刘河她们先去把东西放车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五十章 相遇》精选:

再回去要走挺远,幼菫却是不想走着冤枉路,抬头看旁边是个茶楼,便讨价还价,“我的脚都疼了,我和文秀在茶楼等你们,我们吃些点心,肯定不乱跑。”

顾晋元转身吩咐刘河她们先去把东西放车上,又跟幼菫道,“进去吧。”便抱着东西进了茶楼。

幼菫和文秀相视而笑,她们还没去过茶楼呢,便喜滋滋地跟了进去,一进门便有许多惊艳的目光看了过来,顾晋元护在二人身后,上了二楼。二楼有雅座有包间,包间已然满了,便选了个靠窗的雅座,点了两盘点心,一壶碧螺春。

这个茶楼还蛮有品味的,里面装修很是雅致有格调,雅座之间有屏风隔断,穿梭的伙计也是训练有素。

幼菫和文秀一边嘀嘀咕咕交流着今日逛街的体会心得,一边捡着点心吃着,顾晋元被冷落到了一边。

对面包间的门开了,里面出来三个衣着华贵的男人,顾晋元警惕地抬头,便见荣国公萧甫山的目光刚好扫向这边。萧甫山一身靛蓝宝相纹右衽圆领长袍,腰间配着长剑,披一件墨色锦面墨狐毛领大氅,身旁一个貌相端庄贵气十足身穿行龙云纹长袍,一个俊美绝伦如妖孽一般身穿玉白色蟒纹直缀,正是端王和宁郡王。

萧甫山看了眼顾晋元,便看向坐在顾晋元对面粉雕玉琢的幼菫,她正专心和文秀叽叽咕咕说着话,没注意这边的动静。他们二人关系还真是亲密,几次相遇二人都是呆在一起。

顾晋元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刚好挡住了萧甫山的视线,“见过荣国公。”

萧甫山面无表情道,“顾解元好兴致。”

顾晋元淡声道,“闲来无事出来走走,荣国公有客人,便不打扰荣国公了。”便拱手立在一旁。

萧甫山负手而立在顾晋元面前,他身躯高大挺拔,有着聛睨一切的气势,顾晋元虽也肩阔背挺,但比起成熟男子的萧甫山,还是显得单薄。

萧甫山笑道,“顾解元这次倒是记得规矩了,知道恭送本公了。”

身旁的端王和宁郡王看出了不对劲,空气中似有火花四溅。宁郡王笑道,“荣国公怎也不介绍一下这位小友?”

萧甫山侧身跟他道,“这便是秋闱京兆府第一名顾晋元。”

“哦?”宁郡王踱到顾晋元面前,“久仰久仰,顾解元看着面善的很,一起坐下喝个茶结识一下?”状元荣国公都不曾正眼看过,如今却对小小一个解元另眼相看,还真是有趣。

顾晋元道,“大人见谅,学生还带了女眷,不太方便。”

宁郡王刚刚已注意到那边两个小姑娘,其中一个容貌倾城,他也算是见过不少各色美人的,却不曾见过如此绝代佳人。宁郡王眼中多了几分兴味。

宁郡王笑道,“只是一起喝盏清茶,顾解元莫太拘泥小节。”

顾晋元如何看不出宁郡王眼底的兴味之色,脸色变冷,“大人莫强人所难了。”

幼菫觉察到这边动静,抬头看了过来,“表哥,怎么了?”

一张绝美容颜彻底暴露在众人面前,比侧颜更加惊为天人,莫说宁郡王,就连向来持重淡然的端王都有些怔楞露出惊艳之色。

顾晋元走到雅座旁边,弯腰低声安抚道,“无事,你们俩坐着便是,。”

幼菫乖巧应道,“好。”便不再理那边,端起茶盏慢慢品着茶。幼菫刚才看到了萧甫山,心道怎会这般倒霉碰到他呢?这是又为难起顾晋元来了,他位高权重,顾晋元在他面前太过势弱。

顾晋元转过身来对着萧甫山三人,萧甫山冷眼看着顾晋元和幼菫的默契互动,眸光不带半点起伏,幼菫似乎能感觉到那实质般的目光在射向自己。

“走吧。”萧甫山往后一甩大氅,转身下了楼。

端王和宁郡王相视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也潇洒扬长而去。

顾晋元坐回位子上,沉默着倒了盏茶一饮而尽。

幼菫和文秀坐在对面有些心虚地看着他,要是她们不来茶楼,也不会碰到荣国公了。

幼菫清清嗓子,“怎么青枝他们还没过来?”

顾晋元淡声道,“我送你们回府。”

幼菫郁卒,她还想去酒楼看看呢,酒楼重新开业后他就没去过。此时却也不敢再跟顾晋元讨价还价,便蔫蔫应道,“好,听表哥的。”

三人下楼,顾晋元去结了账,便出门往回走。

走不多远便遇到了青枝他们正引着马车往这边而来,在青枝伸手之前,顾晋元扶着幼菫上了车,又扶文秀上车。

萧甫山一行正站在不远处,几个官员正在恭敬地跟端王交谈。三人容貌太过惹眼,路上不少年轻女子羞涩地投去爱慕的目光。

萧甫山看着马车离去,到了前面路口便转弯没了踪影。

宁郡王闲闲说道,“荣国公要是有兴趣,讨回来做个小妾便是。不过看起来谢解元跟她似是一对,你得横刀夺爱了……”

萧甫山冷哼了声,“你若觉得无聊,我可以安排你去西郊大营呆上两个月。”

宁郡王最怕的就是萧甫山这一招,他还真能把自己扔去西郊大营,那里面的残酷训练,几天就能让人脱一层皮,他可是体验过的。“那暴虐成性的传闻也不算冤枉了你,对兄弟都这般冷酷无情。”

萧甫山正色问道,“你刚才在茶楼时说顾晋元面善,是玩笑话还是认真的?”

宁郡王诧异道,“你怎对那小子这般感兴趣?我看着面熟,可能是哪里碰到过。”

“你没觉得他像谁?”

宁郡王皱眉想了一会,摇摇头。“你觉得他像哪个人吗?”

萧甫山道,“等去榆州的人回来,说不定就有答案了。”

回府后,文秀把马车里堆着的一堆盒子里找出自己的东西拿走,剩下的一股脑搬回了落玉轩。幼菫虽没去成春和楼,今日也是收获颇丰,喜滋滋地重新试了遍羽绒服,又开始拆买回来的东西。拆了几件之后,发现一个四方盒子看着眼生,打开发现里面是个掐丝珐琅暖手炉,小巧又好看。幼菫回想了下自己和文秀都没有买手炉,猜应是顾晋元买的被自己不小心搬回来了。便又放回盒子,抱着去了瀚文轩。

顾晋元见幼菫抱着个盒子,便明白了她的来意,那个暖手炉是他趁他们去成衣铺的工夫,去对面的店买的。

幼菫把盒子递给顾晋元,“表哥的暖手炉被我不小心搬走了。”

顾晋元没有接,淡声道,“我用不到,你拿着用吧。既然怕冷,出门就带着个手炉。”

男女之间忌讳私相授受,幼菫迟疑道,“……怕有些不妥。”

顾晋元低声道,“又不是荷包玉佩,怎这般谨慎了?”

幼菫怕自己再推辞他就恼了,想着他说的也有道理,便道了谢,也不再多留,便要回告辞。

“等等,”顾晋元看着她道,“我明日要离开程府一些时日,现在算是跟你辞行了。”今日文秀一直跟着,他也没得上机会说。

幼菫惊讶问道,“表哥要去哪里?书院不是不用去了吗?”顾晋元应没什么亲近的亲戚了吧?

“一个故友那里。你以后莫要出门了,铺子里的事,不要亲自去跑动了。还有大夫人那边,莫要跟她正面起冲突,你势单力薄,能自保已是不易。”顾晋元又顿了片刻,“荣国公此人危险,能避开就避开,要懂得保护自己。”

这番殷殷叮嘱还是挺让幼菫感动的,被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我记下了,表哥保重自己。”

顾晋元轻声道,“堇儿也保重自己。”

幼菫点点头,想着他还要收拾行装,今日已被自己耽搁了半日,便辞别抱着暖手炉走了。

顾晋元见她走的利落,心中不免失落。她这般不开窍,对他而言也不知是不是好事。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