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五十一章 逼问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1:01

松山镇是京城北边的一个小镇子,因松山书院而闻名,松山书院依山而建,书院前店铺宅院林立,依托书院而生存,很是兴旺。在一个不起眼的胡同里,有座很寻常的两进五间房阔的宅院。顾晋元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五十一章 逼问》精选:

松山镇是京城北边的一个小镇子,因松山书院而闻名,松山书院依山而建,书院前店铺宅院林立,依托书院而生存,很是兴旺。

在一个不起眼的胡同里,有座很寻常的两进五间房阔的宅院。顾晋元正坐在塌上跟一灰袍中年男子下棋,顾晋元落了一子,灰袍男子笑道,“你的棋风凌厉了不少。”思考良久,方落了一子。

顾晋元啪嗒又落一子,淡声道,“陆先生输了。”

陆辛道,“你今日没了耐性,以往你是要步步铺陈许久的。”

顾晋元慢慢往棋罐里捡着棋子,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是让陆辛心中一战,“陆先生说一下你的来历吧。”

“当年便已告诉你了,我是你父亲的故交。”陆辛缓缓站了起来,踱着步子到了门口。

“先生是易容了的。不知为何不能以真面目示人?”陆辛脚步停住了,转身看向面色淡然的顾晋元,他还在不疾不徐地低头捡着棋子,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般。

陆辛回到塌上,目光炯炯地看着顾晋元,“你还看出了什么?”

“这座宅子前后左右的宅子里住的都是练家子,都是陆先生的人吧。”

“还有呢?”

“十年来,先生只说你是父亲故友,却又不肯说是因何结识,父亲自我幼时便一直在榆州,深居简出,不曾离开榆州半步,就连姑母出嫁都不曾送嫁。却不知是如何认识先生的?”

陆辛道,“我是武林中人,游历天下,结交广泛,认识你父亲也很正常。武林中人自会有仇敌,易容避祸实属无奈之举,左右宅子的人都是我的手下。”这个解释他自己都不信,也没指望顾晋元能信,但此时只需给他一个解释堵住他的话头就好。

顾晋元手中捏着棋子,轻轻用指腹来回摸捻着,“父亲自我年幼便教授我武艺,严苛异常,严寒酷暑不曾中断过一日,在去世之前也是叮嘱我切莫懈怠,之后陆先生便出现了,对我更为严苛,且所教招式狠戾,皆是杀招,又是为何?”

“为让你有自保之力。”

“我走的是仕途,可用不上这些。”

“你心中早有疑问了吧?以前你不问,不知为何今日却又问了?”

顾晋元道,“你我各有谋划,你瞒我太多,变数便多,路总要走踏实些才是。”他的谋划是位极人臣,陆辛的却不是。

陆辛叹了口气,“你心思一向缜密,我也知你会起疑,只是现在时机未到,我是不能告诉你实情的。”一步走错便是万丈深渊,他实在是不敢冒险。如没有万全之策,他宁愿瞒顾晋元一辈子,也不想他只身涉险于龙潭虎穴。

顾晋元把指间磋磨的棋子扔到棋罐中,发出一声啪的脆响,直盯着陆辛道,“是谁要杀我?先生总要让我心中有数。”

陆辛脸上骤然变色,“莫再问了,时机到了你自会知晓。”陆辛扔下这句话,便起身走了,这小子太聪明,只怕跟他说多了不知哪里就露馅了。以后得给他加重练功强度才行,免得他有精力出来搞事。

那就是真有人想要自己的命了,顾晋元心中的疑团更大了。到底是谁会自他幼时便要取他性命?他当时只是一个小小孩童,怎会对人构成威胁?父亲为何从不跟他提她的母亲?

他幼时常遭周围小伙伴们的嘲笑和欺辱,说他是被捡回来的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他回去问父亲,他父亲却不肯说一个字。

小小的他每日受的屈辱,没人知道。他们抢走了他最爱的玩具,围着圈打他,往他身上撒尿……他回去哭诉,他的父亲却斥责他不好好练功跑出去玩……

他再也没跟他父亲哭诉过。

他靠的只有自己。

后来,那个领头的欺负他最厉害的大壮爬树摔死了。

那个抢走他玩具的胖子出去玩再也没回来。

顾晋元忽地心中一动,难道是自己的身世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霍然起身,出了厅堂,往后院而去。后院的院子很开阔,院墙有丈余高,整个院子就是一个练武场,顾晋元每日晚上都要从书院偷偷来这里,在这个练武场跟人搏杀,院子里的的仆从下人个个武艺高强,常常是几个人一起上虐打顾晋元一个,顾晋元的每一次的训练都是一次死里逃生。每每训练结束,顾晋元都是遍体鳞伤,连爬起来都困难,陆辛便会使人抬他到药浴桶里泡着,第二天便生龙活虎了。如此这般锤炼了七年,练就了他一身高超武艺,一般人轻易近不了他的身,如今都是陆辛亲自上场和仆从一起对付他一个。

陆辛称他天生奇才,武学天赋极佳。他却不是这么想,他之所以一直强撑下来,是因为他深知自己身负血仇,他只有强大起来,才能报仇雪恨,才能从容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刚进后院,便有几条身影迎面向他扑来,他身形一转,从容出招,招式凶悍狠辣,招招致命,气势如虹,丝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灰蓝衣袍随他的动作上下翻飞。搏杀了近半个时辰之后,忽地他全然不顾其他人的攻击,趁陆辛一个破绽,凌厉出手紧紧锁住他的喉咙。

按说此时他已胜出,可以松手了,可他一直死死扣着,还有加大手中力度的趋势,陆辛顿时脸色紫红。仆从们被这一幕惊着了,呆愣片刻后纷纷上前阻止顾晋元,顾晋元左手往后一挥,震开了他们,他目光如刀,“我到底是何身世?”

陆辛眼中露出痛楚之色,顾晋元松了手,陆辛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挥手让他们退下。他趔趄起身,重重叹了口气,“进屋说吧。”

顾晋元身上衣袍已是血迹斑斑,却依然脚步沉稳有力,他跟随陆辛回了屋。厅堂正中央有个大大的香柏木浴桶,浴桶有半人高,此时正是热气腾腾,里面飘着厚厚一层药材,整个厅堂都飘着一股子浓浓的药味。

顾晋元绕过浴桶,向厅堂里面的太师椅走去,陆辛挡在他的去路,“即便要问什么,你总要先泡上药浴才是。”

顾晋元停了脚步,盯着陆辛,陆辛无奈道,“我跟你说便是,只是说来话长,药浴若是耽误久了却是不行的。”

顾晋元转身到了浴桶边,脱了衣衫,只余一条白色中裤,露出精壮的胸膛和紧窄的腰身,他跨进浴桶内坐下,平静无波的脸上微微露出痛楚之色,半天方缓过来。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