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五十六章 议亲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1:03

幼菫发现最近几日程府忙碌得很,尤其是库房的妈妈婆子们整日忙进忙出的。幼菫穿着厚厚的湘妃色锦缎袄,外面套着茜色羽绒坎肩,坐在大炕上喝着热牛乳,“我怎看府里最近忙得很,像要搬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五十六章 议亲》精选:

幼菫发现最近几日程府忙碌得很,尤其是库房的妈妈婆子们整日忙进忙出的。

幼菫穿着厚厚的湘妃色锦缎袄,外面套着茜色羽绒坎肩,坐在大炕上喝着热牛乳,“我怎看府里最近忙得很,像要搬家似的。”

顾氏心中叹息,这事哪能瞒得住?幼菫知道是早晚的事,顾氏思前想后,还是告诉了幼菫。

幼菫呆愣,她居然在不知道的情形下被定了亲事,还是大表哥。程瓒温润和煦,芝兰玉树的,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可是,这血缘关系是不是近了点?

幼菫苦笑道,“大表哥人是挺好,可是我和他血缘太近了,舅母和舅父们商量下作罢吧。”

顾氏见她倒不是因为排斥程瓒,便放了心,“自古以来姑表结婚亲上加亲,表妹表哥结婚多的是,又不是堂兄妹,这算不得什么。”顾氏又列举了一串她知道的姑表结婚的实例。

幼菫好奇,“那他们的孩儿都正常吗?”

顾氏笑道,“说什么话呢,当然正常了。你和你表哥都是好相貌,将来你们的孩儿还不知要漂亮成什么样子呢。”

幼菫脸红,“我还是觉得不妥……外祖母无非是想让我过得好,舅母从世家子弟里挑个就是了。”

顾氏犹豫了下,“这事我本不欲告诉你,近来我和世家夫人来往多,你的亲事我一直给你留意着,但是那些夫人都颇忌讳你的名声,有两三个有意的,打听了下对方都要么是名声不好要么是娶继室,因为这事你二舅父好一顿生气,要我莫和那几家来往了。都怪那天杀的刘世明,外面传言你们两个互生情意……”

幼菫竟不知自己在外面名声这般差了,神色黯然了下来,在古代女子的名节比命还要重要,若是在别的人家,自己说不得只能嫁给刘世明了,或者出家当姑子了。

程瓒……他应该也知道外面这些传闻吧?是了,他常和同窗出去饮酒喝茶,又怎会不知道这些。他不介意吗?还是他跟自己成亲也是无奈之举?“舅母,若我已是这般名声,大表哥也太委屈了些。”

顾氏心疼道,“你这孩子怎总为别人考虑?外面的都是讹传,你是什么样的人府里人还能不知道吗?我看你大表哥乐意得很,别担心这些。”

“舅母再劝劝两位舅父,其实对方家世差些也无妨,当继室也无妨……”有了前一世的背叛,幼菫于情事上总是没有底气,她这一世求的不过是个安稳小康,有个真心对她不会负她的夫君,给她温暖,给她安心。

“你何必这般委屈自己……你两位舅父定了的事,又怎会轻易反悔,且已请了昌平伯夫人做媒人,现在怕是都传开了。”

她不想跟程瓒成亲。

幼菫回了落玉轩,站在院子里仰着头看着那两棵已经秃了的梨树,也不知明年它们还能不能活过来。自己也和它们一样,不管怎么努力命运还是不能把握在自己手里。幼菫静静地一直那么站着,手里的掐丝珐琅手炉渐渐没了温度,身上也冷了起来。

青枝过来扶着她,“小姐进屋吧,外面冷了。”

幼菫叹了口气,进了屋。

青枝帮幼菫解了斗篷,服侍她上炕,把被子盖在腿上,又把鼎脚铜炭盆移到炕前,“小姐烤烤手。”

幼菫只圈着被子,轻声问,“青枝,你觉得我嫁程瓒好吗?”

青枝拉过幼菫冰凉的手,靠近炭盆暖着,“大表少爷长的好又有学问,而且对小姐好,奴婢觉得小姐嫁给他肯定能过得舒心。”

是啊,应该会舒心吧,他那么温和的一个人。

幼菫脱了袄裙,窝在炕上团成一团,“我睡一会,你下去吧。”

青枝红了眼眶,小姐以前从来没这样过,很无助的样子,她给幼菫盖好被子,轻轻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幼菫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自己回到了前世,她结婚了,穿着洁白的婚纱,被西装革履的新郎挽着胳膊走在红毯上,她看向新郎,却总也看不清新郎的样子,无论怎么努力都看不清,她急了,她都不知道他是谁,怎就结婚了呢?她努力地回想,他是谁,她们是怎么认识的,怎么恋爱的,可是大脑中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慌了,想问问身旁的新郎他是谁,可是她发不出声音,她拼命的想冲破嗓子里的阻碍,“你是谁……”她一下子醒了,她似乎听到自己喊出了声,声音还很大。

青枝有些担忧地轻声问,“小姐梦魇了吗?”

幼菫坐了起来,身上已汗津津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我没事。给我倒杯白水。”

青枝转身拿了水壶,倒了杯水递给幼菫,幼菫大口喝了,又喝了一杯方作罢。

青枝给幼菫取了烘好的袄子过来,侍候她穿上,“小姐,大表少爷在厅堂等着,来了有一会儿了。奴婢说小姐在睡觉,他说他等着就行。”

幼菫一怔,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

幼菫又加了件棉坎肩儿,去了厅堂,程瓒正站在堂中央,穿着件玄青色直缀,温柔地笑着,看她的眸子里满是柔情蜜意,“堇儿你醒了。”

“表哥过来了。”幼菫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程瓒,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程瓒看幼菫红扑扑的小脸有些呆愣,仿佛是刚睡醒还没缓过神来,轻笑道,“刚才是不是梦魇了?我听你喊了句什么。”

原来刚才真的喊出声了,幼菫不禁在想,梦中的那个新郎会不会是程瓒,可惜一点都没看清样子。“噢,是做了个噩梦。”

程瓒笑道,“来先坐下,跟我讲讲是什么梦?”

程瓒手护在幼菫身后,虽没有碰到,幼菫却觉得后背不舒服,赶紧走到椅子那边坐下。“也没什么,就是在梦里看不清人也说不出话,一着急就喊出来了。表哥有什么事吗?是不是等了很久?”

天色已经暗了,自己睡了整整一下午。

程瓒坐到幼菫旁边的椅子上,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放在茶几上,“堇儿看看喜不喜欢。”

幼菫打开锦盒,里面躺着一只青玉簪,簪头是朵兰花,簪身雕着兰叶缠枝纹,幼菫虽不知玉质是怎样的,但雕工着实比不上自己妆匣里的那些首饰。

幼菫也未细看便合上了锦盒,抬头发现程瓒正温柔地看着自己,似在期待她对簪子的反应,“表哥,其实你不必娶我的,外祖母当年也是因我刚失了父母心疼我,做不得数的。”

程瓒有些失落,她似没发现簪子是他自己雕的,他雕了几日才做成的,他温声道,“祖母既说出了口自然是要作数的,且我也不是因了这婚约才娶你。”他从小就想要娶她,娶她,只是因为喜欢她。

幼菫自是听懂了这言外之意是什么,“外面关于我和刘世明的传闻表哥可是知道?表哥前程似锦,若是跟我成亲,怕是名声上会跟着受损,陷于非议之中……”

程瓒有些生气,他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顾,又怎么在意这些子虚乌有的闲话?他对她的情意,难道她就看不出来吗?“我若在意那些,又何必去父亲叔父面前把婚约的事情捅了出来。我娶你,只是因为喜欢你,那些功名前程又算的了什么。”

幼菫有些惊讶,她没想到程瓒不仅对自己动了真情,且还是颇深的样子。幼菫之前便一直拿他哥哥看待,他对她好觉得也是正常的,从没有往这上面想过。如今再仔细想想以往的那些事,感觉又不一样了起来。

他对自己的好的确很不同,他待文清和文秀可没这么好这么耐心过,不过是见面打个招呼而已。幼菫记得十一岁时她弹琴弹得不好,被女先生责罚,要她把那首曲子弹完整了才能去上课,程瓒便手把手地教他,用了几天时间才学会。他的学业繁忙,在程家的地位又高,跟下面的几个妹妹只是见面点点头的交情,肯花这么多心思陪自己很是不易。而文清要请教他琴艺,他只是简单说几句便不作理会了。

程瓒见幼菫沉默,有些心慌,“堇儿你……你愿意嫁我吗?”

幼菫心里是有些不愿的,幼菫低声道,“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的,从没想过这些。”

程瓒释然地笑了,她太小,还未曾开窍,“以前自然是哥哥,以后……你已经大了,是要嫁人的。”

是啊,她总得嫁人。不是他,便是别人。可能是个鳏夫,可能是个病秧子,好一些便是小门小户的书生。

顾氏帮她张罗着买了四个丫鬟,她身边的丫鬟太少了,若是成亲肯定不够用。幼菫给起了名字,沉香,寒香,依香,半香。

沉香和含香今年十五岁,依香十四岁,半香十二岁。沉香模样清秀,细长凤眼,性子沉静,话不太多,但是应答得体。寒香很漂亮,杏眼桃腮,言谈举止有度,听牙婆说是获罪的官眷,是以性子里带着几分孤傲。依香长得娇俏,性子活泼,看着很机灵。半香长相寡淡,有些害羞,低着头不太说话,几个里面她最便宜,二十两银子。

张妈妈先带他们学规矩,院子里一下子多了四个人,看起来倒是热闹了许多。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