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五十二章身世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1:02

顾晋元淡声道,“陆先生说吧。”陆辛拖了把椅子坐在浴桶旁边,面色凝重,他沉默了良久,似在回忆,“你父亲从未跟你谈起你的母亲,是因为你的生母,是忠勇王侧妃赵宜兰……”顾晋元从浴桶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五十二章身世》精选:

顾晋元淡声道,“陆先生说吧。”

陆辛拖了把椅子坐在浴桶旁边,面色凝重,他沉默了良久,似在回忆,“你父亲从未跟你谈起你的母亲,是因为你的生母,是忠勇王侧妃赵宜兰……”

顾晋元从浴桶中霍然起身,棕黑的药汁飞溅了出来,“你说什么?!”

陆辛按住顾晋元肩膀,将他按回浴桶坐下,“你这般激动,接下来的话我怎么说?你生母是忠勇王侧王妃,生父便是忠勇王老王爷了,侧王妃和王爷伉俪情深,刚刚嫁入王府不久便有了身孕,王爷对她更是万般宠爱,直言若是生了儿子便向皇上给他请封世子。在侧王妃怀孕七个月的时候,契丹入侵,辽东边关告急,王爷无奈领兵去辽东增援。半个月后,王妃和侧王妃去崇明寺烧香,祈祷王爷平安归来,王妃却在临行前因皇后召见而未能成行,只侧王妃单独前往崇明寺,在返程的路上便遭遇了劫杀。当时护送侧王妃的侍卫一共三十人,我是侍卫首领。对方有五六十人,且都是专业杀手,武艺高强,王府侍卫们拼命拖住他们,我护着侧王妃逃了一路,后来跳下涛涛江水,方躲过他们的追击……”

顾晋元声音沙哑,“后来呢?”

陆辛整理了情绪,继续道,“侧王妃动了胎气,上岸不久便生下了你,”陆辛顿了顿,“侧王妃生下你后虽筋疲力尽,但也不至于没了性命,但她深知我若带着她和你两人是万万摆脱不了追杀的,趁我不备跳了江。只留了一块麒麟玉佩在你襁褓之中。我本欲送你回王府,再增派人手沿江搜寻侧王妃下落,在返京途中遇到了你父亲,他也是王府侍卫,和我是挚友,他偷偷出来寻我,让我不要回府。王妃宣称我和侧王妃有私情,侧王妃腹中之子是跟我所生,侍卫们都是我杀的,我们趁上香私奔了。”

顾晋元追问,“为何我又跟了父亲到了榆州,而不是回王府?”

“王妃此番举动,说明这杀手是她所雇,目的是置侧妃于死地。王妃只一个儿子,还是个傻子,你若回去,怕是等不到王爷便没了性命。我们本想等王爷回来再送你回去,不想王爷回来便听信了王妃的挑唆,暴怒下令追杀我和侧王妃。我处境危险,便商议你父亲,让他寻了由头辞了侍卫身份,带你回了榆州,对外称你是他的孩子。我则易容换姓待在京城,一则为你培养势力,二则监视王府情形。如今王妃强势,皇后又是她的姐姐,你若是回去怕也是危机重重。”

顾晋元冷哼道,“忠勇王既然当年就认定了你们有私情,如今又怎可能认下我这个儿子?”

陆辛道,“你如今模样和王爷年轻时一模一样,自不会认错。”

顾晋元依靠在浴桶璧,裹着浓浓药味的蒸汽晕染在他脸庞周围,脸上凝了一层水汽,他闭目沉默许久。

看着桶里面闭着眼都透着股阴冷之气的顾晋元,陆辛面露忧色。顾晋元的手段他是知道一些的。在他才十二岁的时候,他每日半夜出门,引起了一个同窗的好奇,偷偷跟踪他,他朝那孩子的脖子回手便是一刀。

陆辛每日都会在暗中保护他,看到这一幕也是心惊胆战,小小年纪,他下手也太果决狠辣了些。

这么多年来他迟迟不敢告诉他,怕的就是以他的性子,回去便是血雨腥风,在他没有足够的自保之力之前,他实在不敢冒险。

“侧王妃……母亲的尸首可找到了?”顾晋元开口问道。

“找到了,飘到了几十里外的荒滩。我给侧王妃在那里立了个坟冢,每年清明都会过去拜祭。”

“带我去看看吧。”

陆辛恭敬抱拳,“是。”这是正式把顾晋元当主子了。

“先生不必客气,还跟以前一样吧。”

“如今既然小王爷的身份已明,卑职不敢造次。”

“便称呼我少爷吧。”顾晋元退而求其次。

在波涛汹涌的江边,有一大片荒滩,上面遍布枯草,不远处是一片树林,正值寒冬,树木萧条。

侧王妃的坟冢便在树林里孤零零地立着,坟茔整整齐齐的,应是有人打理,旁边种了棵松柏树,坟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却没有墓志,只刻着“正德六年三月初二”。

顾晋元在墓前良立许久,方缓缓将瓜果五牲祭品一一摆上,烧上纸钱,重重跪立地上,俯身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母亲,孩儿看您来了。孩儿不孝,来迟了……”声音低沉,透着悲凉。

乌云蔽日,寒风萧瑟,树上仅剩的几片叶子也在寒风中纷纷落下,四处飘扬,离开了母亲的怀抱,那树再如何努力,也阻止不了这场生死离别。寒风刮过树林,发出凄冷的呜咽声,似是大树在悲鸣。

顾晋元长跪在铺满落叶的地上,久久不肯起身。

陆辛过来扶他,他缓缓起身,“陆先生,讲讲我的母亲吧。”

陆辛躬身恭敬道,“遵命。侧王妃是兵部左侍郎赵明德独生女,当年倾慕忠勇王,不顾父母反对,一意孤行做了忠勇王侧妃。侧王妃性格温和善良,对府内下人侍卫都很谦和。侧王妃出事后,京城遍传侧王妃与我偷情私奔,赵侍郎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擢升任兵部尚书也是指日可待,他曾找忠勇王理论,却不欢而散,后又告到御前,皇上皇后自是向着忠勇王和王妃,赵侍郎愤怒之下出言顶撞,触犯了龙颜,被打了二十大板关进了大牢,一个月后在大牢里死了,说是病死的。赵夫人悲痛之下病重不起,不多久便去了。”

顾晋元紧紧攥着拳头,“忠勇王对母亲的感情也不过尔尔……”

陆辛看着顾晋元脸色,“少爷,忠勇王是您的父亲,您还是要倚靠他的。”

顾晋元用袖子擦拭着墓碑,眸子幽深阴冷,“当年害死母亲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陆先生把你这些年查到的都告诉我吧。”

他从不做没有把握之事,所有事情在做之前都是步步铺陈深思熟虑过的,现在他对忠勇王府一无所知,自不会贸然行事。

他要做的,太多了。

夜幕降临,顾晋元把墓地周围扫干净,清理了坟冢上的杂草,方踏着暮色离去。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