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穿越之国公继室

第七十章 合作

发表时间:2021-09-15 20:41:06

御史台和大理寺雷厉风行,不出几日,便把礼部尚书和吏部尚书的贪污证据一一查实,拟了折子递给皇上。至少有一百万两白银进了太子腰包,皇上大怒,责令太子交出赃银,并在东宫反省,无旨不


推荐指数:★★★★★
>>《穿越之国公继室》在线阅读>>

《第七十章 合作》精选:

御史台和大理寺雷厉风行,不出几日,便把礼部尚书和吏部尚书的贪污证据一一查实,拟了折子递给皇上。至少有一百万两白银进了太子腰包,皇上大怒,责令太子交出赃银,并在东宫反省,无旨不得外出。

礼部尚书和吏部尚书被查抄了家产,往西流徙三千里并服劳役,家眷随行。其他涉案人等也被一一发落。

程绍却被法外开恩了,因其所涉金额不大,且又心系灾民为君分忧,便从轻发落,只罚了两年的俸禄以儆效尤。

就在众人以为太子之事尘埃落定之际,荣国公又参太子串通陈文敬通敌叛国,并有书信为证。

皇上雷霆震怒,褫夺了太子储君之位,迁出东宫,贬为恭王,皇后也被斥责教子无方,令其在坤宁宫反省,一时朝野哗然。

已是年关了,任朝堂上如何风云变幻,京城的大街小巷已经热闹了起来,喜气洋洋的有了过年的味道。

雪灾对京城的影响已经过去,南方的粮食运到了京城,关门一个多月的粮店又重新开始营业了。有了粮食,老百姓的心就安稳了。

秦先生带着一个账房和一堆账本来了庄子,他向来不拘小节,见面就笑道,“你到庄子上也挺好的,见你面方便了许多,不必像在程府时那般拘束了。”

幼菫很喜欢秦先生的性格,这跟现代人的相互之间的交流方式很接近,让她倍感亲切。对他的说法她也是深表赞同,“先生心胸开阔,一样的风景在先生眼里自然和别人不同。庄子上自由自在,我也是很喜欢的。”

秦先生把账本推给幼菫,“这是这半年秦家商号做皇家生意的来往账本,你看一下。一共盈利了一百二十万两,你的一成分红是十二万两。”

有皇上玉口金言为秦家商号作保,商号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在全国的局面一下子全面打开了。除了皇家生意大赚特赚,其他的生意也是比往年好上许多。秦先生原本顶着风险为买了几大船的土豆,被族中众人非议,到了年底结账,一切质疑的声音都消失了,他秦家家主的地位也彻底稳固了。

幼菫也没有客气,接过账本仔细看了起来,她是想了解一下秦家商号的生意内容。一页页翻过去,种类很是庞杂,大到建造宫殿用的木材,小到针头线脑,粮油,衣物织造,胭脂水粉,珠宝玉器,绢花、皂角澡豆,甚至还有军队物资的供应。这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她原以为秦家只负责某几样物资。

幼菫好奇地问,“秦家商号一下子揽了这么多生意,会不会引起原先皇商的不满?”

秦先生笑,“那是自然,其中一家商号是前太子做靠山,没少给我们找麻烦,如今太子被贬斥,我们以后能轻省些。当然,秦家也只是负责了一部分采买,。”

幼菫让青枝拿来他们在静慈庵时做的香皂,有各种香味的,桂花香的,玫瑰香的,茉莉香的,栀子花香的,茶香的,还有透明的香皂里面放着整朵的花,让人看了就心生喜爱。

素玉端了盆水进来,幼菫取了一块茉莉花香的香皂给秦先生,“先生用这个洗手试试,比起澡豆如何。”

秦先生湿了手,涂上香皂搓洗,冲洗干净后手上清爽湿润,且有淡淡的清香。商人的敏锐嗅觉让他顿时发现了商机,他惊喜问道,“好东西啊,比澡豆要好用许多,这是哪里来的?!”

幼菫也不卖关子,“我不喜欢市面上的澡豆,就和青枝自己琢磨着做的,这两年一直用着,我们给起了个名字叫香皂。”世面上的澡豆也是近几年才研制出来的,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只是比皂角方便了一些而已,着实说不上有多好。

他面露惊愕之色,这居然是她自己做的?即便是澡豆也是各家都有自己不外传的秘方的,秦家商号的澡豆之所以受欢迎,正是因为有这不外传的秘技,做出的澡豆滋润又清香。可比起幼菫做的,那就差太多了。

这么好的东西居然只是一个小女孩自己在用,不能化为利润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秦先生问道,“何姑娘可曾想过用这一方技盈利?”

幼菫之前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手头宽裕了她就懈怠了,不想太费心费力。这个不比开店,要生产,还要销售,环节太多,她出门又没那么方便,也没什么可用的人手。

她直言道,“我一个闺阁女子做起来着实是有心无力,先生若是感兴趣可以试试,给我两成利润就好。”

秦先生喜出望外,这是独一份的生意,他可以预见利润会是非常可观的。他爽快承诺道,“我分你四成利润,只是这方技千万不要外传了。我打算先在京城试水,打出名号后再在全国推广。”

幼菫其实觉得他能出到三成就很好了,这技术含量也不算很高,秦先生的确是很大方。

商议好了细节,又拟了一份协议,待技工掌握了制作工艺就可以批量生产了。

幼菫收了那十二万两银子的分红,她的手其实是颤抖的,半年啊,几乎顶了她外祖母和父亲母亲的全部身家。

这么多钱,她还真想不出能干啥用。

第二日秦先生就带着几位他信任的技工来了庄子,他们世代都是秦家的家奴,在秦家奴仆里地位颇高。

青枝已提前把所需材料都备好了,幼菫亲自出马,手把手地把制作香皂的工艺演示了一遍,又让那几位技工操作,指出他们操作过程中的不足,忙了一整天,几人算是差不多掌握了制作工艺。幼菫让他们回去多加练习,其中的细微之处还是要靠每个人的领悟。

秦先生午膳吃到了在外面吃不到的各式菜肴,夸赞道,“这味道搭配真真是绝妙美味,辣椒自从引进到大燕,也没哪家酒楼能把它给这么好的利用起来。你的春和楼我没少去吃饭,怎这些菜肴那里没有呢?”

众人对辛辣菜的接受程度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幼菫对开川菜馆更加充满了信心。“春和楼的菜太杂了,不适合再添这种菜。我打算另开一家酒楼,专做这种辛辣的菜肴。”

秦先生来了兴致,“我们合作吧,把这个酒楼开遍大燕,还是四六分成,如何?”

幼菫原本就要自己开酒楼,若能和秦家合作,自己倒省事了,能偷懒是最好不过的了。“先生肯跟我合作我自然是乐得轻松,只是您也太大方了些,开酒楼用的人手可是多,管理起来也麻烦,利润率不见得有香皂那么高的。”

秦先生摆摆手,“诶,此言差矣。酒楼的收益可不低,秦家也是有酒楼生意的,这个菜系新奇,生意定然是好的,吃饭每日的流水可比香皂大多了。还有你春和楼的汉堡和沙拉酱,若是可以,我也想把它推出京城,那个五五分成都可以。”

幼菫却不好一再占秦家便宜,“酒楼就三七分成吧,我又不用出钱出力,拿三成足够了。汉堡和沙拉酱四六分成,这个做法要麻烦许多,是很难被模仿去的,我可以再教一些相关的菜品做一个系列,不要和其他菜肴混着卖了。”

秦先生拍板定了此事,他喜欢幼菫的一点就是她从不贪心,虽他也是爽快之人,可如果对方太斤斤计较交往起来就太难受了。反而她越是这样,他越是不忍跟她讨价还价。若是换做他人,他定是要拿出无商不奸的本性来,二八分成一九分成也是可能的,甚至可以一次性直接买断。对她,他却是想长久和她有个良好的合作,她新奇的点子层出不穷,是秦家商号的福星。

秦先生走的时候,很不客气地顺走了两坛子辣白菜。

此后连续多日,庄子里的空气都是麻辣味的,秦先生派来几位大厨,整日跟着幼菫和青枝学做川菜。

穿越之国公继室
穿越之国公继室